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金-凯瑞最尴尬约会:和女伴上了别人车[图]
马加爵事件后云大学子寄语母校:云南大学当反思
2004年3月19日 19:40
 

  请关注专题:马加爵在海南三亚落网

   请点击此处进入留言板

   东方网3月19日消息:“2·23”案件发生后,云南大学校友无不震惊。昨日,记者采访了云大的部分学生和校友,他们在为母校发生这件事而感到惋惜之余,更希望云大能够借此机会,汲取教训,把教育工作做好,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出更多人才。他们都认为:云大当反思。
  
  云大也受到伤害
  
  在云大本部校园广场旁,一个男生伤心地告诉记者,其实,云大也是马加爵案件的受害者。一个有着80年历史的名校,一直与各种知名人才和学术成就联系在一起,没想到,现在却要和一个凶残的杀人案相关联,甚至被取名“云大命案”,这怎么不让云大的学子伤心呢?马加爵给云大抹了黑。
  
  这个男生告诉记者,他原高中的一个师弟,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进到东陆园,马加爵事件发生后,他犹豫了。这个男生说,尽管他做了很多解释,但师弟对马加爵事件一直不能释怀。他说,真的,云大也是受害者,马加爵损害了云大的美誉,这种影响也许我们现在根本不能预料。
  
  陈先生是在1988年考入云大的,现在已经不再从事本专业工作,他说:“云大是伟大的,但我最希望母校能从这事中汲取教训。”
  
  不能抹杀云大的贡献
  
  家住拓东路的马先生1963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化学系,他谈起母校仍然充满深情:“出了一个马加爵并不能抹杀云大以往创造的辉煌,云南社会经济发展的成就离不开云大学子所做的贡献。”
  
  黄女士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进入云大学习,学的是文科。她用平静的语气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对云大的感受:“云大给了我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凭着在那里学到的知识,我现在才能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就这一点说我是很感激云大的。在我工作的单位,云大毕业的人非常多,几乎占到了我们部门的1/4,云大确实培养了很多人才。”
  
  昨日上午,20世纪70年代的云大在校生刘先生走进本报办公室,成为本报发起的为“2·23”案伤心父母捐款的第一人。虽然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但刘先生说:“我永远忘不了云大给予我的教育。我儿子也是云大的学生,我们父子都为云大自豪。”
  
  云大当反思
  
  上世纪60年代的校友马先生分析说:“我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人都以勤俭朴素为荣,大学生们对物质的需求并不太高。现在社会产品丰富多了,不少大学生可能很注重自己的‘包装’,因此容易造成物质上的攀比,一些家庭条件困难的同学可能因此导致心理失衡。我的侄女也在云大念书,现在的大学生基本上都用手机,没有手机的还成了‘异类’,衣服也要挑名牌的买。可能这对家庭条件困难的学生会造成压力吧,云大应加强艰苦朴素教育。”
  
  马先生还给母校提了这样一些建议:“云大校园太大了,校方应当加强管理,受害者的尸体竟然在宿舍放了那么多天才被发现,宿舍管理人员和老师也缺乏责任心。”马先生还说:“学校的主流应当是学习。大学教师除了上课以外难道不该了解一下自己的学生在想些什么吗?还有就是假期的学生管理,听说有的学校,每到放假,学校都要把留校的学生组织在一起,指定临时负责人,辅导员每天都要清点人数。这些,都值得云大借鉴。”
  
  而来捐款的刘先生则说:“我们上学的时候,学校风气、学习气氛都很好。不管是学习方面,还是生活方面,大家都喜欢交流。不存在憋在心里不说的情况。老师也非常关心学生。学生出去有事,到晚上不回,大家都很着急。至今,30年前的一些同学我们仍然在联系。”
  
  刘先生给母校提的建议是:“现在的交流好像比我们那时少了,学校里的学生、师生之间应该加强交流!”刘先生还提出,现在校园里学生的构成比较复杂,家庭背景差距比较大,他希望母校能加强对贫困学生的照顾:“他们的心理压力不是家境好的学生可以想像的。”
  
  20世纪80年代考入云大的陈先生认为,更重要的事情是要加强对学生的教育,这比加强安全措施更加重要:“我已经做父亲,按说已经过了爱激动的年龄,可是,还是忍不住对母校建言,因为,每一次过翠湖边的学校大门时,我都很自豪。”
  
  应理解云大的困难
  
  陈先生还表达了对云大的充分理解:“我们那个时候考上云大很难,录取比例低。现在高校扩招,对学子无疑是很幸福的事,因为有更多的人可以迈进云南这所最好的综合大学。但不能不看到,这种扩招,也相应带来了一些矛盾,比如学生太多与学校管理的矛盾,学校也在努力把事情办好,但这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
  
  陈先生说,他已离开云大很长时间了,但还和一些云大的在校生打交道。他说,云大困难的一个具体体现是,以前他读书时,几乎没有在外租房的学生,而现在,这种现象已经不少见。“这至少说明,学校的宿舍条件还不够好。”
  
  陈先生还提出现在颇多非议的校园周边环境问题,比如校园周边有一些成分复杂的人做生意或租住房子,学子过早接触这些复杂社会环境,肯定会受影响。但陈先生认为,这些问题的整治,不是学校一方所能解决的,需要社会各方综合治理。
  
  希望云大一路走好
  

  对于马加爵事件,上世纪90年代的校友黄女士说:“出事后,校友录上有些对云大的意见,但我感到大家对云大是属于‘爱之深,责之切’。现在有的老师同学比较浮躁,忙于一些学术之外的东西。教授们,特别是班主任如果能把到企业讲课、上电视当嘉宾的时间抽一点出来和学生谈谈心,情况也许会好得多。”黄女士还说:“这是个悲剧,但现在这个悲剧使云大的在校生和毕业生都更关注云大。不断有人在讨论学校的管理和学习氛围,我希望云大校方能更多关注一下同学和校友的呼声,重新振作起来。”

 
 
选稿:冯秋瑜 王永娟    来源:春城晚报  作者:钱粲明 马益华 钱英  
 
 
  • 马加爵押解回昆明 警方披露马加爵有反刑侦能力
  •    2004年3月17日 16:00
  • 落网后的马加爵要吸烟
  •    2004年3月19日 17:35
  • 落网后的马加爵在喝水
  •    2004年3月19日 17:09
  • 马加爵落网 上海市民清除通缉令
  •    2004年3月19日 17:17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