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台港澳新闻|香港舆论普遍表示面对非典加强防疫但毋须恐慌
马加爵故意杀人案24日下午2时公开宣判
2004年4月24日 08:33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东方网4月24日消息:昨天,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宣传负责人冯丽萍证实,今天下午2时30分,中院将开庭,宣布对马加爵的判决结果。昨天庭审之后,马加爵父亲马建夫并未立即离开昆明,他避开众多记者,独自躲在一家小旅馆里,等待法院对儿子的判决。

  隐身价格低廉小旅店

  开庭前一天,马加爵父亲就已经到了昆明。与其他受害者家人不同,到达昆明后他的住宿地没有选择在云大宾馆或中院旁边,而是接受云大一学生安排,住到双龙桥附近一家价格低廉并毫不起眼的小旅店中。该学生认为,整个事件中,对马加爵家人焦点式的关注,同样让其家人疲惫不堪,成为被伤害者。

  昨天中午,马加爵的代理律师赵耀又把马加爵父亲转移到昆明中院附近的一家旅社住下。

  22日昆明中院开庭审理马加爵杀人案,马加爵父亲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头发凌乱低垂头颅,在别人的搀扶下匆匆进入中院大门。庭审结束后,他避开等候的媒体记者,从法院侧门返回住处。

  经受另一种残酷折磨

  有消息说,昆明某报社正策划让马加爵父亲与4名被害人家人见面,向受害者家人跪地替子谢罪。“有罪的是马加爵不是他父亲,我们怎么能接受让他来谢罪?”龚博的姑父说,他会拒绝这样的策划。

  昨日中午,马加爵父亲通过一部公用电话与部分媒体记者通话。对记者感兴趣的话题,马加爵父亲闭口不语。

  “他的伤痛是连那些受害者家人也无法完全理解的”,案发不久就与马加爵父亲有过接触的记者说,如今这名山村老汉带着对社会与受害者家人的愧疚与天然的慈父感情,在经受另一种残酷折磨。

  是否上诉为时过早

  昨日下午,马加爵的代理律师赵耀告诉记者,22日庭审结束后,他与马加爵父亲见了一面,赵耀拒绝透露他们的谈话内容,只说马加爵的父亲还留在昆明,等待法庭对儿子的判决结果。“他也是一个父亲,同样在遭受精神打击。”赵耀说,出于对马加爵家人保护的考虑,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对马加爵父亲可能等来的是法律对马加爵什么样的判决结果,赵耀不予评说。外界关心假如马加爵被判处死刑的情况下,会不会对判决结果提出上诉?

  “这要看马加爵的意见,也要看他父亲的意见。”赵耀说,现在谈论下一步思路还为时过早,“至少现在判决结果还没有出来,等开庭宣判后,再作进一步考虑”。

  死者家属反应

  起诉云大部分家属仍有顾虑

  据本案附带民事诉讼的几位原告的代理律师称,在这起杀人案件中,云大对受害者的死多多少少是要负一定民事赔偿责任的,但迄今为止,只有龚博的父亲确定要起诉云南大学,并声称“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打这场官司!”而其他的家属在这个问题上却仍有顾虑。

  据了解,案发后,云南大学已对4位受害者家属作出了安抚,每位家属从学校共拿到了11万余元的补偿金,学校还为此与家属立下了协议。昨天,记者看到了其中一份协议,这笔补偿分为死亡补偿金10万元、死亡保险赔偿金3000元、丧葬费2500元、丧葬补助费9500元。而条件是学校的责任问题要按《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十四条处理,“受害者家属及亲属要共同维护云南大学的声誉”等。协议并没有诸如“此后家属不得立案起诉云南大学”的条款。

  其中一位受害者家属的代理律师认为,即使起诉学校,最乐观的估计,法院认定学校负担部分责任,赔偿数额能达到多少就很难说了。如果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低于上述补偿金额,那么受害者家属是否能得到实际上的赔偿也不能确定,因为我国法律界在补偿金能否冲抵赔偿金问题上仍然存在较大争议。

