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2015-9-18 02:52:01

来源:环球网 作者:

原标题: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日本侵略者自1931年9月19日武装侵略梨树县以来,实行法西斯统治,其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他们随意捏造“思想犯”、“经济犯”、“反满抗日”等种种罪名,肆意捕杀平民百姓。在梨树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大屠杀和零星杀人事件,犯下了滔天罪行,这种灭绝人性的残害是对人类文明的亵渎。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梨树县全部陷入日寇手中。11月中旬,日本守备队到达梨树,从暂时寄押的“男封”中提出15个人来,全都拉到县公署东南面的文砚台大坑边,用刺刀一个个活活挑死。其中一名年仅16岁的男孩,未等刀刺,就被屠杀场景吓昏。15具尸体被马车拉去鬼王庙大坑火化,走到城隍庙门口,被吓昏的小孩突然站起,抱住一个日本兵,咬住胳膊不放。另4个日本兵用刺刀砍下了这个男孩的头,杀人场景惨不忍睹。

1931年末,梨树县有一个武装队伍叫“大排会”,经常活动在赫尔苏(二龙湖)和石岭镇大孤家子一带,后来人员发展到150人左右。1932年12月,两位老太太赶着一口肥猪上石岭街去卖,走到大孤家子被“大排会”劫去。两位老太太走出大孤家子约五里地,突然遇上日本马队,翻译问老太太有没有胡子,老太太往大孤家子屯一指。日本马队立刻冲向大孤家子屯,很快把屯子包围。“大排会”人员无法逃脱,都跑进老王家大院里。日军把王家大院四面封住,攻进院里,把大排会人员枪支全部缴械,命令人站成一排,把枪支垛成一垛。架设机关枪,将大排会人员全部杀害。而后,又放火烧毁王家大院房子共30余间。

1936年1月15日晚上,土匪绺子“大有子”闯进梨树县林海镇靠山村张家局子抢劫,第二天早晨,日本守备队头目大平,带一批日本队伍来这里,声称“剿匪”。大平、金翻译、丁翻译和领路人骑马在前,由于乡道不平,加之大雪覆盖,载着10来名日本守备队员的卡车落在后头。土匪见前头几个人,认为来人不多,首先开枪,把大平和金翻译打落马下,后乘混乱之机上马逃走。大平由于伤重身亡。当天下午两点多钟,日本守备队伙同伪警察一起,把张家局子屯团团围住,把群众驱赶到屯东南角的大坑里,日本兵端着机关枪,把子弹射向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人群,被屠杀的26人中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张玉芳是这场血案的唯一幸存者。日本兵屠杀全村百姓后,又烧毁了全村的房屋,遗下一片废墟。日本守备队血洗张家局子之后,又把队伍拉到陈家屯等地。他们端着枪,挥舞着洋刀,挨家挨户搜查,以防窝藏土匪(抗日武装)为名,放火烧毁了陈家屯、后陈家屯、王小铺屯、杜家街、宋家街,烧毁房屋340余间。害得几百户人家流离失所,家毁人亡,无处藏身。

1944年10月,为种稻田,日本人从双辽抓一批劳工到梨树一个叫“卡篓”的地方,修新开河道,期间致死劳工127人。东辽河灌区位于吉林省梨树和怀德县境东辽河东岸,二龙山水库下游。渠首拦河坝高2.5米,长103米。进水闸15孔,设计引水量60立方米每秒,1944年开工,全部工程至日本投降时尚未完工。

哈尔滨平房区的731细菌部队,从事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各种杀人试验。殊不知这支部队是从原梨树二区四平街迁过去发展起来的。这支部队早在四平就开始使用毒气、毒针以及通电等方式进行杀人试验,驻扎在四平西郊一公里处,对外称“关东军防疫供水部”,是石井细菌部队的前身,梨树县有多少人是这试验的牺牲品,无法统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侵略者在败撤前炸毁了驻扎在哈尔滨的细菌工厂,造成了黑、吉两省大面积鼠疫、霍乱流行。梨树县更为严重,据不完全统计,十家堡镇龙王庙村死亡67人、石岭镇石岭村崔大柳罐屯死亡61人、西王家屯死亡9人、刘家馆子区许家围子屯死亡120口人、郭家店镇死亡共7000余人,全县死亡近3万人,这是日本侵略者的又一笔血债。

