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福建安溪县:昔日茶都一夜变成短信骗子之乡    |文娱新闻|《月沉江南》全封闭拍摄 4台摄像机对准宁静    |文娱新闻|导演李康生筹拍情欲戏 希望陈孝萱情色一点[图]    |文娱新闻|萧蔷迷你短裙妆扮 清唱三句募款一万元[图]    |国内新闻|广西一中巴车翻下80米山谷 区领导现场指挥救援    |科教卫IT|秦大河院士:20年内全球气候出现突变的概率极小
福建安溪县:昔日茶都一夜变成短信骗子之乡
2004年8月8日 18:00
 
  东方网8月8日消息:据近日出版的《瞭望东方周刊》报道:6月1日起,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打击治理利用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专项行动”,主战场确定在福建省,而福建的重中之重就是被称之为“骗子之乡”的安溪县。

  “不是我们聪明,是那些人太笨了”

  其实,早在4月7日,公安部部长助理张新枫就悄然来到安溪,要求福建省公安机关在安溪率先启动专项行动。有关人员向《瞭望东方周刊》透露,手机短信诈骗引起高层关注的是一伙安溪人在今年2月利用虚假中奖信息,引诱北京某著名高校的知名退休老教授上当,该教授在先后8次累计被骗14.7万元后,愤然投书中央领导。

  福建省公安厅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位老教授是被告之“您的手机号码中了韩国三星公司进入中国10周年庆祝活动抽奖二等奖,奖品是三星笔记本电脑和三星43寸彩电1台,价值2万元人民币”后,与对方联系时从被要求交850元手续费“入手”,再以代扣20%的个人所得税、交纳2000元保险费“逐步深入”。

  见老教授“上钩”后,对方又打电话说是“电脑出了错,您中的是一等奖,奖品是价值23万元的轿车,可以折合为现金,但需要再缴纳1.4万元的个人所得税”,老教授随之又先后按对方的要求,汇去个人所得税1.4万元、公证费2万多元、增值税3.9万元、异地存款手续费1万多元等,共8次累计汇去14.7万元。直到行骗者要求再交10万元保证金时,老教授才产生怀疑,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案破获后,警方吃惊地发现,让老教授一次又一次上当受骗的竟是一名刚满18岁的女孩。

  这种诈骗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广东东莞市一陈姓农民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被此类中奖信息分22次“钓”走101万元,而广州某工商局的出纳,竟然因为手机收到一个提供六合彩“特码”的短信后,为了得到所谓的“特码”,将200万元公款汇给了骗子。

  6月11日,厦门市警方一举破获了3起福建省最大的以提供六合彩特码为诱饵进行手机短信诈骗的案件。这些犯罪团伙主要嫌疑人均来自安溪县魁斗镇的易姓家族,自去年8月以来,以提供六合彩特码的光盘为诱饵,骗取500多万元。

  “不是我们聪明,是那些人太笨了。”犯罪嫌疑人向警方交代,“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傻的大鱼,收钱收到手都软了,对方还意犹未尽,非要再上当。”从2002年10月到2004年3月,泉州市公安机关共收到手机短信诈骗举报几千起,被害人遍及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被骗金额累计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这只是一部分,没有报案的被骗者肯定比这个数字多得多。”当地警方相关负责人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全亚洲最繁忙的移动通信基站”

  安溪地处闽南金三角腹带,距泉州50公里,离厦门80公里,人口107万。

  安溪曾经是福建省最大的贫困县,是名茶“铁观音”的发源地和名闻遐迩的“中国茶都”,但真正使安溪在一夜之间“名扬天下”的却是手机短信诈骗。自去年以来,这里就接待了来自全国28个省市600多人次的警方调查。

  安溪县委政法委副书记王剑强说,绝大多数的诈骗者集中在魁斗镇和长坑乡。知情者向《瞭望东方周刊》透露,仅魁斗镇在这次行动中就排查出可疑人员3791名,而人口比魁斗镇多了3倍的长坑乡,其可疑人员无疑就不止这个数。

  据称,设在魁斗镇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曾经是“全亚洲最繁忙的基站”,安溪县移动公司曾数次对这里的通信基站进行了扩容,但还是难以满足通信需要。据安溪县移动公司的一份内部统计资料,在短信诈骗高峰期间,安溪境内一天发出的手机短信达上百万条之多。“以前打手机经常要拨上好几次才能拨通,特别是到了六合彩的开码日,手机根本就没办法用。”安溪县魁斗镇党委综治副书记黄建峰说。

  长坑乡距安溪县城58公里,人口8.2万;魁斗镇位于安溪县城西北9公里处,人口2.6万多。但这两个2003年人均纯收为3000多元的山区乡镇,其鳞次栉比的“小洋楼”却令人叹为观止,一位当地人私下里说:“村子里这两年新修建的房子,大多是用骗来的钱盖的。”一个已经得到当地政府官员确认的事实是,在魁斗镇和长坑乡,曾一度出现排队取钱的“繁荣”景象。

