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快讯:新马印三国签署共同防御马六甲海峡协议    |文娱新闻|璩美凤淡忘"性爱光碟" 年内可能重上镜[图]    |文娱新闻|杰克逊否认当四胞胎父亲 称不再通过代孕要孩子    |国际新闻|涉嫌泄密 美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离开克里竞选团队    |体育新闻|[网球]卫冕冠军16连胜 克罗地亚公开赛燃战火    |国际新闻|不顾"扎卡维"威胁 日本坚称继续驻军伊拉克
开县井喷事故后的高桥镇:巨额赔款带来道德危机
2004年7月21日 12:55
 

关注专题:重庆开县特大井喷事故案庭审

  当5000万的巨额赔款突然降临在人均年收入仅仅1600元的贫困山村;当村民面对从未见过的数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的诱惑时,一场道德危机在高桥镇前所未有地发生了。
  
  7月14日,“12.23”开县特大井喷事故案在重庆万州开庭审理,记者重访243个亡灵升天之后的高桥镇。100多天过去了,遇难者的理赔和财产损失理赔已尘埃落定,最初的悲恸渐归平静。
  
  但是当5000万的巨额赔款突然降临在人均年收入仅仅1600元的贫困山村;当村民面对从未见过的数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的诱惑时,一场道德危机在高桥镇前所未有地发生了。
  
  遗像下的聚赌
  
  2004年7月12日,重庆开县境内雨过放晴。还是那个开县西客站,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与以往不同的是,通往高桥镇的大巴车已换成空调车了,很显眼地停靠在车站大门口。司机说,井喷以前通往高桥镇的线都没人愿跑,车也都是破车。自从出事以后,前往高桥镇的客流量不知怎么就突然增加了不少,有前往采访的记者,也有去考察的学者,更多的是前往看稀奇的游客。同时,随着事故赔偿金的发放,高桥镇里的许多村民一夜暴富,站上就把这条线改换成了空调大巴车。
  
  车是豪华了不少,可路依然难行,在盘山公路上一路颠簸下来,足足5个多小时才到达高桥镇。可司机满脸自信地说,过不了多久,新修的公路就开通了,全是水泥公路。他说的是敦好镇的那条公路,据悉,那条公路是出事后中石油捐资800多万元修建的,现在修建工作已接近尾声。
  
  当初死亡人数最多的晓阳村凉爽而恬静,绿树野花将山野点缀得妖娆多姿。沿着湿漉漉的山路向井喷现场行进,路边的坟茔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坟堆上已长满了青草,飘零的花圈和白色纸花散落其间,刺眼而悲凉。
  
  中石油四川罗家16号井的大门口还横着禁行栏杆,队长何开封说,他是出事儿后从邻近一个钻井上调过来任队长的。现在队上的58名工人全是他带过来的,原来的工人全都调离了。他们现在主要是做恢复生产前的准备工作。
  
  50多岁的周克安是晓阳村村支书,他说:“死了人的家庭都得到了数目不小的赔偿,有的高达百万元,但是,也因为一下子赔了那么多钱,一些村民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们纷纷加入赌钱的行列,同时外地赌徒不断涌向高桥镇。一时间,高桥镇赌博成风,不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村民家中,随处可见打麻将、斗地主、扯金花的人。
  
  记者在一家村民的家里看到,几个年轻人正在用扑克赌博,在赌桌的后面,挂着他们家遇难死去的亲人遗照。
  
  据周克安透露,该村一位名叫张士六的年轻人,一夜之间把父母及哥哥死亡后的几十万元赔偿款全部赌光,现今只好跑到广州打工去了。
  
  高桥镇政府干部阳刚告诉记者,开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高桥镇又是开县最穷的,许多农民劳作一年才收入千把元,突然降临的丧亲之痛和突然降临的偿金之慰,同样令人无法承受。
  
  争养孤儿
  
  在晓阳村会计廖代顺家中,记者看到新盖的楼房豪华漂亮,门前停着的汽车也是新买的。而就在晓阳村,目前还有十多家正在忙着翻修房屋,他们用的都是赔偿款。廖说,他们全村共有1206口人,在这次井喷事故中丧生了163人,是损失最大的,也是赔偿最多的。
  
