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综合]特殊人才特殊对待? 透视刘翔"硕博连读"    |国内新闻|南京麻纺厂女工突发脑死亡:每天要干12小时活    |台港澳新闻|台湾高雄弹药库发生爆炸 三名军人当场丧生    |科教卫IT|我国血吸虫疫情回升 2008年底须达到控制标准    |国际新闻|伊拉克副总统宣布:伊大选将于明年1月27日举行    |国际新闻|伊拉克一天内发生4起汽车炸弹爆炸三十多人死亡
南京麻纺厂女工突发脑死亡:每天要干12小时活
2004年11月6日 21:32
 

  南京日升纺织集团麻纺厂女工李明娥在工作中突然倒地脑死亡,医生初步分析可能与工作太疲劳有关。昨天凌晨,记者再赴溧水实地调查发现,该工厂员工每天上班12小时,每月工作时间累计竟高达336小时!

  记者凌晨目睹女工紧张工作

  昨天凌晨4:00多,记者再次驱车赶往溧水,发现日升集团麻纺厂内几十间厂房内依然灯火通明。工厂看门人在门卫室里睡着了,记者利用这一机会混进了工厂。走进二分厂一个车间内,一排排机器正不停地运转,几十名女工正站在机器前埋头忙碌着。

  整个车间空气中飘舞着飞絮,仅仅几分钟后记者身上就“爬”上了很多毛丝,而那些女工中大多数竟然连口罩都没有戴。整个车间里,记者没有发现一张凳子。实际上即使有板凳,女工们也根本不能停下来休息。每台机器长达二十多米,每台机器均由一到两名女工负责。她们在机器前来回走动,十多分钟才能一个来回,一刻也不得停息。看她们在飞转的机器齿轮间麻利地穿针引线,直让人担心她们的手指会被绞进机器。在其他车间,记者同样看到了“火热”的劳动场面。记者大略算了一下,十几个车间里“挑灯夜战”的女工有300多人。

  女工都喊:“累,吃不消。”

  趁女工们干活的间隙,记者向她们询问工时情况。她们告诉记者,她们都是前一天晚上7:30开始上班的,一直要干到当日凌晨7:30下班。记者问她们连续长时间干活的感受,她们一律回答:“累,吃不消。”记者问女工不戴口罩的原因,对方答称工厂没有发放而自己忘记购买了,也有女工说,自己带了口罩,可是嫌戴上太闷人了。由于车间内机器的声音太大,记者跟女工们交谈时需要大声喊叫。记者不敢分散她们的注意力,在车间里呆了一会儿就走出了厂门。

  凌晨7:00以后,上白班的女工们陆续来到工厂。无论是骑车来的,还是走路来的,她们每个人都是那么匆匆忙忙,其中很多人边走边啃着包子。她们告诉记者,11小时以前即前一天晚上7:30,她们才刚刚下班,而她们现在又得走进工厂,再连续上班12个小时!她们都感觉还没睡够,但只能勉强起床来上班。

  凌晨7:30,连续工作了12小时的晚班女工们陆续走出了厂门。在她们行走过程中或者取自行车的短暂时间里,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女工。有的女工眼睛中布满血丝,有的女工甚至走路也一瘸一拐的。女工们哈欠连天,面对记者的采访,她们说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或者回宿舍睡觉。

  工厂实行的是“两班倒”

  昨天中午11:30左右,记者来到日升集团时恰好是女工们中午吃饭时间。她们匆匆地走出厂门,直接走进工厂大门附近的几家小饭店里吃饭,身上、头上、脸上还挂着许多毛絮。她们的午饭再简单不过了,一大碗米饭就着一碟咸蔬菜,不见丝毫荤腥,每份饭菜价钱是2元。

  女工们向记者透露,今年10月11日开始,工厂突然决定将三班倒改为两班倒,每天员工工作12小时,即从上午7:30上班到晚上7:30为一班,晚上7:30到次日凌晨7:30为一班,每两周轮换一次,只有上完晚班“倒”到白班时才能休息一天。

  女工们自称拿命换工钱

  为什么工厂会改三班倒工作制为两班倒?女工们一致的说法是,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工厂走掉了几百名工人。虽然工厂也陆续招收了一些女工,但是以现有工人三班倒已经无法维持机器24小时运转了。

  女工们告诉记者,连续工作时间太长,精神又高度紧张,工厂最近出现了几起事故。有女工向记者透露,上周有一天晚上就有一名女工手指被机器轧了,目前仍然在南京的医院治疗。大多数女工都听说了李明娥的事情。她们认为李明娥完全是劳累过度而死的。

  原以为“李明娥事件”应给女工们再次敲响警钟,但让记者难以置信的是,女工们中不少人认为,自己不会像李明娥那样。李是贵州来宁打工者,她家中下有孩子,上有老母,更严重的是丈夫有眼疾。在这样负担很重的情况下,李明娥忙完了家里的活儿,进入工厂又拼命地干活提高产量,可她本来身体不太好,这才出现了“意外”。

  采访中,几乎所有女工提意见的并不是工作时间太长,她们希望的仅仅是工厂能够兑现承诺,工资能比三班倒时翻一倍,即从原先的四五百元上涨到900甚至1000元,苦点累点没什么。有20岁上下的外来打工妹甚至认为,干这样苦累的活儿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有一名女工说出了一句话:“想要从老板手上拿钱不容易,我们是拿命换工钱!”

  工厂声称:女工们是自愿的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南京日升纺织集团。该公司办公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工厂接到了外贸订单,需要在12月底之前完成,所有机器得全部运转起来,而工人人数又不够,工厂只好改三班倒为两班倒。工厂将兑现承诺,支付双倍的工资给上两班倒的员工;女工们可自愿选择上三班倒还是两班倒,已经上了两班倒的女工只要提出申请,工厂将立即换她上三班倒。

  这位负责人反驳了员工们对于李明娥死亡原因的说法。他对记者说,李明娥不是劳累死亡,而是突发疾病而死,按照国家规定这不属于工伤,当然这需要由劳动部门最终认定。

  针对女工们对工厂不发放劳保用品的指责,这位负责人解释道,工厂每个月额外支付每个员工8元,这钱是让员工们自由购买劳保用品的。每月8元够用吗?他认为,工厂只有这么大的承受能力,再说国家对此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标准。

  律师:工厂的做法严重违法

  假设真如工厂所说的那样,女工们是自愿上两班倒工作制的,那么工厂的做法就合法了吗?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汪小青律师告诉记者,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即使劳动者“自愿”服从了工厂的要求,工厂也不得安排员工长时间加班,因为这违反法律规定。

  汪小青律师介绍说,目前国家法定工时是这样规定的,每日8小时,每周40小时,每月167.4小时。由于南京日升集团麻纺厂安排工人每天工作达12小时,每周工作时间累计达84小时,每个月工作时间高达336小时,已经超过法定月工时近170小时!工厂的做法已严重违反了劳动法。 

 
 
选稿:祁贺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徐统余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