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意甲]挽救球会 贝鲁斯科尼邀请俄富翁投资意甲
马加爵今日出庭受审 云大学生逃课旁听庭审[图]
2004年4月22日 16:33
 

相关专题:公安部A级通缉犯马加爵落网

  昆明直击

  [庭审]时间:4月22日上午9点地点: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今天上午9时,马加爵涉嫌杀害4名同学一案在云南省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不少同学前来旁听

  在现场,云南大学的学生成为记者追捧的对象。云大国际贸易专业学生杜俊宁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云大来说很不好,不过也教育我们应该加强自我防范”。据悉,他今天本来有课,但昨天在网上看到开庭的消息后,就“偷偷溜出来了”。不过,只凭学生证不能进入法庭,这些学生感觉很失望。

  受害者家属到达法院期间,不断有各个学校的老师、同学前来旁听,其中有北大附中云南实验学校的老师、云南工大的师生和云南师大的学生。这些学校,离云南大学都很近,其中云南师大距离云大只有3分钟路程。

  一位昆明市人大代表说,“我们要反思我们的教育问题,学生出了事,老师和学校也有责任”。

  昆明市民反应理性

  尽管在法院门口,观者如堵,包括记者在内至少有两百人,以致昆明中院不得不对其他民事案件暂时叫停。但昆明市民整体上来说,反应平静而理性,并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反思。

  一位出租车司机说,马加爵性格内向,平时有话都闷在肚子里,后来一下子爆发出来,犯下这么大的罪。如果能与人多交流的话,未必有今天的事情。他还推测马加爵的杀人动机,“肯定是一时想不开”。

  在记者尽可能多地接触当地人的过程中,昆明人都对马加爵怀有复杂的感情,既恨他丧尽天良,使4个受害者家庭饱受丧子之痛;又觉得他年纪轻轻,人又懂事,犯下如此滔天罪行令人惋惜。一位买早点的老人在评价马加爵时说:“既可恨,又可怜”。

  媒体连线[云大]

  时间:4月21日上午10点地点:云南大学北院鼎鑫学生生活区

  在矛盾中期待判决

  4月21日,云南大学北院鼎鑫学生生活区。

  4月21日是马加爵一案公开审判前的最后一天,鼎鑫学生生活区则是两个月前那宗血腥命案发生的地方。在空气中,我嗅到了两者合在一起所散发出来的诡异味道。

  317舍门上挂着锁

  4月21日的云大很平静,走上宿舍楼,317宿舍就在走廊的那一端。也许是我到的时候大多数学生还没有下课的缘故,楼道里显得很冷清。应该说,跟刚案发后时比,这里的气氛确实好了很多。至少曾经驻守在宿舍内的武警撤走了,男生宿舍的管制也比以前松了(据说案发后很长一段时间,出入都要严格检查学生证)。

  317宿舍大门上依旧挂着大锁,那些经过这间宿舍的同学会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同学之间猜忌多了

  对于“是否知道马加爵22日将接受审判”之类的问题遇到的第一个学生一律拒绝回答,看来两个月来我的同行们的“疲劳轰炸”已经让他失去了回答问题的耐性。

  第二个学生的反应则很漠然,他说他现在已经不再关心这些了,不管明天马加爵到底是要被判死刑还是直接枪毙。他的理由很简单:马加爵抓住了,大家都安全了,再纠缠这件事情没什么意义。但他临走时回望317宿舍门的眼神分明地流露着恐惧。

  第三个肯接受我采访的学生自称是一名学生干部,他告诉我自从2月23日出事以来大家的弦儿都绷得太紧了,紧张情绪几乎传染了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学生。“彼此开玩笑的少了,戒备心却增多了;表面上的口角和摩擦少了,背地里的忐忑和猜忌却多了。”他说。

  他告诉我,惨剧发生后,到图书馆借心理学类书籍的人多了,急切想找人倾诉的人多了;原本以为自己很快乐,很坚强,但面对317宿舍紧闭的大门,很多人发现原来自己远没想象中坚强。他还表示一点也不关心明天的判决结果。“我现在就可以确定最终判决是怎样的一种结果。但我们想知道的是我们多长时间能忘记这件事。”

  “你问我现在对这件事什么感觉,我告诉你———我根本没感觉。”第四个学生这样说道。“我就知道从那件事出了以后,我很少开自己的柜子。为什么?我怕有一天一开柜子里面会有……更怕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龚博他们……”

  马加爵亡命路线图事件回放

  马加爵亡命28天

  2月13日至15日:马加爵先后杀害4名同学2月17日:马加爵乘火车离开昆明2月23日:昆明市云南大学的一间男生宿舍里发现4具男尸,警方查明,该校2000级学生马加爵有重大作案嫌疑

  3月1日:公安部向社会公布A级通缉令,悬赏2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通缉马加爵

  3月12日:云南大学被杀害的4名学生的尸体在昆明火化,公安部公布马加爵乘车离开昆明所涉车次和时间

  3月15日:晚7时30分左右,马加爵在海南省三亚市河西区落网3月17日:马加爵被押解回昆明

  马父跪地为儿谢罪

  3月29日,马加爵的家人一行5人前往梧州市蝶山区夏郢镇周睦村,向被害人之一、广西籍学生邵瑞杰的家人谢罪。邵家表示接受,双方家属相见,泪流满面。

  3月30日晚上7时许,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说,因为马加爵杀人的事情,让他们在近段时间坐立难安,一直想找机会向被害4位同学的家属替儿谢罪,但一直苦于无法联系。

  3月下旬,一位好心人帮忙联系到了邵瑞杰的家人,并通过当地熟人牵线,终于在3月29日携家中老少,前往邵家。

  马建夫说:“29日一早,我和我76岁的母亲、身体虚弱的妻子,大女儿,以及马加爵的一位婶婶,从宾阳出发去梧州。邵瑞杰家在夏郢镇周睦村,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我们走了很长时间的山路,一路询问才找到。见到邵瑞杰的父亲邵汇清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惭愧,一下子就跪到地上哭了起来……”

  马建夫说:“我们必须到邵瑞杰的家里谢罪,表达自己的心意,不然我们的良心过不去。邵瑞杰的父亲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心里更难受。马加爵居然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真是太对不起人家了。马加爵真该死!”

image

马加爵出庭

相关专题:公安部A级通缉犯马加爵落网

 

 
 
选稿:朱永斌    来源:新闻晚报   
 
 
  • 马加爵案今开审 惟独龚博家没有提出索赔[组图]
  •   2004年4月22日 16:01
  • 马加爵戴着头罩被押至法院
  •   2004年4月22日 15:00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