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马加爵的父亲和姐姐希望马加爵能上诉[图]
马加爵的父亲和姐姐希望马加爵能上诉[图]
2004年4月25日 05:13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东方网4月25日消息:昨晚,本报记者来到马加爵的父亲和姐姐在昆明住的那家旅店,在媒体"围攻"下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他们终于开口说感受,并委托记者向4名受害者家属转交一封致歉信

  对不起我将支持儿子上诉

  "找到马加爵的家人!"成为"马案"开庭后全国媒体记者的"三日之痒"--但由于马加爵父亲马建夫、大姐马春泉的低调与沉默,没有人知道在第一次开庭和听到一审宣判后他们的心情和将来的行动。昨晚,本报记者设法与马春泉取得了联系,在昆明市五华区体育馆附近的一家招待所里,父女俩面对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并委托记者将一封致歉信转交到4名受害者家属的手中。

  昨日下午5时,几经周折的记者终于打听到马家父女的住所。当记者见到马春泉时,她留着平头、戴着墨镜。马春泉说,因为很多人知道了她留长发的样子,于是在第一次休庭后就将头发剃了,"怕被人打扰"。在昆明市五华区体育馆附近的一家招待所房间内,佝偻着身躯的马建夫正在泡方便面,门窗紧闭,空气闷得慌,而这里就是父女俩来到昆明后的住所。见到记者到来,他努力让自己展露出一丝笑容,尴尬而茫然。

  "我们已经买了明天赶回家的车票,在走之前希望你们能帮个忙,"在接受记者采访之时,马建夫突然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4封没有信封的信,"请务必转交给4位受害者家属。"

  马家父女的4封致歉信

  对于昨日的宣判,父女俩都表示在意料之中,他们没有奢望会出现什么意外。"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很乖巧的弟弟,我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他杀人的行为,所以我相信他精神上有问题。"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马家父女希望马加爵能上诉,希望法院再给他们一次对马加爵精神状态作鉴定的机会。

  马春泉向记者解释了她在法庭上对马加爵所大喊的那几句宾阳话:"小弟,你一定要上诉,这样我们才能多见你一次,多见你一次……"但是他们知道,这样做无疑会引起4名受害者家属的不满,于是昨日马春泉与父亲商量后,给每一位受害者的家属都写了一封致歉信,内容是解释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提起上诉)的原因,并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信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一段简短的致歉书,后面附着他们向法院提出上诉的理由和目的。马春泉一再强调,这样做并不是说马加爵不该死,而是想确认弟弟是否真的精神有问题,这样家人才不会永远活在"有一个杀人恶魔亲人"的阴影之下。

  对辩护律师表示满意

  尽管马加爵远在广西卧病在床的母亲还不知道昨日判决的结果,但马春泉说其实她早就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她不会向母亲隐瞒什么。

  对于此次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马建夫表示是很称职的,从他们收集相关证据和准备论点方面做了细致工作,也取得了自己和儿子的信任。尽管一审判决死刑,但他和家人不会对辩护律师有所不满。

  受害者家属当场拒绝接受

  当着马家父女的面,记者拨通了龚博姑父沙俊华的手机,当时他已经到达成都,即将返回汉中老家。在听完记者转述马家父女的致歉信内容和想法后,他的语调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对于这封信,作为龚博的家人我们坚决不会接受!"沙俊华说,他多次表示马加爵的家人是没有罪的,用不着向受害者家属道歉,但马加爵丧心病狂的杀人行径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法院判处他死刑,他只需要死一次就可以抹去杀害4人的罪行,那已经是对他的恩惠了!"他表示,马家也不用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上诉,这本身就是对受害者不负责的表现。因此他绝不接受这封信,也表示相信其他受害者家属同样如此认为。

  由于4名受害者的家属大多在返途中,记者未能与他们一一取得联系。听到沙俊华的表态,马家父女并没有太多意外,"我们这样做,只是希望他们理解,他们也有权不接受。"说完,马春泉泪如泉涌,马建夫把满是皱纹的脸埋进了双手中。

  今日,他们就将踏上返回广西的旅途。到昨日为止,父女俩已经有一年多没有面对面与马加爵作过交流。

  (致歉信内容)

  XXX(受害者名字)家属:

  马加爵一年多没回家了,他内在这段时间的变化我们竟然毫无察觉,是以致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是我们的失职,我们有罪,我们对不起你们。

  马加爵家属叩首

  image

                             马加爵的父亲和姐姐
  image

  马加爵姐姐: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很乖巧的弟弟,我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他杀人的行为,所以我相信他精神上有问题。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乔德建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章杰 刘宇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