原标题: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稿源:环球网

作者: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2015年9月18日 02:52 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日本侵略者自1931年9月19日武装侵略梨树县以来,实行法西斯统治,其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他们随意捏造“思想犯”、“经济犯”、“反满抗日”等种种罪名,肆意捕杀平民百姓。在梨树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大屠杀和零星杀人事件,犯下了滔天罪行,这种灭绝人性的残害是对人类文明的亵渎。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梨树县全部陷入日寇手中。11月中旬,日本守备队到达梨树,从暂时寄押的“男封”中提出15个人来,全都拉到县公署东南面的文砚台大坑边,用刺刀一个个活活挑死。其中一名年仅16岁的男孩,未等刀刺,就被屠杀场景吓昏。15具尸体被马车拉去鬼王庙大坑火化,走到城隍庙门口,被吓昏的小孩突然站起,抱住一个日本兵,咬住胳膊不放。另4个日本兵用刺刀砍下了这个男孩的头,杀人场景惨不忍睹。

1931年末,梨树县有一个武装队伍叫“大排会”,经常活动在赫尔苏(二龙湖)和石岭镇大孤家子一带,后来人员发展到150人左右。1932年12月,两位老太太赶着一口肥猪上石岭街去卖,走到大孤家子被“大排会”劫去。两位老太太走出大孤家子约五里地,突然遇上日本马队,翻译问老太太有没有胡子,老太太往大孤家子屯一指。日本马队立刻冲向大孤家子屯,很快把屯子包围。“大排会”人员无法逃脱,都跑进老王家大院里。日军把王家大院四面封住,攻进院里,把大排会人员枪支全部缴械,命令人站成一排,把枪支垛成一垛。架设机关枪,将大排会人员全部杀害。而后,又放火烧毁王家大院房子共30余间。

1936年1月15日晚上,土匪绺子“大有子”闯进梨树县林海镇靠山村张家局子抢劫,第二天早晨,日本守备队头目大平,带一批日本队伍来这里,声称“剿匪”。大平、金翻译、丁翻译和领路人骑马在前,由于乡道不平,加之大雪覆盖,载着10来名日本守备队员的卡车落在后头。土匪见前头几个人,认为来人不多,首先开枪,把大平和金翻译打落马下,后乘混乱之机上马逃走。大平由于伤重身亡。当天下午两点多钟,日本守备队伙同伪警察一起,把张家局子屯团团围住,把群众驱赶到屯东南角的大坑里,日本兵端着机关枪,把子弹射向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人群,被屠杀的26人中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张玉芳是这场血案的唯一幸存者。日本兵屠杀全村百姓后,又烧毁了全村的房屋,遗下一片废墟。日本守备队血洗张家局子之后,又把队伍拉到陈家屯等地。他们端着枪,挥舞着洋刀,挨家挨户搜查,以防窝藏土匪(抗日武装)为名,放火烧毁了陈家屯、后陈家屯、王小铺屯、杜家街、宋家街,烧毁房屋340余间。害得几百户人家流离失所,家毁人亡,无处藏身。

1944年10月,为种稻田,日本人从双辽抓一批劳工到梨树一个叫“卡篓”的地方,修新开河道,期间致死劳工127人。东辽河灌区位于吉林省梨树和怀德县境东辽河东岸,二龙山水库下游。渠首拦河坝高2.5米,长103米。进水闸15孔,设计引水量60立方米每秒,1944年开工,全部工程至日本投降时尚未完工。

哈尔滨平房区的731细菌部队,从事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各种杀人试验。殊不知这支部队是从原梨树二区四平街迁过去发展起来的。这支部队早在四平就开始使用毒气、毒针以及通电等方式进行杀人试验,驻扎在四平西郊一公里处,对外称“关东军防疫供水部”,是石井细菌部队的前身,梨树县有多少人是这试验的牺牲品,无法统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侵略者在败撤前炸毁了驻扎在哈尔滨的细菌工厂,造成了黑、吉两省大面积鼠疫、霍乱流行。梨树县更为严重,据不完全统计,十家堡镇龙王庙村死亡67人、石岭镇石岭村崔大柳罐屯死亡61人、西王家屯死亡9人、刘家馆子区许家围子屯死亡120口人、郭家店镇死亡共7000余人,全县死亡近3万人,这是日本侵略者的又一笔血债。

原标题:日本侵略者对梨树县人民的血腥屠杀

稿源:环球网

作者: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