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江歌案最新进展:陈世峰拔出江歌脖子上的刀 吓得尿了一裤子

2017-12-15 11:29:31

来源:澎湃新闻

    上午第一阶段盘问陈律师在问到陈世峰的赔偿意愿时,法庭现场突然发生意外状况。

    当时律师提醒陈世峰说“你应该尽可能地赔偿受害人的家庭”,陈世峰说“我什么都愿意”。当听到这句话时,江歌的妈妈江秋莲突然晕倒。法官紧急休庭,有3名医护人员进到庭内作紧急治疗。

    短暂休庭后开始第二阶段的询问,陈世峰主要回答作案后发生的情况。

    据陈世峰供述,作案之后他离开江歌寓所,把刀具埋在离江歌家50米左右的一处施工现场,但警方根据陈世峰的描述至今并未找到这把凶器。陈世峰表示埋了刀之后,在工地现场呆坐了30秒,然后从包里拿出换洗衣服穿上后就回家了。由于非常慌张,还坐反了方向。案发后当晚的凌晨,陈世峰表示在快到家时,他脱了鞋,把鞋扔在了回家的路上,光脚回家。11月4日,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11月15日,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陈世峰分三次在三个地点处理案发时穿戴的衣物。

    陈世峰表示,在被捕之后,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分别是在2016年的12月,以及2017年的5月、8月和11月。但这些道歉信一直没有寄出去,律师称不适合在当时给到江母。陈世峰在庭上表示自己想赔偿江母,他的父母也想,但江母不接受。陈世峰说,“我犯了这么大的罪,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赔一条命。如果可以,我愿意尽全力赔偿。”江歌母亲听到这里,说“还我女儿,拿你的命来赔”。听到这句话,陈世峰侧脸背对江母看着地面抽泣。随后说了好几遍“如果真的能,如果真的能,如果真的能……搭上我这条命”。此时,法官打断了陈世峰。检方律师继续盘问陈世峰。陈世峰表示,在江歌倒地之后,记得自己吓得尿裤子。江母此时做出了听不下去的表情。陈世峰说,曾想过叫刘鑫帮忙,但听到刘鑫已经在报警。

江歌案最新进展:陈世峰拔出江歌脖子上的刀 吓得尿了一裤子

2017年12月15日 11:29 来源:澎湃新闻

    上午第一阶段盘问陈律师在问到陈世峰的赔偿意愿时,法庭现场突然发生意外状况。

    当时律师提醒陈世峰说“你应该尽可能地赔偿受害人的家庭”,陈世峰说“我什么都愿意”。当听到这句话时,江歌的妈妈江秋莲突然晕倒。法官紧急休庭,有3名医护人员进到庭内作紧急治疗。

    短暂休庭后开始第二阶段的询问,陈世峰主要回答作案后发生的情况。

    据陈世峰供述,作案之后他离开江歌寓所,把刀具埋在离江歌家50米左右的一处施工现场,但警方根据陈世峰的描述至今并未找到这把凶器。陈世峰表示埋了刀之后,在工地现场呆坐了30秒,然后从包里拿出换洗衣服穿上后就回家了。由于非常慌张,还坐反了方向。案发后当晚的凌晨,陈世峰表示在快到家时,他脱了鞋,把鞋扔在了回家的路上,光脚回家。11月4日,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11月15日,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陈世峰分三次在三个地点处理案发时穿戴的衣物。

    陈世峰表示,在被捕之后,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分别是在2016年的12月,以及2017年的5月、8月和11月。但这些道歉信一直没有寄出去,律师称不适合在当时给到江母。陈世峰在庭上表示自己想赔偿江母,他的父母也想,但江母不接受。陈世峰说,“我犯了这么大的罪,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赔一条命。如果可以,我愿意尽全力赔偿。”江歌母亲听到这里,说“还我女儿,拿你的命来赔”。听到这句话,陈世峰侧脸背对江母看着地面抽泣。随后说了好几遍“如果真的能,如果真的能,如果真的能……搭上我这条命”。此时,法官打断了陈世峰。检方律师继续盘问陈世峰。陈世峰表示,在江歌倒地之后,记得自己吓得尿裤子。江母此时做出了听不下去的表情。陈世峰说,曾想过叫刘鑫帮忙,但听到刘鑫已经在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