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印度发生严重车祸 造成13人死亡6人受伤
马加爵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是不是变态杀人狂?
2004年3月19日 09:52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马加爵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面对警方“为什么要杀人”的审问,马加爵交待说:“有一次他们说我打牌时作弊,其实我根本没作弊,就和他们吵起来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感觉他没有完全说实话”,因为从作案方式来看,他绝对是有一定时间进行准备,而且在作案过程当中的心理状态是相当稳定的,显然不是激情型的。

  截至昨天,我们所能得到的关于马加爵的作案动机仍然是:“起因是因为一次吵架,吵架以后,有件事情让我很意外,我把邵瑞杰(被害者之一)当成非常好的朋友,很真心的,这次吵架以后我发现,在他心中我完全不是那个样子,我就想了很多,觉得很绝望,然后就决定杀人了。”

  随后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人被杀了,接二连三还有人被杀,且方式、手段一模一样?仅仅因为马加爵和他们是朋友吗?他们平时都是很要好的朋友,突然之间有人不见了,别的人不感到奇怪吗?

  好奇的本性,加上目前太多的未知,人们对这一案件的关注,仿佛福尔摩斯探案般,一个问题套着一个问题,而最终都归结到一点,即本报在马加爵被抓获后第一时间的报道:“马加爵是怎样一个人?”

  马加爵性格的多面性

  “在我们眼中,他一直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真的不敢相信他会干出这样残忍的事。”在父亲眼里,马加爵还很独立,除了上大学时父母给过6000元,再没给过他一分钱。本报记者对马父进行采访时,他还提到儿子内向、很不与人打交道,几乎没什么朋友。

  但在马父的记忆中,他找不到自己哪一次同儿子开心地玩耍过,也没有哪一次同儿子进行过长时间的交谈,他希望儿子快乐,却很少说出口。也许,是因为儿子考上了大学,在自己和乡亲眼里已经“出息”了,儿子放假很少回家,话也更少了,他的感觉是:好像“成熟”了许多。

  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性格中的倔强也让人印象深刻:小时候跟奶奶争电视频道,在日记上连写下几个“恨”字;高考前,突然就失踪了,直到贵港警方打来电话,家人才知他离家出走,回来只说了一句“去看海了”;大学里和人打牌、打篮球很较真,稍不顺意就发脾气,严重时甚至动手打人……

  央视采访时问他:“小时候有过什么样的打算?”他的回答特别简单:“就是想当科学家。”

  而在学校里给父母发出的最近的一封信中,马加爵只是简单地说,学了生化专业,找工作并不难,叫父母不要担心。

  从初中就在成绩一般的中班一跃成为全年级8个班的第一名,获得全国物理竞赛二等奖,到高中时沉湎于武侠小说,笔记中记满了关于自杀、凶杀、吸毒等字眼的内容;从写满了各种名人故事、重大新闻,以“人生多艰难,我要自尊,自重”到在房间的墙上贴着大大的“忍”字,再到信中表达“我虽然是大学生,我却绝不能与十哥相比……”、“很多人比我老练,让我很自卑……”,再到“心里很沉重,读书读到何年才是头……”

  专家点评认为,马加爵的家庭是沉闷而缺少快乐的,这样的家庭在中国不在少数,而对于马加爵这样聪明和敏感的孩子来说,这样的家庭环境更为可怕。

  更有人将他与清华大学学生刘海洋拿硫酸泼狗熊来对比分析说,教育中的缺失更不容忽视,这也许是马加爵现象的另一种表现吧。

  马加爵是不是变态?

  采访中也有人分析,像马加爵这样的性格,即使不在今天爆发杀人事件,今后也将在一定时候爆发出来。

  将铁锤挥向自己的同学,挥向曾经相处密切的朋友,而理由竟然就是“一次吵架”!更令人扼腕的是:他的毒手,竟然伸向和自己几乎是同等命运的同龄人身上。一位小学教师揪心地说:马加爵毁掉的,是5个家庭呀,而且这些家庭都在农村,都不富裕!

  一种更为极端的说法是:几乎是没有明显的杀人动机,马加爵就将4个同学一天一个地杀了,是不是变态?