  在究竟起不起诉学校的问题上,另外3位受害者家属仍在考虑之中。

  新闻链接

  《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十四条因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与其职务无关的个人行为,或者因学生、教师及其他个人故意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造成学生人身损害的,由致害人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带着遗憾杨开红家属离开昆明

  杨开红家属的律师耿国平证实,昨天12点左右,耿已亲自开车将杨开红家人送到火车站。据耿国平介绍,杨家动身前往春城之前,对判决结果已经有所预料,“他们参加旁听的最大目的,是看到马加爵向自己鞠个躬,说一声‘叔叔、阿姨,对不起!’”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还想当庭质问马加爵的杀人动机”。

  但在前日的庭审中,审判长驳回了几位家属要求道歉的请求,并以提问与民事部分无关为由,制止了唐学李父亲的提问。马加爵虽然承认给被害人家属道歉,“既愿意,也应该”,但他在庭审最后却表示“现在道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此行的最大目的无法实现”,耿国平解释,“所以杨开红家人只好抱着极大的遗憾离开了昆明。”

  谈到该案刑事判决的部分,耿国平表示,如果法院没有对马加爵判处死刑,杨开红家属将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相当于我们提出上诉!”

  拒绝道歉让他死也不安心

  在马加爵杀人案3个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中,杨开红、唐学李的家属均提出了“赔礼道歉”的请求;可是相反,邵瑞杰的家属不但不要求马加爵道歉,而且根本不接受道歉。庭后,邵瑞杰父亲邵汇清的解释是“道歉有什么用?谁能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呀,道歉根本无法弥补我精神上的创伤”。

  “我不接受道歉,我要他在心灵上受到谴责,要让他死也不安心!”邵汇清老人悲愤地说。

  记者探访云大

  “马加爵和云大已经没有关系”

  “马加爵已经和云大没有任何关系”,云大党委宣传部一名姓陈的老师说,学校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他没有否认学生和教职员工对马加爵案件的关注,“但整个云南,以至全国,所有的人都在关注。”这名老师承认马加爵案件给云大带来了伤害,“4名学生被害,我们很心痛。”他说,马加爵事件只能说是个“偶然”。有传言说,受害者家属会起诉云南大学,陈老师对此拒绝发表意见。

  鼎鑫公寓把守严密

  马加爵案发生前可自由出入的鼎鑫学生公寓现在可不是谁都能进入的。记者昨日在鼎鑫公寓门口看到黑板上出示的通知,写明从4月19日起,出入鼎鑫公寓要用“出入证”。

  这个证是鼎鑫公寓专用的出入证,即便是云大的学生,也不是人人都能走进这个铁门。正是下午上课高峰,公寓门口光经警就站了四五个。

  住在和马加爵案发宿舍同一层的学生说,不觉得有什么别扭和害怕,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谈论很多,现在已经很平静了。

  2万学生心理测试

  鼎鑫公寓门口的一排黑板报上,有关心理健康的内容占了最大的分量。“大学生应重视心理健康”、“导致大学生心理问题的因素”等,诸如此类的标题很显眼。据学生说,这些都是马加爵案发生后办的。

  从昨日起,云大开始对全校2万余名学生进行心理测试问卷调查,据在心理健康咨询服务中心作志愿者的一名学生介绍,这次问卷要求人人必须实名填写,计划在5月中旬完成调查,问卷除做整体评定外,还要建立个人档案,方便学校掌握学生的个体心理状况。

  各界伸出援手

  7.1万捐给死者家属

  昨日上午,昆明各界为4名受害者亲属的捐款被分头送到4家人手中,一家1.5万余元。另外,上海律师协会给龚博和邵瑞杰每家捐助了5000元;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的王嵘律师还个人给龚家捐款1000元,并承担了龚博家属本次到昆明的一切费用。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祁贺    来源: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作者:兰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