  会计与我交谈时一直是站着的,旁边一个小男孩给我搬来一把大椅子,会计说,这是个孤儿,名叫廖小明,今年刚满7岁。他家就住在旁边,出事那天晚上,他是与父母一起倒下后被邻居救起来背出去的。可小男孩不知怎么竟然对当晚的事儿没了任何记忆,他总是缠着问从外面回来的人:“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其实他爸爸妈妈的坟就埋在他家墙头外,可他却一直固执地认为他们是外出打工去了。
  
  小明现在住在他外婆家上学,因为晓阳村惟一的一所小学已经关门了。原来学校有100多名学生,在这次井喷事故中,有21名小学生遇难,灾难后,好多家长都把孩子转到外地上学去了。小明说,小伙伴们不是死了,就是到外地上学去了,他星期天回来也没人跟他玩了。
  
  与廖小明截然不同的是另外一名孤儿,她叫高小艳,今年才4岁多。她的逃生经历与廖小明基本相同,可小姑娘却对父母死时的细节耳熟能详。小姑娘不咋开口讲话,只是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大人们,天天怀中抱着一只刚抓的小猫,晚上睡觉也抱着。廖代顺说,她家以前养过一只大猫,井喷当晚死去了,小姑娘这些日子天天抱着小猫睡觉,她说,她以前是天天让妈妈抱着睡觉的。
  
  开县民政局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领导成员对记者说,灾难造成的孤儿大约有30个左右,因此争养他们的亲属特别多,不少亲属为此勾心斗角,反目成仇,甚至大打出手,其动机目的"毫无疑问就是那么一回事"。
  
  我们的处理原则是,如有直系亲属(如爷爷、奶奶)的,我们就将巨额存折交给他们,同时报所在镇政府备案,还硬性规定:一定要将孤儿培养到高中毕业,不得中途辍学。
  
  如没有直系亲属,旁系亲属也可以担任监护人,但前提是该监护人资格必须先通过政府部门审定,存折经公证后归“一帮一”单位保管,监护人和“一帮一”单位签下协议,每年先报“一帮一”审批,再提取规定的费用。夏炳香杀子
  
  正在村边割草的胡安云是晓阳村惟一一家有牛的,他说,禽畜在井喷中都死光了,现在农忙时节没有牛耕田,许多田地都还荒着。前不久,他到麻柳镇花1800元钱买了一头牛,这头牛要担负周围三个村子农户的耕田任务。“这些日子,我就牵着牛出租,人工费每天20元,牛的出租费30元,牛比人辛苦多了,咱挣点辛苦钱总比坏良心强挣昧心钱强”。
  
  胡安云影射的对象是现今正在监狱里的夏炳香。
  
  2004年元旦,开县井喷事故中逃难村民返乡的第三天,高桥镇高旺村7组的夏炳香的三儿子熊胜利于当天上午11时猝然死亡,死者亲人到镇政府要求赔偿。
  
  熊胜利之死源于井喷中毒还是压井封堵后余毒所致?或者另有隐情?2004年4月初,这桩借“井喷事故”毒杀亲子的惨案大白于天下。
  
  事故发生的当天晚上22时许,家住高旺村的夏炳香携丈夫逃难到了县城,而将已经瘫痪了38年的儿子留在了家里。
  
  2003年12月30日,夏炳香与乡亲们一起返回家园。令她难以置信的是,儿子居然还活着。夏炳香看到四肢无力的儿子,发出了同样悲凉的话语:“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
  
  2004年元月1日上午10时许,夏炳香给儿子喂药时,把一瓶“毒鼠强”拌在了药里。半个小时之后,熊胜利开始抽搐,口吐白沫。他痛苦地看着母亲,深陷的眼窝里溢出了两行眼泪。11时许,瘫痪了38年没有死、特大井喷事故也没有夺去生命的熊胜利,被生他养他的母亲夺去了孱弱的生命。对熊胜利的猝然死亡,高桥镇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夏炳香的大儿子以为“三弟之死是井喷时天然气中毒”,于是向镇政府提出“按规定给予赔偿”。
  