  此次专项行动开始后,安溪全县有17个银行自动柜员机被勒令暂停使用,其余的18个全部安装了高分辨率的摄像头。安溪虚假短信诈骗让人担忧的是,一些未成年人也已牵涉其中。安溪县公安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抓获的196名犯罪嫌疑人中,未满18周岁的有16人。

  另外,有5个小学教师也赫然名列犯罪嫌疑人之中。“无论是在安溪境内发送虚假短信的密集度,还是分散到全国各地进行此类诈骗的安溪人,都可以称得上是中国之最了,短信诈骗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安溪人的主要谋生手段。”安溪县直机关一位被抽调协助开展打击虚假短信诈骗专项行动的干部说。

  漫天撒网,愿者上钩

  安溪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队长郭燕金介绍,利用手机短信进行诈骗在当地已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有的是家族出动,有些是亲朋联盟,其行为日趋团伙化,且分工明确。

  令人惊讶的是,利用手机短信进行诈骗活动所需的成本非常低,只需一台电脑、一个短信群发器及手机,总共也就1万元左右。

  郭燕金介绍说,手机短信群发器在安溪俗称“土炮”,一个小时可发送短信7000多条,而这种群发器成本还不到100元,其黑市售价也不过200元—300元。

  据了解,一个手机短信诈骗的团伙一般由团伙头目和3—5名负责发送短信的“小工”组成,大团伙的“小工”数量从十几个到几十个不等。“小工”的待遇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每月固定工资500元并包吃住,另一种是按每次骗到的钱抽成10%-20%,也是包吃住。即使是“小工”,也是彼此熟识的乡邻亲戚,生人很难介入。

  他们的“工作地点”一般是在封闭的套房内,风声紧时就转移到深山里,每天不停地用群发器狂发“六合彩透码”、“恭喜您中了大奖”、“出售走私物品”、“代办各种文凭”等虚假信息,然后坐等“愿者上钩”。据说,在每1000个虚假短信中,就会至少有一两人上钩。“即使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上当受骗,也能给犯罪分子带来高回报。”安溪县人大法制委胡主任说。

  就是以漫天撒网的方式,小学还没毕业的龚某在一个月内就骗取手机用户汇款53笔计133067元。短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被捕后,缴获的手机还响个不停,查封的账号还不停地有人往里面汇钱,警方在他的29个账户中发现汇款多达598笔,金额达170余万元。

  据郭燕金介绍,为了让受骗者更容易上钩,行骗者一般骗取的第一笔数额都不会太大,以移动电话号码中奖为例,通常是要求先寄几百元手续费,接下来告知对方根据国家税法规定,必须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前两步如果都成功了,行骗者此时就会“狮子大张口”,如要求对方交数千元乃至上万元的押金给公证处,再就是缴纳增值税、保险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一步步将之套牢。如果这几个环节都能顺利“过关”,就可获取数万元甚至10多万元的“收入”。

  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瞭望东方周刊》从安溪县公安局的卷宗查阅到,在受骗者之中,既有农民、工人、在校大学生,也有公务员、军人、教授等。一位民警颇有感慨地说,受骗的轻重与文化素质的高低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安溪县公安局办公室李主任认为,短信诈骗屡屡得逞,说明还是有不少人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正是这种贪小便宜的心理助长了诈骗行为。

  “不贪心的人,想骗也骗不了!”短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易某在口供里说,“要是真有六合彩特码,我自己早就去买了,为什么还要发短信给别人?”

  让警方苦恼的是,很多人不愿报案,即使诈骗嫌疑人被抓,要找举证人,多数受害人也不愿站出来。厦门市最近破获的一起特大手机短信诈骗案中,已查明与安溪籍犯罪嫌疑人有通话记录的受害人达2800人,但报案的只有15起。安溪县龙门派出所的民警陈福景,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通话记录,连续打了近百个电话,受害人都矢口否认了。泉州市公安局曾向被骗者发出377封协查函,结果只有3封回函。

  郭燕金说:“这么多的受害人选择了沉默,是因为六合彩本身就是政府打击的赌博行为。同时受害人要面子,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愚昧。”

  “多数受害人的不配合,客观上对诈骗犯起到了保护作用,也给警方破案增加了很大难度。”安溪县委政法委副书记王剑强说,“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是3000元,因此在刑事拘留的有效期30天之内必须收集全证据,检察院才会批捕,如果没有的话就得放人。”从事诈骗活动在安溪的不少山村被称为“做生意”。

  诈骗行为在部分人看来并不以为耻,反而是“有本事”。眼下,公安机关又发现部分安溪人已游动到北京、江西、广东、四川等地群发此类短信息继续进行诈骗。有关人士认为,从福建的经验来看,短信诈骗往往会在集中打击过后不久即死灰复燃,甚至比以前更为猖獗。

  

 
 
选稿:陈晔    来源:新华网   
 
 
  • 手机收到"报仇服务"短信 五万元叫仇人消失
  •   2004年8月6日 08:02
  • 妻子因女网友暧昧短信生醋意 丈夫一怒杀妻抛尸
  •   2004年8月6日 08:00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