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重庆江北原财政局长犯贪污等五大罪一审判死缓
马加爵承认犯罪事实 自称应被处极刑[图文]
2004年4月23日 07:46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东方网4月23日消息:昨天,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马加爵提起公诉。受害者中,除唐学李没有家属到场外,其余3名受害者均有家属到场旁听,受害人家属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共计82万余元。法庭经过一天的审理后宣布休庭,法庭将择期对此案进行宣判。
  

    四受害者家属来其三

  昨天7时,记者来到昆明中院,现场非常平静。除记者外,只有一家上海电视媒体在法院门口等候。

  7时20分,交警、法警陆续到岗,很多国内媒体记者也相继抵达。

  7时50分,受害者龚博姑父沙俊华在上海律师王嵘的陪同下到达法院。

  8时30分,受害者杨开红的父母、哥哥抵达法院。杨开红的哥哥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们是杨开红的家属”。不久,邵瑞杰的家属也来到法院。

  按照规定,4名受害者的家属可以有3人参加旁听。不过,唐学李的家属并没有到来。
  

   

image

被告人马加爵在法庭上受审。   

   马父被法警搀到法院

  8时整,在警车的开道下,羁押马加爵的囚车开到了昆明市中院的门口,车内的马加爵戴着头套。

  马加爵,这个曾做出令人不可思议之举的男孩,进入法庭时并没有慌张的神色。

  记者发现,马加爵并不像照片和电视画面上那么黑,法庭上的他甚至皮肤有些发白,以前的卷发也变成了“板寸”,没变的仍然是那副憨厚木讷的神情。

  8时37分,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在一名法警的搀扶下到达法院。马父,乱发、低头、步履沉重,几乎是被拖着走的。后面,跟着马加爵的姐姐,神情憔悴。

  8时55分,经法院允许,包括记者在内的少数媒体记者进入法庭,准备旁听。

  9时,马加爵被准时带上法庭。他低着头,面无表情,也没有张望家人。

  坐在法庭最后一排的马父,稍显紧张,不时搓手。见马进来,这个苍老的父亲突然手脚微颤……
  

    马加爵承认犯罪事实

  法庭上,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4年2月上旬,马加爵在昆明市云南大学鼎鑫学生公寓与其同学唐学李、邵瑞杰、杨开红等人在打牌过程中发生冲突,于是产生了杀害唐学李、邵瑞杰、杨开红、龚博4人的念头。2004年2月13日至15日,被告人马加爵采取“用铁锤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的同一犯罪手段,将唐学李等4被害人逐一杀害,并把4被害人尸体藏匿于宿舍衣柜内。马加爵作案后于2月15日晚乘坐昆明至广州的火车逃离昆明。3月15日晚,被告人马加爵被海南省三亚市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检察院念完起诉书,马加爵突然抹起眼睛……此前的几十分钟内,他或抬头吁口气,或侧移一下身子。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的两名法官和一名人民陪审员依法组成合议庭。整个庭审一直持续到16时15分,中间仅仅休庭一个小时。在这期间,马加爵绝大部分时间低头不语,法官叫他仔细听公诉人和律师发言后他才抬起头。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的马加爵忘掉了很多事情,甚至包括自己室友的名字!

  对于检察机关的所有指控,马加爵均供认不讳,审判长问他对指控有什么意见时,他总是那三个字:“没意见”,而且还称自己应该处以极刑。
  

    索赔金额共82万余元

  法庭当日还对4被害人亲属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合并进行了审理。

  唐学李、邵瑞杰、杨开红3受害者亲属分别提出索赔16万余元、35万余元和31万余元,另外唐学李和杨开红的亲属还提出了让马加爵公开道歉的要求。

  提出刑事附带民事索赔的3位受害者亲属的代理律师一致认为,对马加爵的索赔不会有实际结果,受害人只希望告诉马加爵,人要对自己做下的事情负责,不仅负担刑事责任,还要负担民事责任。

  提到附带民事赔偿的时候,审判员宣读了法院对马加爵家境的调查,非常贫困,全家只有2.1亩的耕地,以前熨衣服挣钱,收入不了多少,现在不做了。房子是1986年盖的,勉强住人。也就是说,马加爵老实巴交的父母没有替儿子赔偿的能力。

  合议庭审理认为,受害人要求马加爵公开赔礼道歉不属该案民事受理范围。因马加爵没有经济能力,受害人的民事索赔数额很高,合议庭认为之间没有“调解性”,不予以调解,随后将与刑事部分一并作出判决。
  

    法庭辩论三大焦点
  

    焦点一:马加爵遗留的7处血迹

  根据公安部门委托所做的DNA鉴定,发现在317房东墙、南墙以及蚊帐等7处地方留有马加爵自己的血迹。

  这是否表明马加爵作案时是否受过伤,是否与受害者有过搏斗?马加爵开始回答是“记不清楚了”,后来才肯定表示“没有”,并且称以前也未在寝室流过血。被告辩护律师认为,既然被告连在现场曾经受伤的事实都不曾记得,那他很有可能在杀人时精神处于不正常状态。DNA检测人员作证称,房间留有马加爵血迹,并不等于马加爵在此与人发生过搏斗。马加爵的血迹究竟是怎么留下的呢?这成了本案的惟一悬念。
  

    焦点二:精神有没有问题

  公诉方出具一份由云南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提供的有关马加爵的精神鉴定结果,证据表明,马加爵精神正常。

  辩护律师对鉴定结论提出质疑,他认为从4月12日至17日5天的鉴定时间过短,不能客观地反映出马加爵的精神状况,而且鉴定内容并没有提到哪怕是一些诸如脑电图、核磁共振等简单的检测方法。

  公诉人认为,鉴定结果是客观公正的,至于马加爵所作的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公诉人称,几乎所有恶性犯罪,常人都难以理解,难道他们都是精神病?最后,法庭以辩护人没有事实和理由,没有支持重新鉴定的申请。
  

    焦点三:马加爵算不算自首

  马加爵辩护律师认为,马加爵在三亚被发现时,主动告诉警方自己是马加爵,应算自首,给予宽大处理。同时特别强调,马加爵是在警察“问询”而不是“问讯”时供认不讳的。

  公诉人认为,马加爵在交代自己的作案经过之前,警方已经查明他的犯罪事实,并在全国张贴通缉令。这种情况下马加爵被举报落网和自首没有关系。
    

    令人唏嘘的问答

  公诉人:起诉书指控你的犯罪事实属实吗?

  马加爵(声音低缓):属实。

  公诉人:为什么杀人?

  马加爵:因为气愤,想不开,吵架以后想不开。

  公诉人:为什么把杀人用的铁锤锯短了?

  马加爵:锯短了,放口袋里好拿回来。

  公诉人:杀人后你如何在北站附近办理了一张姓名为陈芬良的假身份证?目的是什么?

  马加爵:做假身份证的资料都是从网上查的。方便到广州打工。

  公诉人:杀人后你为何总是用黑色塑料袋套住受害者的头?

  马加爵:我怕他们看我。

  公诉人:你后悔吗?

  马加爵:我后悔。

  马的辩护律师:你把你和杀害的四个人的关系排一下序?

  马加爵:差不多,都很好。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姚明绮    来源:综合   
 
 
  • 马加爵辩护律师:马精神有问题 归案属自首
  •   2004年4月23日 05:02
  • 马加爵案昨天开庭 马在法庭上忘记室友姓名
  •   2004年4月23日 02:56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