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台港澳新闻|香港旅游事务专员:非典不影响黄金周来港旅客
为了生命的尊严——马加爵故意杀人案审判纪实
2004年4月24日 19:19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2004年4月24日下午,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法庭。

  “被告人马加爵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审判长刀文兵敲响手中的法槌,备受社会关注的马加爵案一审结束。

  校园噩梦

  “2004年2月13日至15日,马加爵采取‘用铁锤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的同一犯罪手段,将唐学李等4名被害人逐一杀害,并把4名被害人尸体藏匿于宿舍衣柜内……”公诉人4月22日庭审时的指控再次把人们带回春城2月那段阴郁的记忆。

  春城2月,云南大学新学期的生活刚刚开始,就被一桩惊天血案打断了。2月23日中午,云南大学鼎鑫学生公寓6幢317室两名同学感觉宿舍有异味,遂一起打扫卫生,发现了宿舍内一个衣柜被一把梅花牌小锁锁着,柜内有液体流出并带有臭味,于是向学校宿管科值班人员报告。柜锁撬开后,露出一只人脚,校方立即向昆明市公安局110报警。公安机关在这个宿舍4个储物柜内分别发现了4具男尸。

  公安机关通过勘验、核实和学校师生反复辨认,初步认定4名死者是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技术专业约一周前5名失踪学生中的4人:唐学李、杨开红、邵瑞杰、龚博。在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及调查走访综合研判后,重大犯罪嫌疑人的目标锁定在另外一名失踪的学生——马加爵身上。

  云南省公安厅2月23日连夜向全省发出通缉令;公安部2月24日向全国发出A级通缉令,缉捕昆明“2·23”重大杀人在逃犯罪嫌疑人马加爵。按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要求,一张缉捕马加爵的大网在全国撒开。

  3月15日晚,马加爵在海南省三亚市落网。

  罪恶一幕

  对两个月前的凶残一幕,被告席上的马加爵和公诉人有这么一段对话——

  问:为什么杀害四位同窗好友?

  答:因为气愤,想不开。吵架之后恨他们。

  马加爵所说的“吵架”,在公安机关的一份讯问笔录上,马加爵有较详细的陈述:我有杀人的想法是今年2月份的事。当时我、杨开红、邵瑞杰、唐学李在我们宿舍打牌,其间,杨开红说我打牌作弊,之后争吵了起来。邵瑞杰就帮杨开红打击我,并说到邵瑞杰早就不想和我打牌了,还对我说我脾气怎么怎么怪等。我就不赞同。后面唐学李就转到边上看报纸,邵瑞杰和杨开红仍然打击我,还说龚博过生日都不请我等来举例说我为人差。后来,杨开红就摔牌说不打了。当时我很气愤,我没有想到我在邵瑞杰心目中是这种人!我一直认为邵瑞杰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越想越气愤,我就想要毁灭他,也想毁灭我自己。杨开红又在边上说我,另外,龚博过生日不请我,肯定也是看不起我,所以我当时就决定杀他们三个人。

  而唐学李之所以被害,在庭审中,马加爵说:因为唐学李跟邵瑞杰和我都住在一个宿舍里面,妨碍我杀其他人,所以我连他也杀了。

  为了实施杀人,马加爵做了周密的准备和计划。在庭审中,马加爵供述:作案之前我买了铁锤,做了假身份证准备逃跑。还买了火车票。第一次买铁锤时让人把锤柄锯短,装在口袋里拿回来,放在宿舍旁的公共厕所里,后来铁锤不见了,就又去买了一个,放在衣柜里。做假身份证是想逃跑以后去广东打工。

  在3天之后的2月13日晚、2月14日晚、2月15日中午和晚上,被马加爵认为“平时关系很不错,经常在一起吃饭、玩”的4个同窗好友相继惨死于他的铁锤下。而尸体,则被马加爵分别藏在宿舍的4个衣柜里。

  当公诉人问:你杀害邵瑞杰、杨开红、龚博后为什么要用塑料袋套他们的头?

  马加爵回答:我怕他们看我。

  庭审焦点

  马加爵被捕归案以后曾拒绝委托辩护人为他进行辩护。为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向马加爵送达起诉书副本时,法院依法指定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为马加爵委派了赵耀、冯明俊两位辩护律师。赵、冯两位律师为马加爵进行了有罪辩护。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马加爵故意杀人犯罪基本事实不持异议,但是对如何定罪处罚发表意见说:不同意公诉机关关于杀人动机是因为打牌发生冲突所起,这样的动机发生在大学生身上不合常理,除非马加爵实施行为时有非正常因素;鼎鑫公寓存在马加爵的7处血痕,马加爵的供述均不承认在现场流有血,要么马加爵不如实交代整个过程,要么精神出现问题才可能解释。

  马加爵是否存在精神疾病成为辩论的焦点。

  其实,早在22日法院开庭审理之前,赵、冯两位辩护律师专门就马加爵是否存在精神疾病,向法庭申请对其进行司法鉴定。庭审的当天,这份由云南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于4月18日作出的鉴定报告也当庭出示并予以质证。

  这份鉴定报告说:根据提供的调查材料反映,被鉴定人马加爵幼年生长发育史无特殊,在初中至大学学习期间,学习刻苦努力,为人诚实,未发现有违反校规及打架斗殴、说谎等不良习惯,只是性格孤僻、内向,但未发现言行反常表现。本次鉴定检查时未见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对其作案行为有认识,并感后悔,情感反应适切,因此马加爵无精神病。

  鉴定报告还说:结合案情材料分析,被鉴定人马加爵事先经过精心预谋、策划后实施作案。在整个作案过程中意识清楚,精神状态正常,事后对其行为能力有理解认识能力。故评定为有完全责任能力。

  辩护人对该精神病司法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客观性提出异议:该鉴定是案发后两个月才作的,且从4月12日委托鉴定到17日作出鉴定结论,仅有5天时间,且鉴定书内文没有反映出司法鉴定部门是否使用了脑电波、核磁共振等现代化鉴定手段。因此,辩护人向法庭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

  公诉人表示:鉴定机关和鉴定人有专业的资格,法院的申请也是依法的。没有法律规定说多长鉴定时间有效,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应当认定有效。另外,被告人犯罪动机,是内心起因,因人而异,在司法实践中种种可能都有可能发生,辩护人以个人立场对马加爵的动机进行分析,不足以采信。

  而辩护人因不能提供相关法律依据,其要求重新鉴定的请求被法庭依法驳回。

  正义判决

  在22日庭审结束时,马加爵作最后陈述说:“这个案件确实很惨,我的手段极其残忍,我也不想逃避责任,希望法院能够处以极刑。我也希望很多同龄人能从我身上吸取教训。”

  正如庭审时被害人邵瑞杰的诉讼代理人所说:被告人马加爵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包括他家庭在内的5个家庭的痛苦,希望通过此案的判决唤起整个社会对青年一代的心理关注。

  4月24日下午,当审判长宣告依法判处被告人马加爵死刑时,判决书中的一段话引起庭审现场所有人的深思:我国法律对公民的一切合法的权利给予了充分的保护,而公民的生命权利是一切权利的基础,我国刑法将公民生命权利的保护置于重要位置,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体现了法律对公民生命权利的保护,任何无视他人生命权利的犯罪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李宏洋 周姗仪    来源:新华网  作者:田雨、刘娟  
 
 
  • 马加爵今日一审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图]
  •   2004年4月24日 15:47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