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挽救故宫最豪华建筑 倦勤斋将回200年前原貌    |国内新闻|5年审计3万厅处级干部 地厅级明年全面纳入审计    |社会新闻|瓜农风餐露宿获利微薄 媒体呼吁市民多买西瓜    |社会新闻|记者暗访黑婚介:女子通过婚介征"二爷"[图]    |科教卫IT|阿丽亚娜火箭将世界最重的通信卫星送入太空    |文娱新闻|那英预产期定在11月初 B超结果是待生"贵子"
挽救故宫最豪华建筑 倦勤斋将回200年前原貌
2004年7月18日 17:07
 

  中央电视台《新闻夜话》7月17日节目邀请了曹静楼(北京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副主任)和王时伟(北京故宫博物院古建部副主任),就挽救故宫最豪华建筑做了详细的分析和探讨。

  导语:

  现在很多人都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故宫的东北角,那里有故宫里最豪华的建筑倦勤斋,不久前作为故宫大修当中重点修缮工程,倦勤斋已经正式进入到了施工阶段,为了把它恢复成200多年前的原貌,故宫首次于美国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合作,联合启动了保护工程,并投入了210万美元由于它的内部修缮,这也是该机构在中国的最大的一笔捐助,这座封尘了200多年的古斋,为何会受到如此大的偏爱,而修缮后的倦勤斋能否再现当年的辉煌呢,今天我们演播室要采访的是故宫博物院古建筑部王世伟,以及负责此次倦勤斋内部工作的文保科技部副主任曹静楼。

  主持人:倦勤斋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而且解放之后它也没有对外开放过,为什么呢?

  曹静楼:是因为长久失修,倦勤斋本身内部的工程比较浩大,装饰是皇宫里面最豪华,用材也是最珍贵的,要把它修起来以后才能对外开放,另一个是由于倦勤斋里面空间比较狭小,不适宜更多的观众到里面去参观,考虑到观众的安全,文物的安全,所以一直没有对外开放,因此就很少有人能够看到倦勤斋内部的芳容。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个倦勤斋它是位于故宫的东北角,很不起眼的一个地方,而且这个建筑跟故宫的其它建筑相比也是很普通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地方,那为什么当年会如此精雕细琢的来建这个倦勤斋呢?

  王时伟:当时故宫有个西花园,西花园是在这个位置,可能你们也了解,就叫建福宫花园,二三十年代烧掉了,现在不是在复建,这个花园里面,当时它这个建造年代大概是在乾隆五年左右,它要早于这个花园,就是现在我们看到乾隆花园即宁寿宫花园,当时乾隆皇帝在位时,他很喜欢这个花园,后来又有一个愿望,在改造外东路的时候,他完全(把)这个乾隆花园仿造这个西花园来建的。

  主持人:他有了一个花园,他为什么还要自己再建一个花园呢?

  曹静楼:因为他要当太上皇。

  王时伟:想当太上皇嘛。

  曹静楼:当不做皇上,做太上皇就移居到这个地方去居住,所以就建造了(倦勤斋)。

  主持人:退休的时候。

  王时伟:退休的时候。乾隆皇帝在位的时候,为的就是要做60年皇帝,不做了,他出于这么一种愿望,把这个区改造了,完全为他退休或者说养老,退位以后,休闲,游玩场所。

  主持人:倦勤斋就是疲倦了之后能这么讲吗?

  王时伟:可以可以,有点厌倦勤政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现在这区在复建的话,反过来要仿它,是这么一个背景,虽然这个建筑很一般,但是它在室内空间运用上还是动了很多脑筋,运用很多不同的手法把这个空间就分割成很多的空间,达到很好的一种欣赏游玩的效果。

  主持人:那跟其它的建筑的内部结构,内部装饰比较起来,它的特殊性在什么地方?

  王时伟:我带了一幅画,就是这个照片,这是西四间当时的一个现状情况,就是画了一个通景画,顶棚的这个,藤萝架,墙上画的建筑现在叫透视画。

  主持人:这是假的。

  王时伟:这是假的,这是在墙面上画的。

  主持人:在墙面出来的。

  王时伟:画的竹篱笆,画的建筑,还有蓝天。

  曹静楼:它这个内外呼应。

  王时伟:然后这边实的,虚实对比。

  主持人:这边我们看到的真的竹子,这半边是假的竹子。

  王时伟:对,然后这个小戏台也是仿的竹纹的画法。

  曹静楼:它这个真篱笆也不是竹子做的,用木材做的,然后画的斑竹。

  王时伟:仿竹纹,实际是木制的。

  主持人:反正怎么看都挺逼真的。

  王时伟:所以为什么它珍贵,这是其一,(另外)就是当年那个西花园也有类似的东西,但是烧掉了,毁掉了,我们在做考证的时候,以前圆明园有个半亩园,也有类似西方郎士宁这些宫廷画师,他们这种在室内空间装饰上运用的一些西方技法画的画这个手法,但是现在全毁掉了,惟一现存的就这么一处了,所以它珍贵之处。

  主持人:是惟一的?

