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美女亲身暗访男妓,一晚上九次竟弄到大出血

2015-6-8 09:30:50

来源:今日话题网 作者:

原标题:美女亲身暗访男妓,一晚上九次竟弄到大出血

  下面我将一个记者在南方某城市的男妓调查转录于此,希望大家对男妓有初步个了解:每次亲临潜藏某种惊险的采访现场,都会被真实的情境和诚恳的被访者打动,如果说我曾经在看得见的泪和血中不能承受死亡之重,深夜,在美酒咖啡的采访现场,我的被采访者年龄只有18至22、23岁之间,本是茁壮生长的季节,却在春天花蕾初放之时,败絮纷飞。他们满目疮痍地说自己是“鸭子”。

  他们中大多高中毕业,有一些有中专学历,很少大学学历者,他们多无一技之长,在纷繁的城市里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应召到娱乐业,出卖年轻的身体是唯一养活自己的手段。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拿挣来的钱去学英文学电脑,为将来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他们的脸上泛现的是三十年代曹禺笔下上海交际花陈白露的悲哀,他们没有将来,他们只利用现在多挣一点钱,过潇洒的生活。他们脑袋里已根本没有读书两个字。白天睡到下午5点,晚上12点开始工作。他们的故事动摇了我所有对女权的坚持和对女性的信仰。

  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再坚持2分钟。

  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再坚持2分钟。

  寻乐的女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欲望很强,又很寂寞,要求又很高,如果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你就会失去客人。再说,做鸭的人还不多,可市场越来越大,所以,有些时候他们要跑场子。特别是一些名鸭,点的人太多,真可谓是一次次将自己掏空。

  卖,就是我给你钱,要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如果有鸭子违抗富婆的要求,便会遭到呵斥:“你是什么东西?我给你钱,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

  有钱能使磨推鬼呀!有的时候两三个富婆会同时玩一个鸭仔,那样的一晚上就好比上了一场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须调动浑身解数,来迎合她们的爱好和花样,一个都不能得罪,做得好一晚上可以挣到1万元以上。一个鸭子平均每天可以挣800元,多则一个月可以挣到5万元。

  鸭仔的工作寿命最多三年,无任从前多么身强力壮,只要干了这一行,不多久就会清瘦干瘪,因为付出太多。行内人一看都知道,谁干这一行。

  Y说,无任曾经有多么好的身体;无任多么年轻;无任吃什么样的补药,最多都只能干三年。三年后犹如年老色衰的女人,没有富婆会点你,最多你只有陪陪喝酒的份。

  悲惨的是工作生命死亡了的鸭子根本找不到其他生财途径,有的回老家农村,手已无缚鸡之力,就算是找一个好的姑娘结婚,也没有了过性生活的兴趣。甚至有的已丧失了生育能力,即使生下孩子,心理上也总有摆不掉的压力。

  更可怕的是他们中至少50%的人得过性病,有的甚至得过几次,其中有人告诉记者,他第一次花在治疗性病的费用就是3000元,第二次2000元。戴避孕套犹如穿着袜子洗脚。

  Y说:来玩的富婆多不喜欢套子,因为她们的年龄大多已不会生育,即使有怀孕的担心,她们也会事先吃药。她们是来找乐的,一晚上要玩许多花样,戴上套子几乎没法玩。而鸭仔也不愿戴套子,它影响能力发挥,好像是穿着袜子洗脚,不爽。

  其实富婆倒是干净,性病蔓延是因为鸭仔都是两面搞,富婆玩鸭仔,鸭仔再玩小姐,在靓小姐身上寻得满足也同时染上了性病。

  为一个又老、又肥、又丑的富婆服务之后,必须要去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玩玩,否则很难获得心理平衡。鸭仔工作时从来都闭上双眼,因为如果看着眼前那丑陋而充满欲望的尤物,工作根本不可能继续进行,所以他们闭上双眼幻想是同一个年轻、漂亮、自己喜欢的女孩、或是女明星亲热,只有在这样的幻想中才能把工作干好。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美女亲身暗访男妓,一晚上九次竟弄到大出血