  记者就此采访了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的许秀峰教授。他认为,根据有关报道反映出的马加爵作案、逃亡、被捕以及审讯过程中的种种行为和表现分析,他既不变态,也没有精神病的迹象。

  从精神病学的角度讲,衡量一个杀人者有没有变态,是不是有精神疾病,要看他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如果是一种病态的动机,那么可以说他的杀人行为是科学意义上的变态行为,如果不是病态的动机,那这种行为就不是变态行为,换句话说,他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许秀峰认为,打牌时起争执仅是一根“导火线”,而“火药是早就装好的”,这要追溯到马加爵整个成长的心路历程。从有关报道上看,他生长于农村,家境比较贫穷,进了大学以后,性格孤僻,还有较深的自卑情结。4年里,在生活、学业、人际交往等方面的许多不如意,都可能导致他与同学之间的积怨一点点加深。这时如果哪个同学在打牌时再说些不该说的话,点燃了“导火线”,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就酿成了惨剧的发生。

  许秀峰分析,从马加爵作案行为看,杀人的过程横跨几天,在网络上查找资料,带走别人的身份证、取钱、逃跑、躲避警察、化装成乞丐、用家乡话给家人留言……整个过程都表现得很镇定,很冷静,准备得有条有理。他在逃亡过程中,身上装着2000多元钱,却不敢买东西吃,而是去捡垃圾吃,这也说明他感到害怕,他的精神是正常的。因此,从专业的角度来讲,马加爵的行为不是变态的,也没有精神病的迹象。

  许秀峰解释说,人们所谓的变态行为,是跟正常行为做比较而言的。正常人不会去杀人,从这个角度讲,可以说马加爵的行为是变态的,但从医学上来说,马加爵是心理扭曲。

  联想起杨新海、杨天勇及其他

  马加爵杀人案破获后,立即就有人将其与不久前在河南被判处死刑的黄勇、杨新海,以及震惊全国的我省特大杀人案犯杨天勇联系起来,认为他们都有着共性:作案动机深藏不露,有一定反刑侦能力;所杀的人都是所处环境中的相对弱者;与被杀者平素并无深仇大恨,和传统意义上的财杀、仇杀、情杀有明显的区别,被杀的人往往是在一种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惨死的。比如马加爵,有人说他的杀人动机是由于在城市里受到歧视,是城乡差距、文化差异在他心理上形成落差的结果,但我们不能不注意这个细节——在马加爵铁锤下倒下的,恰恰是和他一样来自贫穷农村家庭的学子。

  马加爵案发后,记者几次走进云南大学校园,对此案丝毫不作议论的云大学子,据说“都睡不太好”,担心马加爵什么时候又回来杀人;与马加爵在同一个学院的一名女生告诉记者,平时他看起来就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特别是有时候在教室楼道内遇到他,因为楼道光线不好,他整个人就会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能吓人一跳。

  而在海南警方的审询中,马加爵透露他曾想杀第5个人……

  是不是杀了一个人之后,心理上发生更大的异化?

  畸形人格由来已久

  记者在查资料时,看到这样一种观点:犯罪心理学上的“反社会人格”有着16种特征,其中就有极度以自己为中心,对别人的死亡好像根本不在乎等等。

  我们看到,在所有关于马加爵的报道中,他都没有提到被他杀害的4个同学。

  从人格上看,马加爵无疑是有缺陷的,而从犯罪心理学专家分析来看,他的心理不健康,但作案时心理状态是正常的,他对作案时间、地点、方式,对自己行为的动机、进程、终止都有辨认和控制能力,而且在行为过程中和结束后自我保护良好,所以应负完全法律责任。如果归类型的话,他应该属于仇恨型犯罪。

  仇恨型犯罪也属于情绪型犯罪,指生活当中一些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爆发。特点就是指向性明显,预谋非常精致;此外,在作案过程当中不后悔,不会中途停止犯罪。

  从通缉令上肌肉健壮、双目圆睁、头发直竖的凶样,到落网时瘦弱、狼狈不堪的模样,很多人都说,他其实蛮可怜的……

  一个畸形人格的形成,由来已久,在其成长的历程中,他的生活、家庭环境一定是有着一些欠缺的.

 
 
选稿:李宏洋    来源:新华网  作者:锁华媛 黄莺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