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国际观察:巴西为何紧随美国成为疫情严重国家?

2020-6-2 10:36:4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作者:周志伟

    

    5月29日,在巴西马瑙斯,一名男子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新华社/路透)

    5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南美洲已成为新的全球新冠疫情“震中”,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巴西。5月31日,巴西新增16409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总确诊数上升至514849例,仅次于美国。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巴西在最近一周,不管是新增病例,还是死亡病例,单日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美国,形势非常堪忧。

    在疫情防控方面,巴西紧跟美国成为新冠确诊病例前两名的国家,存在很多相似之处。

    第一,两国成为全球疫情严重的国家,并且也都有可能会演变成真正失控局面。第二,博索纳罗总统对待疫情的不认真、不科学的态度与特朗普如出一辙,特朗普将之等同于“流感”,博索纳罗则称之为“小感冒”,两位对新冠病毒的破坏力和杀伤力的认识,至少在自己国家疫情爆发初期,都是不足的。后期疫情加剧,两位都不情愿改变立场,在这一方面,博索纳罗对防疫的“搅局”效果更明显,对本国民众的示范作用更糟糕。第三,两国总统在很多具体做法上也非常接近,两位都积极推销“神药”氯喹和羟氯喹,都干扰甚至阻挠地方政府的防疫工作,在疫情问题上都“甩锅”他国,从而转移国内矛盾和防疫失效。第四,两国都是存在联邦、地方政策严重不一致的典型国家,地方政府成防疫的主力军,由于缺乏联邦政府的主导作用,防疫效果大打折扣。

    事实上,博索纳罗迫切重启经济的想法是存在一定逻辑的,这不仅关系到其执政的稳固性,而且也关系到2年后的连选连任目标。自2015年以来,巴西经济出现严重萎缩,2015年和2016年都出现了超过3%的负增长,2017年-2019年,复苏势头很弱,各项宏观经济指标都没有恢复到2015年的水平。这一轮经济衰退引发了巴西政局混乱,甚至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理顺。另外,博索纳罗政治根基很浅,目前是无党派人士。巴西党派林立,议会中的政党数量接近30个,因此,缺乏政治资本的博索纳罗没有任何优势。如果经济不能止住前几年的颓势,博索纳罗基本不具备任何连选连任的机会。尤其是,博索纳罗现在案子缠身,众议院已收到30多个弹劾动议,在这种局面下,考虑到在巴西的制度环境下,疫情不可能短期解决,因此,迫切要求重启经济,这实际也是在为可能的经济大幅萎缩提前卸责。必须要承认,在疫情加剧的局面下启动经济,绝对算不上合理选择。

    实际上,关于“保经济”还是“救疫情”之间的平衡,是当前全球各国面临的现实难题,从目前来看,很少有国家找到了真正的平衡点。其实就是“短痛”或“长痛”的问题。如果疫情做不到可控,经济重启后会存在运行卡顿或“死机”的风险,而只有做到疫情可控后,经济重启才有可能实现预期。从目前来看,巴西面临的重要挑战是政策混乱,总统博索纳罗的态度使民众防疫态度严重对立,这对一场全民防疫来说是致命的,正因如此,世界卫生组织和《柳叶刀》杂志都表示了对博索纳罗做法的不认同。其次,各级政府的配合缺失也是巴西防疫中比较突出的问题,这也人为地增加了巴西的防疫难度。

    巴西的确具有覆盖面很广的公共医疗系统,但是软、硬件水平较差和承接能力不足,在正常时期,通常会出现医院人满为患的局面。疫情局面下,这方面短板已得到充分体现。目前,巴西的医疗体系面临三个难题:第一,重症病房已接近饱和,医疗承接空间已非常有限;第二,医疗资源严重不足,防疫物资严重依赖进口,这使得巴西陷入多重被动的局面;第三,随着疫情暴发,医疗资源挤兑现象很严重,其他病症基本处于无医就诊的境地,这可能会引发更广泛的卫生危机。另外,巴西还存在规模巨大的弱势群体,贫困率接近25%,贫民窟和原住民地区的防疫难度很大,这些也有可能成为巴西防疫的漏洞。

    从目前来看,在巴西疫情最严重的圣保罗市,贫困社区就是疫情高发区。加之南美洲开始进入冬季,这些因素决定了拉美防疫的难度会更大。巴西和拉美的疫情应该引起全球的高度重视,任何一国局面失控,都会对全人类构成威胁。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推荐阅读

国际观察:巴西为何紧随美国成为疫情严重国家?

