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马加爵案昨天开庭 马在法庭上忘记室友姓名
马加爵案昨天开庭 马在法庭上忘记室友姓名
2004年4月23日 02:56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新华社昆明4月22日电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2日上午公开开庭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据广州日报报道


  庭上忘记室友名

  昨天早上8时10分,站在法庭上的马加爵并不像照片和电视画面上那么黑,甚至皮肤有些发白,以前的卷发也变成了“板寸”,没变的仍然是那副木讷的神情。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和女儿一言不发地坐在法庭右边最后一排座位上,他们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

  整个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4时15分,中间仅仅休庭一个小时。在这期间,马加爵绝大部分时间低头不语,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忘掉了很多事情,甚至包括自己室友的名字。对于检察机关的所有指控,马加爵均供认不讳,审判长问他对指控有什么意见时,他总是那3个字:“没意见”,而且还称自己应该处以极刑。

  据昆明市检察院指控,马加爵之所以动了杀死唐学李、邵瑞杰、杨开红、龚博等人的念头,是因为在一次打牌中产生了纠纷。2004年2月13至15日,马加爵分别将4人用锤击打致死。令人奇怪的是,马加爵杀人后都要给死者头上套一个黑色塑料袋。

  马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害怕以后再看到这些昔日同学。事实上,马加爵说他每次杀人时都非常害怕,通宵失眠,3天的杀人过程中,他一分钟都没合过眼。

  法庭争议焦点

  争议一:宿舍为何有马加爵血迹?

  根据公安部门委托所做的DNA鉴定,发现在317房东墙、南墙以及蚊帐等7处地方留有马加爵的血迹。这是否表明马加爵作案时曾与受害者有过搏斗?但在询问阶段,马加爵很肯定地否认了搏斗、受伤的推测。

  马加爵的辩护律师认为这是案件的一个疑点,请求法院调查清楚。但公诉人认为,马加爵在317房生活了两年多,留下血迹与本案无必然关系。直至最后休庭,这个疑点一直没搞清楚,成了案件的唯一悬念。

  争议二:精神疾病结论是否科学?

  辩护律师还提出,4名被害者有些与马加爵的关系不错,为什么被告人仅为打牌吵架就要致他们于死地呢?这是否说明马加爵作案时精神不正常,不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为此马加爵的辩护律师向法院申请对马加爵进行精神疾病鉴定。但此前鉴定结论是马加爵没有精神病,具有完全责任能力。

  但辩护律师仍然对鉴定结论提出质疑,不过,公诉人认为,鉴定结果是客观公正的,几乎所有恶性犯罪,常人都难以理解,但不能说他们都是精神病。最后,法庭以辩护人没有事实和理由而未支持重新鉴定的申请。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钱程灿    来源:新闻晨报   
 
 
  • 昆明中院开庭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组图]
  •   2004年4月22日 20:30
  • 昆明中院开庭审理马加爵案 法庭将择期宣判
  •   2004年4月22日 17:01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