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澳政府反对取消第二年打工签:将使数万背包客失业

2019-1-21 17:36:26

来源:中新网

    中新网1月21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ACTU)近日提交了一份针对临时技术签证的调查报告,并计划推动取消第二年工作假期签证。对此,联邦政府表示强烈反对,并称这将使3.6万名背包客面临失业风险,对澳大利亚旅游业和农业社区,尤其是维州地区,造成数百万元(澳元,下同)的损失。

    与此同时,内政部最新统计数据表明,南澳技术移民签证数量已降至5年来最低水平,专家呼吁必须加强对南澳地区的移民数量。

    民众对移民增加担忧加剧

    ACTU的报告引发了澳大利亚农业团体和旅游机构的愤怒。旅游与交通论坛首席执行官奥斯蒙德(Margy Osmond)表示,澳大利亚正面临一系列职业的严重技能短缺,尤其需要熟练工人来填补这一缺口。持工作假期签证来澳的背包客,构成了澳大利亚旅游从业人员的一个关键部分,尤其是在澳大利亚边远和农村地区,他们往往成为那些社区的宝贵“财富”。同时,背包客的绝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澳大利亚,其中一大部分花在旅游方面。

    然而,如果取消工作假期签证续签政策,澳大利亚旅游业将面临3.6亿元的损失。

    农业和旅游业或遭严重打击

    据悉,在2017年,有约30.9万人持工作假期签证来澳,为澳大利亚经济注入了31亿元,同时几乎一半的背包客在维州生活过一段时间。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工党和ACTU计划取消第二年工作假期签证的提议对农民和旅游业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对此,工党移民和边境保护事务发言人里什沃思(Amanda Rishworth)表示,这是参议院的一份调查,针对当前对技能短缺签证制度的有效性。

    南澳技术移民极其短缺

    与此同时,根据内政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南澳技术移民签证已降低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

    南澳技术移民签证从2016至2017年的8238份,降至2017至2018年的6284份,这是自2013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对此,阿德莱德大学Hugo移民与人口研究中心的韦瑟曼(Romy Wasserman)博士表示,政府必须把重点放在边远地区域移民,由于各种因素,这些地区的人口正在减少。同时,人口老龄化也正在影响南澳地区,因此,移民可以真正帮助抵消人口损失。但政府需要了解能将移民留在南澳的方法,这是吸引他们的关键。

    据悉,2017年,南澳的技术移民大多数来自印度(2427人)、其次是巴基斯坦(430人)、南非(390人)和中国(372人)。

推荐阅读

澳政府反对取消第二年打工签:将使数万背包客失业

2019年1月21日 17:36 来源:中新网

    中新网1月21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ACTU)近日提交了一份针对临时技术签证的调查报告,并计划推动取消第二年工作假期签证。对此,联邦政府表示强烈反对,并称这将使3.6万名背包客面临失业风险,对澳大利亚旅游业和农业社区,尤其是维州地区,造成数百万元(澳元,下同)的损失。

    与此同时,内政部最新统计数据表明,南澳技术移民签证数量已降至5年来最低水平,专家呼吁必须加强对南澳地区的移民数量。

    民众对移民增加担忧加剧

    ACTU的报告引发了澳大利亚农业团体和旅游机构的愤怒。旅游与交通论坛首席执行官奥斯蒙德(Margy Osmond)表示,澳大利亚正面临一系列职业的严重技能短缺,尤其需要熟练工人来填补这一缺口。持工作假期签证来澳的背包客,构成了澳大利亚旅游从业人员的一个关键部分,尤其是在澳大利亚边远和农村地区,他们往往成为那些社区的宝贵“财富”。同时,背包客的绝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澳大利亚,其中一大部分花在旅游方面。

    然而,如果取消工作假期签证续签政策,澳大利亚旅游业将面临3.6亿元的损失。

    农业和旅游业或遭严重打击

    据悉,在2017年,有约30.9万人持工作假期签证来澳,为澳大利亚经济注入了31亿元,同时几乎一半的背包客在维州生活过一段时间。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工党和ACTU计划取消第二年工作假期签证的提议对农民和旅游业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对此,工党移民和边境保护事务发言人里什沃思(Amanda Rishworth)表示,这是参议院的一份调查,针对当前对技能短缺签证制度的有效性。

    南澳技术移民极其短缺

    与此同时,根据内政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南澳技术移民签证已降低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

    南澳技术移民签证从2016至2017年的8238份,降至2017至2018年的6284份,这是自2013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对此,阿德莱德大学Hugo移民与人口研究中心的韦瑟曼(Romy Wasserman)博士表示,政府必须把重点放在边远地区域移民,由于各种因素,这些地区的人口正在减少。同时,人口老龄化也正在影响南澳地区,因此,移民可以真正帮助抵消人口损失。但政府需要了解能将移民留在南澳的方法,这是吸引他们的关键。

    据悉,2017年,南澳的技术移民大多数来自印度(2427人)、其次是巴基斯坦(430人)、南非(390人)和中国(37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