2020年6月2日 10:36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5月29日,在巴西马瑙斯,一名男子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新华社/路透)

    5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南美洲已成为新的全球新冠疫情“震中”,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巴西。5月31日,巴西新增16409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总确诊数上升至514849例,仅次于美国。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巴西在最近一周,不管是新增病例,还是死亡病例,单日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美国,形势非常堪忧。

    在疫情防控方面,巴西紧跟美国成为新冠确诊病例前两名的国家,存在很多相似之处。

    第一,两国成为全球疫情严重的国家,并且也都有可能会演变成真正失控局面。第二,博索纳罗总统对待疫情的不认真、不科学的态度与特朗普如出一辙,特朗普将之等同于“流感”,博索纳罗则称之为“小感冒”,两位对新冠病毒的破坏力和杀伤力的认识,至少在自己国家疫情爆发初期,都是不足的。后期疫情加剧,两位都不情愿改变立场,在这一方面,博索纳罗对防疫的“搅局”效果更明显,对本国民众的示范作用更糟糕。第三,两国总统在很多具体做法上也非常接近,两位都积极推销“神药”氯喹和羟氯喹,都干扰甚至阻挠地方政府的防疫工作,在疫情问题上都“甩锅”他国,从而转移国内矛盾和防疫失效。第四,两国都是存在联邦、地方政策严重不一致的典型国家,地方政府成防疫的主力军,由于缺乏联邦政府的主导作用,防疫效果大打折扣。

    事实上,博索纳罗迫切重启经济的想法是存在一定逻辑的,这不仅关系到其执政的稳固性,而且也关系到2年后的连选连任目标。自2015年以来,巴西经济出现严重萎缩,2015年和2016年都出现了超过3%的负增长,2017年-2019年,复苏势头很弱,各项宏观经济指标都没有恢复到2015年的水平。这一轮经济衰退引发了巴西政局混乱,甚至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理顺。另外,博索纳罗政治根基很浅,目前是无党派人士。巴西党派林立,议会中的政党数量接近30个,因此,缺乏政治资本的博索纳罗没有任何优势。如果经济不能止住前几年的颓势,博索纳罗基本不具备任何连选连任的机会。尤其是,博索纳罗现在案子缠身,众议院已收到30多个弹劾动议,在这种局面下,考虑到在巴西的制度环境下,疫情不可能短期解决,因此,迫切要求重启经济,这实际也是在为可能的经济大幅萎缩提前卸责。必须要承认,在疫情加剧的局面下启动经济,绝对算不上合理选择。

    实际上,关于“保经济”还是“救疫情”之间的平衡,是当前全球各国面临的现实难题,从目前来看,很少有国家找到了真正的平衡点。其实就是“短痛”或“长痛”的问题。如果疫情做不到可控,经济重启后会存在运行卡顿或“死机”的风险,而只有做到疫情可控后,经济重启才有可能实现预期。从目前来看,巴西面临的重要挑战是政策混乱,总统博索纳罗的态度使民众防疫态度严重对立,这对一场全民防疫来说是致命的,正因如此,世界卫生组织和《柳叶刀》杂志都表示了对博索纳罗做法的不认同。其次,各级政府的配合缺失也是巴西防疫中比较突出的问题,这也人为地增加了巴西的防疫难度。

    巴西的确具有覆盖面很广的公共医疗系统,但是软、硬件水平较差和承接能力不足,在正常时期,通常会出现医院人满为患的局面。疫情局面下,这方面短板已得到充分体现。目前,巴西的医疗体系面临三个难题:第一,重症病房已接近饱和,医疗承接空间已非常有限;第二,医疗资源严重不足,防疫物资严重依赖进口,这使得巴西陷入多重被动的局面;第三,随着疫情暴发,医疗资源挤兑现象很严重,其他病症基本处于无医就诊的境地,这可能会引发更广泛的卫生危机。另外,巴西还存在规模巨大的弱势群体,贫困率接近25%,贫民窟和原住民地区的防疫难度很大,这些也有可能成为巴西防疫的漏洞。

    从目前来看,在巴西疫情最严重的圣保罗市,贫困社区就是疫情高发区。加之南美洲开始进入冬季,这些因素决定了拉美防疫的难度会更大。巴西和拉美的疫情应该引起全球的高度重视,任何一国局面失控,都会对全人类构成威胁。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