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四川男子杀人后潜逃非洲当渔民 不堪艰苦回国入狱
马加爵听判似哭似笑 如不上诉最迟6月执行死刑
2004年4月25日 07:30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东方网4月25日消息:昆明市中院一审判处马加爵死刑,早报特派记者第一时间采访马加爵亲人及其辩护律师。

  24日下午,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认为,马加爵为报复杀人而进行了一系列周密而细致的准备,积极实施犯罪,最终致4人死亡。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马加爵为泄私愤图报复而连续、残忍地杀害多人,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应予严惩。另外,对原告人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中合理的部分,法院予以支持,具体赔偿事项将另行做出判决。

  宣判现场

  听判时刻表情复杂

  中午12时47分,押送马加爵的囚车在一辆警车的开道下早早地来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此时的马加爵戴着头套,身穿黄色囚服,囚车外面的人只能从车窗看到其背影。

  下午2时30分,审判长宣布开庭和带被告人入庭。马加爵在两位法警的押送下,摇头晃脑地走上被告人席位,此时他面无表情,依然是一脸憨厚。

  2时32分,审判长宣读4名受害者因“钝性凶器打击头部,导致颅脑损伤而死”时,马加爵闭上了眼睛,嘴唇微颤,并埋下了头。

  2时35分,审判长宣读马加爵“谋划杀害4人,购买了凶器”时,马加爵一脸茫然,不断地眨眼。

  2时40分,审判长加大音量,宣读马加爵杀人“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等几个“特别”语句,马加爵伸出舌头,不断地舔着自己的嘴唇。

  2时42分,当审判长起立朗声宣判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时,马加爵似哭似笑,脸部表情非常复杂。

  2时43分,马加爵的姐姐嘶声哭喊,马加爵微微回头后被带出法庭。

  2时45分,囚车载着马加爵驶离法庭。

  亲人反应

  马父弯腰没有表情

  距开庭还有半个小时,法庭里没有几个人,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被法警安排在法庭的最后一排落座———直至宣判结束,只有他一人孤零零地坐在那一排。他始终垂着头,腰弯得很低,脑袋几乎要碰着膝盖了,一动不动地像尊雕塑,偶尔抬起胳膊,用衣服袖子狠狠地擦眼睛。

  直到宣布开庭,马建夫才第一次抬起头来。马加爵被法警押着从侧门走进的时候,瘦弱的老人条件反射般颤抖了一下,倾了倾前身,望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就那么一下,他又埋下了头。没有人看得到他的眼神。

  判决书宣读到最后,全体起立,“死刑”的字眼从审判长口中威严喊出,在静默的法庭回荡。出乎意料,马建夫并没有激烈的反应,他立在那里,没有表情。

  姐姐哭求弟弟上诉

  马加爵的姐姐参加旁听时一直泪流满面,当宣判结束、马加爵正要被带出法庭时,马加爵的姐姐突然用土语凄厉地喊了句什么。马加爵惊悸般站定身,转过脸看旁听席上的姐姐,这是从庭审以来,他第一次凝望自己的亲人。他的脸有些发红,好像想说什么。法警也愣住了,或者是不忍心,在他回头的短暂一瞬,停顿了一下才继续押着马加爵往前走。

  因为马加爵姐姐用的是广西宾阳当地方言,当时几乎所有参加旁听的人都没有听懂她在喊什么。后来,广西一位记者做出了翻译,原来马加爵的姐姐当时喊:“马加爵,你要上诉呀!”

  妈妈电话里哭不停

  宣判后不久,记者第一时间拨通了马加爵老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妈妈。马妈妈显然已经在电视上看到了儿子一审被判死刑的结果,电话里的她一直在哭,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律师推算

  如不上诉最迟6月执行死刑

  该案被害人龚博家属的代理律师王嵘说,如果马加爵不上诉的话,死刑的执行不会超过太长时间,这段时间分别是:书面判决书的送达时间(5日内)、上诉期限(10天)和死刑复核期限。王律师表示,根据他的经验,像这类重大案件,死刑复核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这等于说,如果马加爵不上诉的话,最迟在6月份就将被执行死刑。

  马加爵究竟会不会上诉?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马加爵正式提出上诉,本案还将进入二审程序。即使马加爵不提出上诉,本案也还将进入死刑复核程序。无疑,马加爵是否上诉决定了死刑的最后执行时间。据辩护律师透露,23日马加爵主动提出过要在宣判后约见律师,那么,马加爵约见律师是否是为了商量上诉事宜呢?