  王时伟:惟一的,而且这是一个中西合璧的一个东西,应该说是中西合璧,虽然画的是中国题材的,但是它的技法完全是西方,透视的方法。西方很多教堂里面它也画这些天顶画嘛,它当然画的内容有一些宗教题材,画一些人物,但是这是中国的一种题材,但是手法完全是西方的,这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很典型的这么一个装饰手法。

  曹静楼:它这个画好像是一个庭院一样,它是乾隆36年,当时是郎士宁的学生王幼学主笔画的,当然我们经过后来对这张画进行研究,里面也有郎士宁笔触,它应该在这个角的位置上,里面是一个建筑,一个四方的建筑楼,旁边有树,下面站着是那个鹤,丹顶鹤,据这个绘画专家们考证这只丹顶鹤可能出自于郎士宁的手笔。

  主持人:为了把倦勤斋的这个样子恢复到200年以前的情况,故宫组织了专家对倦勤斋所有的文物进行一次调研,是这样的吗?

  曹静楼:对,是的,我们修复这个倦勤斋的工程的原由,一个是我们有这方面的想法,想修这个倦勤斋,另一个正好赶上是美国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他们来到我们故宫想寻找(合作)项目,我们就把这个项目提出来和它进行合作,这个项目他看了以后,他对这个非常感兴趣,因为这个倦勤斋里面的装饰装修是故宫所有宫殿里面装修是最豪华的,用材也是珍贵的,从这个画面可以看出,这个画面你可以看出,它所有的门扇,槅扇,全是用紫檀木雕刻的,在紫檀木挂檐上面全是用竹丝镶嵌,竹丝镶嵌的花纹全是用乌木作为花纹勾勒线,中间还镶有玉石雕刻,门扇芯,槅扇芯全部都是用两面绣装饰的。

  主持人:就是这些装饰材料都是非常珍贵的了。

  曹静楼:都是非常珍贵的,而且当时全是手工的,这个两面绣都是手工绣的,它下面的这些,这些装饰的下面,这些装饰全都是用黄杨木。

  王时伟:这个我们做了一个效果图就看一看,这个比较全景的效果图,就是一进门(的位置)。

  曹静楼:一进门,这些都是黄杨木雕刻的,和竹黄镶嵌,所以非常珍贵,他看了以后非常感兴趣,美国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所以他就愿意在这个上面进行投资。

  主持人:他感兴趣的地方就是因为咱们这个内部装饰有特点?

  曹静楼:有特点,所以他提出来为了能够更好地保护和修复倦勤斋,应该对倦勤斋的整个破坏现状和它发展的历史沿革,和破坏的受损的机理,损坏的机理,和提出来的修复方案,怎么修,你们提出一个新的方案来,需要多少钱,你们都把这个整个进行了解,我们一时很难拿出来这种修复方案,也很难估价出要修复倦勤斋的工程,需要花多少预算,所以基于这种原因我们提出来要对倦勤斋进行全面的了解和调查。

  主持人:现在调查的结果理想不理想?

  曹静楼:我们派了几个组先在我们内部进行调查了解,就是了解它的损坏情况,好比说这个画有170平方米损坏程度,损坏到什么程度了,损坏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写了文字的报告和照片的形象记录,做了记录。

  王时伟:病害的诊断。

  曹静楼:对,病害的诊断,都诊断什么原因怎么损害的,有人为的原因,有自然的原因,因为200多年历史了,有自然的原因,有人为的原因。

  主持人:现在这个损坏的程度到底有多严重?

  曹静楼:一个是上边的画是用绢画的,这个绢画有虫蛀,受潮,脱胶、开裂、撕毁。这个上面都大裂口子,因为照的比较远你不出来,一揭下来以后,这里面全部都是破洞,还有这个两面绣,全都破损了。

  主持人:这个破损是人为造成的还是自然损害?

  曹静楼:自然损害的,受到风蚀,尘土的腐蚀,还有阳光的侵蚀,紫外线的照射,它的纤维就脆化了,现在你拿手指轻轻一碰,就是一个洞,它的纤维已经完全脆化了。

  主持人:就不能碰它了?

  曹静楼:不能碰了。

  主持人:那你不能碰它你怎么修复它呀?

  曹静楼:是呀,将来修复要先进行除尘,要保护文物的一套修复方案了,经过调查再加固,有的已经损坏了怎么办呢,要恢复原来的面貌就要仿制。

  主持人:倦勤斋里头,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呢?

  曹静楼:最有价值,整体都很有价值,它使用这个材料非常珍贵的,最有价值就是这张画,因为倦勤斋整个(修缮)投资大概是210万美金,其中这张画修复的预算。

  王时伟:反正1700万,1800万人民币,然后占了一半差不多七八百万。

  主持人:光修这幅画就要占到一半的预算。

  曹静楼:800多万人民币,将近一半的预算,我们这个预算非常详细,取多少材料多少工时,我们都计算的非常清楚。

  王时伟:反正要花大量的工时去修补这些画,要去加固。

  主持人:我们看到倦勤斋,刚才我也提到了,它跟其它的宫里的建筑真是没有太大的区别,表面上看是非常的普通,很一般。

  曹静楼:里面非常豪华。

  主持人:对,刚才你们二位也提到了,它的内部结构,内部装饰它有它的独到的地方,而且你们还说它是独一无二的,它这个独一无二,独在什么地方?

