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马加爵落网时正啃馒头 被害学生都是贫苦孩子
马加爵落网时正啃馒头 被害学生都是贫苦孩子
2004年3月16日 13:04
 

  昨晚7时20分,一个蓬头垢面、正在三亚市河西区河堤上吃馒头的嫌疑人被三亚警方控制。经海南省公安厅及三亚市公安部门证实,该嫌疑人正是全国公安机关寻觅已久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马加爵。
  2004年2月23日,云南省昆明市发生一起4人被杀案件,经工作查明,已潜逃的马加爵有重大作案嫌疑。3月1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悬赏2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通缉。经警方调查发现,马加爵极有可能于2004年2月17日下午乘火车离开昆明逃窜至湛江或广州。

  他蓬头垢面像疯子

  吴崇军是三亚市公安局河西派出所的昨晚值班民警,也是三亚公安部门第一个控制马加爵的公安干警。
  昨晚10时许,记者在三亚市河西派出所,见到了正在处理一起治安案件的吴崇军。虽然时间已经晚了,但他显得格外的精神。
  一向被各媒体称为“狡猾”的马加爵,怎么会在三亚轻易落网?吴崇军说,昨晚7时10分左右,他正在三亚市第一农贸市场调解一起纠纷时,派出所另一名值班民警电话告知,一名年约30岁的陈姓三亚男性市民到派出所报案,声称在三亚市亚航大厦附近见到了公安部A级通缉犯马加爵。这位姓陈的市民当时骑着摩托车。
  吴崇军感到事态非常严重。第一时间,吴崇军从调解现场返回派出所,与该名值班民警和报案的男青年赶到三亚河西区河西路。据他说,在河西路亚航大厦对面的河堤上,看到一个头发凌乱,正在啃食馒头的人。他说:“当时看到这个人,第一感觉他就像一个在街上乞讨的疯子。”
  吴崇军介绍,当时为了控制嫌疑人,他们三人以最快的反应速度,将嫌疑人控制。当时,该嫌疑人并没有反抗。

  嫌犯承认真实身份

  三亚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警方将马加爵控制后,其对自己的真实身份供认不讳。
  据称,昨晚在对该嫌疑犯进行搜查时,在他的手提袋中发现装在一只塑料袋内的现金2400元。在对他进行身份确认时,由于他面部有泥污,难以辨认。公安干警专门给他清洗了面部。据该男子交待,他就是重大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马加爵。他供认,他在2月13日和14日两天分别杀害了4名受害者中的2名,其他两名受害者均于2月15日遇害。他于作案后从云南先逃窜至广州,后辗转来到三亚,直至被捕。

  血样连夜送往海口

  马加爵潜逃后,公安部悬赏20万元,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缉拿。海南省公安厅也印发了30万张彩色通缉令在全省各地进行张贴。为了调动市民的积极性,三亚市委、市政府追加悬赏5万元。
  省公安厅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连日来,省公安厅不断接到群众举报与马加爵有关的线索,但经排查,都证明不是马加爵。
  马加爵被控制后,经过初步审讯,被立即转移至三亚市第一看守所。公安部、海南省公安厅、云南省公安厅也派人于第一时间赶到三亚。
  昨晚23时,记者在看守所了解到,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组织力量对马加爵进行突击审讯,马加爵的血样也已紧急连夜送往海口进行最后的检验。
  据三亚市公安局负责人说,今天将召开大会,当场对举报人兑现所承诺的悬赏金。

  事件回放

  2004年2月23日,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大学6幢317号宿舍发现4具男性尸体,经查死者是该校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的4名学生,唐学礼、杨开红、邵瑞杰和龚博。云南省公安厅和昆明市公安局在之后的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后认定,4人的同学马加爵有重大作案嫌疑。而此时马加爵已失踪数天。
  马加爵1981年5月4日出生,今年不到23岁,杀人手段却极其残忍。警方发现尸体死亡原因都为脑部钝器击打所致。
  2月24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3月1日又向社会公开发布了通缉令,悬赏20万,查缉马加爵。此后,曾有10来个“疑似”马加爵,经指纹指认或DNA测试后被否定。
  据介绍,马加爵平时爱踢足球和打篮球。四个死者中,除龚博住在另一幢楼外,马加爵和唐学礼、杨开红同住第6宿舍楼317房间,邵瑞杰则住在隔壁的316室。五个人同级,常在一起打球。据同学说,马加爵生性比较粗暴。平时打球,只要有人踢不好或无意间踢到他身上,他便会动怒,有时甚至翻脸骂人。马加爵有几个广西老乡以前常来找他玩,后来渐渐不来了。还有同学回忆,马加爵以前经过316室,只要听到里面的音乐声大一点就会破口大骂。有一次同宿舍的一位同学动了马的东西,马发现后便一直记恨在心,从此不再理睬该同学。同学都说他性格孤僻,不太好处。
  广西当地媒体记者案发后曾到马加爵的家中———广西宾阳县宾州镇马二村一队12号。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年已六旬,母亲则因病重卧床多日。自从马加爵涉嫌云南大学4人被杀案后,其家人一直心神不宁。该媒体记者在马加爵母亲做衣服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叠近期的报纸,或许是翻阅过多的缘故,报纸已经破旧。马加爵的母亲提起儿子,只说了句“我现在只想对儿子说一句话,就是希望他能早日自首。”
  4名被害学生多为贫苦农村家庭的孩子,事发后,家人悲痛欲绝。在警方和校方安排下,4人的家属到云南大学处理后事。4名学生尸体已于3月12日在昆明火化,死者家属陆续返回家乡时,有关单位先后共送去了8万元慰问金。

 
 
选稿:李宏洋    来源:解放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