  昨天宣判一结束,《南国早报》记者立即电话采访了马加爵的辩护律师之一、云南照耀律师事务所主任赵耀律师。赵律师表示:“法院在向马加爵送达正式判决书时,会征求他是否要上诉的意见;我也会通过正规的约见渠道,征求马加爵本人的意见。一句话:是否要上诉,要让马加爵自己作决定。”而被害人龚博家属的代理律师王嵘说,根据马加爵落网后的一贯态度,以及他在法庭上的表现,马加爵上诉的概率并不大。

  受害者家属反应

  判决公正意料之中

  邵汇清(受害者邵瑞杰的父亲):判决结果是公正的,它给了无辜死者一个公道,马加爵应该得到严惩。希望这种情况以后在社会上再也别出现,希望再也不要看到我们这样伤心的父母。

  李贵杨(受害者唐学李的叔叔):我现在很平静,并不激动,因为我在心理上早有准备,死刑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样我们可以告慰唐学李在天之灵了。

  王嵘(龚博家属的代理律师):判决与我们的预料完全一致,在此前也并没有什么悬念。判处马加爵死刑真正做到了“法当其罪”。

  受害者家属表态

  民事赔偿只要判决不要钱

  本次宣判只是解开了马加爵杀人案的刑事部分,而对于附带民事诉讼,还需等待另行判决。

  据昆明市中院新闻发言人蔡顺斌介绍,马加爵非法剥夺4个年轻人生命的行为,给4个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对被害人亲属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我国刑事诉讼法第36条明确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因此,马加爵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还应当对因自己的行为给4个家庭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此,法院予以支持。

  蔡顺斌表示,尽管马加爵还是个学生,无生活来源,且其家庭极其贫困,读书尚靠助学贷款,民事赔偿的判决可能会难以执行,但受害人及其亲属需要一个公道,社会也需要一个公正的结果。法院将在确定民事赔偿的范围和数额后,及时作出判决。

  但受害者家属均表示,他们要的只是一种法律正义,至于附带民事判决,不管赔偿数额多少,他们并不打算申请执行。

  律师专访

  私密住所保护马加爵亲人

  宣判结束后,《天府早报》记者立即采访了马加爵的辩护律师之一、云南照耀律师事务所主任赵耀律师,就本案的一些幕后情况进行了深入了解。

  天府早报:马加爵的父亲和姐姐在昆明的这几天,没有一家媒体记者能找到他们,是你们把他们“藏”起来了吗?

  赵耀:是我们律师事务所安排照顾他们的,是出于对他们的保护才回绝媒体采访的。

  天府早报:对马加爵的亲人,你们这几天都做了哪些工作?

  赵耀:主要是精神抚慰,希望他们能勇敢面对现实。另外就公诉人指控的基本事实给他们进行了交代,对马加爵可能面临的刑事处罚进行讲解。在生活上提供一个私密的、避免干扰的环境。

  天府早报:他们生活正常吗?

  赵耀:肯定情绪不好,但在我们的努力下,生活基本正常。

  天府早报:马加爵的父母有可能会失去儿子。社会上有种说法,受害者,比如龚博的家庭失去的是积极上进的优秀青年,而马加爵家失去的是逆子,伤痛不可同日而语。你怎么认为?

  赵耀:不应该有这样的归类。从5个家庭遭受的打击,其家属遭受的精神伤害来说,是一样的。就算马加爵犯有再大的罪行,他的家庭是无辜的,社会应该给予同样的同情。

  天府早报:社会上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马加爵可杀,但不可恨。你怎么看?

  赵耀:从情感上讲,连续3天残忍杀害4名同窗,该被审判和谴责。马加爵是在什么情况下做出这样有悖常理的事的?这也是辩护律师接受案子时的迷惑。至于可杀不可杀的问题,法院会有公正裁判,律师对任何结果都应保持理性,从法律角度来看待。

  马加爵案时间表

  ■今年2月13日至15日采取用铁锤打击头部的同一犯罪手段,将同宿舍的唐学李等4名被害人逐一杀害,并把被害人尸体藏匿于宿舍衣柜内

  ■2月15日晚乘坐昆明至广州的火车逃离昆明

  ■3月15日晚被海南省三亚市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4月22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4月24日做出一审判决

  相关专题:昆明中院审理马加爵故意杀人案

 
 
选稿:姚明绮 钱程灿    来源:天府早报  作者:兰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