  曹静楼:倦勤斋的整个装饰工程,它的工艺非常的细腻,它的每一个雕刻,每一个纹饰都是晶莹剔透的,它使用的材料也非常好,比如说它这个玉石,它使用的玉石都是新疆的和田青玉,当然和这个摆件不能比了,作为大面积装饰来讲,它使用的材料都是非常珍贵,而且这么大面积的槅扇,包括这是一层,包括二层上的隔扇全部都是紫檀木雕刻,都是紫檀木雕刻的,这个紫檀木在当时乾隆时期也是非常珍贵的,因为它都是进口的材料,都是进口材料,而且工艺也非常复杂,特别是我们发现了竹丝镶嵌工艺,这些花纹,全部都是和头发丝一样(细)的竹丝拼起来的。

  主持人:一根一根的拼起来的?

  曹静楼:一根一根拼起来的,竹丝,在我们调研以后发现的。

  主持人:这是真竹丝。

  曹静楼:真竹丝。

  主持人:这么细的。

  曹静楼:对,这么细,它是一根一根拼起来的花纹。

  主持人:一根一根这么拼。

  曹静楼:拼的花纹。

  主持人:这得耗费多大的精力和时间呀。

  曹静楼:这个工艺非常复杂,很耗工时,还有这个黄杨木雕的这个装饰材料,在上面还贴的是竹黄,这个竹黄这种工艺现在在咱们国内还有,但是有一点,很薄的把它做的非常随意的这种工艺几乎是找不到了。古代是这样,它把那个立体的平浮雕雕起来以后,把这个竹黄软化服贴在这个上面了,现在这个软化工艺现在找不到了。

  主持人:软化工艺?

  曹静楼:就是这个竹黄本来是硬的。

  主持人:这个是吧,这是竹片嘛。

  曹静楼:竹片,这个叫竹黄,为什么叫竹黄,这是竹子里面最芯的那一部分,不是外皮。

  主持人:是里面那个芯。

  曹静楼:对,把这个竹子弄软了以后打开,这个芯,这个竹子是圆的,打开变成平面了,这个芯整个把它铲下来。

  主持人:要把它软化了?

  曹静楼:而且平的

  主持人:软到什么程度?

  曹静楼:软到什么程度,和这个花纹这个底下的花纹,整个平贴上去,这个花纹它是不规则的起伏,你这个要变成这个,就好像布一样,软的布一样贴上去。

  主持人:它为什么要用这个竹黄再贴一层呢?

  曹静楼:这个竹黄表面纹理特别细腻,颜色好看,它和背景颜色成为一个反差这个特点,所以当时使用这种工艺。

  主持人:现在呢?

  曹静楼:现在我们经过调研以后,发现竹黄有,有竹黄。

  主持人:现在问题是什么,是这个竹子不能把它软化,是这个吗?

  曹静楼:对,不能软化。

  主持人:为什么不能软化?

  曹静楼:因为现在没有这种工艺配方,别的工艺我们都找了,而且经过研究都可以克服,惟独这个工艺现在还不能说修复完了达到原来的标准。

  主持人:用现代的工艺就没有办法复原吗?

  曹静楼:对,如果要是使这个竹黄现在就没有办法复原。

  主持人:最好是能找到当时的材料当时的工艺,而且我知道你们为了寻找当时的材料和当时的工艺,派人专门去了南方?

  曹静楼:对,通过浙江的工艺美术协会的一个同志介绍,领导介绍在浙江省找到一个将近80岁的老师傅,老艺人,他能做这种工艺。

  主持人:很多的工艺也是在这次重新的修复过程当中,又得到了重新的利用和重新的发掘?

  曹静楼:对,特别是失传的工艺要请到特殊的工匠,我们派年轻一点的技术人员,跟他来学习,在修复的过程当中,能够把这些工艺能够学到手,而且能够熟练的掌握下来,这样流传下去。

  主持人:到时候在修复的过程当中,是不是会把这些老工匠请到咱们这个现场来?

  王时伟:对,将来画是一部分,将来这些油饰,画这些斑竹的话,那是一个漆器工艺,那也是很叫功夫的,很要功夫。

  曹静楼:他们在调研当中找这个金丝镶嵌厂进行调研的。

  王时伟:这也很要功夫的,这些老工匠肯定都要请,能找到的都要请来。

  主持人:那到时候就得把全国那些能工巧匠都给请来。

  王时伟:和这个工艺有关系的,基本上我们都要请到。

  主持人:2008年倦勤斋就要修复完毕了,到时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曹静楼:倦勤斋基本上能够恢复乾隆建造倦勤斋当年的那种皇家气派,和这种辉煌的程度,这个是倦勤斋的效果图,将来修好了以后,就和这个接近。

 
 
选稿:陈洁    来源:CCTV《新闻夜话》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