2015年6月8日 09:30 来源:今日话题网

原标题:美女亲身暗访男妓,一晚上九次竟弄到大出血

  下面我将一个记者在南方某城市的男妓调查转录于此,希望大家对男妓有初步个了解:每次亲临潜藏某种惊险的采访现场,都会被真实的情境和诚恳的被访者打动,如果说我曾经在看得见的泪和血中不能承受死亡之重,深夜,在美酒咖啡的采访现场,我的被采访者年龄只有18至22、23岁之间,本是茁壮生长的季节,却在春天花蕾初放之时,败絮纷飞。他们满目疮痍地说自己是“鸭子”。

  他们中大多高中毕业,有一些有中专学历,很少大学学历者,他们多无一技之长,在纷繁的城市里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应召到娱乐业,出卖年轻的身体是唯一养活自己的手段。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拿挣来的钱去学英文学电脑,为将来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他们的脸上泛现的是三十年代曹禺笔下上海交际花陈白露的悲哀,他们没有将来,他们只利用现在多挣一点钱,过潇洒的生活。他们脑袋里已根本没有读书两个字。白天睡到下午5点,晚上12点开始工作。他们的故事动摇了我所有对女权的坚持和对女性的信仰。

  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再坚持2分钟。

  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再坚持2分钟。

  寻乐的女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欲望很强,又很寂寞,要求又很高,如果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你就会失去客人。再说,做鸭的人还不多,可市场越来越大,所以,有些时候他们要跑场子。特别是一些名鸭,点的人太多,真可谓是一次次将自己掏空。

  卖,就是我给你钱,要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如果有鸭子违抗富婆的要求,便会遭到呵斥:“你是什么东西?我给你钱,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

  有钱能使磨推鬼呀!有的时候两三个富婆会同时玩一个鸭仔,那样的一晚上就好比上了一场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须调动浑身解数,来迎合她们的爱好和花样,一个都不能得罪,做得好一晚上可以挣到1万元以上。一个鸭子平均每天可以挣800元,多则一个月可以挣到5万元。

  鸭仔的工作寿命最多三年,无任从前多么身强力壮,只要干了这一行,不多久就会清瘦干瘪,因为付出太多。行内人一看都知道,谁干这一行。

  Y说,无任曾经有多么好的身体;无任多么年轻;无任吃什么样的补药,最多都只能干三年。三年后犹如年老色衰的女人,没有富婆会点你,最多你只有陪陪喝酒的份。

  悲惨的是工作生命死亡了的鸭子根本找不到其他生财途径,有的回老家农村,手已无缚鸡之力,就算是找一个好的姑娘结婚,也没有了过性生活的兴趣。甚至有的已丧失了生育能力,即使生下孩子,心理上也总有摆不掉的压力。

  更可怕的是他们中至少50%的人得过性病,有的甚至得过几次,其中有人告诉记者,他第一次花在治疗性病的费用就是3000元,第二次2000元。戴避孕套犹如穿着袜子洗脚。

  Y说:来玩的富婆多不喜欢套子,因为她们的年龄大多已不会生育,即使有怀孕的担心,她们也会事先吃药。她们是来找乐的,一晚上要玩许多花样,戴上套子几乎没法玩。而鸭仔也不愿戴套子,它影响能力发挥,好像是穿着袜子洗脚,不爽。

  其实富婆倒是干净,性病蔓延是因为鸭仔都是两面搞,富婆玩鸭仔,鸭仔再玩小姐,在靓小姐身上寻得满足也同时染上了性病。

  为一个又老、又肥、又丑的富婆服务之后,必须要去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玩玩,否则很难获得心理平衡。鸭仔工作时从来都闭上双眼,因为如果看着眼前那丑陋而充满欲望的尤物,工作根本不可能继续进行,所以他们闭上双眼幻想是同一个年轻、漂亮、自己喜欢的女孩、或是女明星亲热,只有在这样的幻想中才能把工作干好。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