  但开县公安机关尸检后认定:死者胃内容物及心血经毒化验均未发现硫化氢有害物,而系毒鼠强中毒死亡。当年1月4日,开县公安局对熊胜利之死立案侦查,夏炳香于当日下午被抓获归案。夏炳香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目前,夏炳香已被公安机关逮捕。
  
  单身女人争着要嫁他
  
  穿着一件鳄鱼牌短衫、腰间挂着新买手机的廖代周正扛着一袋面粉往家赶,他非常热情地邀请记者到他家坐坐喝口茶。路过几座新坟时,他指着其中的两个说:"这两个是我妻子和9岁儿子的。"
  
  廖代周的房门上用粉笔写着他3个女儿和死去儿子的名字。
  
  廖代周说,他以前是酿酒的,现在改行做起了生意。得到的20多万元赔偿金一部分用来做生意,一部分将用作装修房子,"还准备娶新媳妇呢。"老廖笑着说,他已经有了一个准新娘,两人已经同居10多天了,"你可别笑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只知道她叫付碧儿(音)。"老廖摸了摸后脑勺。
  
  住在廖代周家后面的是68岁的廖老汉,一家死了7口人,他那天去县里办事幸免于难。老伴死了,两个儿子,两个媳妇,两个孙子都死了,他一下子成了孤老。这几天他正被意想不到的事弄得啼笑皆非:由于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不仅附近的单身女人争着要嫁给他,甚至还有邻近的宣汉县、云阳县派人来说媒的,简直要把门槛踏破了,客堂里,一个又一个亲友把浓妆艳抹而又来路暧昧的女人带来,看得老汉手足无措。
  
  73岁的孤老彭某,自从拿到40余万元的支票以后,就不敢下床。客堂里坐满了整天打口水战的侄辈和外甥辈,都争着要赡养他,他谁也不敢得罪,捏着巨款,什么都想做又什么都不敢做,整天就这么痴笑着。
  
  连续几天不吃不睡的村民廖佰康老是在被消过毒的猪圈外转来转去,悔火和妒火同时煎熬着他瘦小的身躯。“猪,他妈的猪赔得最贱,仔猪4.4元一斤,架子猪,3.8元一斤,肥猪3.6元一斤,母猪,5.0元一斤;牛也分大小,大牛3000元一头,小牛也得1500元一头......”他扶着猪栏背数据背得唾沫横飞,廖佰康背诵的是开县县政府公布的《家养动物损失赔偿项目及标准》,背完之后他便开始骂骂咧咧,这么一来,便宜了养鸡养鹅养鱼的了,我们这种地方,一只鸡一只鹅平时哪里卖得了45元、50元?更何况鸡也得分洋鸡草鸡,一只洋鸡平时送我10元钱我也不要。这也罢了,最气人的是虚报瞎报成风,我们家邻居,活活地多报了一倍的死鸡,10只报了20只,狠狠捞了一把,还有对村养鹅的,足足多报了6只!王八蛋!
  
  新开县的崛起
  
  7月11日,开县副县长陈彩范对记者说,灾难发生后,县政府立即启动了所有的社会力量处理救灾善后事宜,重点就是理赔、春节慰问和恢复正常生产秩序,战略地谈就是灾后重建,重建一个新开县。硬件建设的同时当然也包括精神文明的建设,因为这次灾后,在孤老和孤儿的抚恤金领取、赡养和监护等问题上,应该说大多数灾民是支持政府并保持良好心态的,但也部分暴露了一些人的道德缺失,县里为此做了专题研究并采取了相关措施。
  
  夜幕中“心情”异常复杂的山谷,正同时打着寒战和发着高烧,心狱之旅后一切都面临着重组和重建,而从开县一直延伸到这里的公路正彻夜不停地修建着,山半腰的水泥池上,“饮水解困工程”的字样格外抢眼,一个“大交通、大市政、大通讯、大卫生、大生产”的宏伟计划正在新开县的蓝图上崛起。
  

 
 
选稿:朱永斌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朱长振  
 
 
  • 重庆开县特大井喷案:庭审五大焦点 激辩是否有罪
  •   2004年7月18日 02:30
  • 重庆井喷事故庭审结束 6名被告神情轻松
  •   2004年7月17日 00:55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