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东方社区|红楼梦的女孩与红茶坊的女孩
评论:亚辛时代的终结
2004年3月23日 09:37
 
  

  随着以色列导弹的3声巨响,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的精神领袖亚辛亡命加沙。3月22日发生的这一事件几乎上了所有世界媒介的头条,也必然成为巴以和平进程史上难以被忘却的一天。

  亚辛是1988年以来死于以色列暗杀行动的巴勒斯坦最重量级人物——那一年,指挥反以起义“因提法达”的巴民族解放运动二号人物阿布·杰哈德在突尼斯死于以军的70多颗子弹,成为巴勒斯坦历史上最有名的“民族英雄”和“烈士”。亚辛这次死得也很惨,但他的死又有所不同。

  半身不遂的亚辛早年加入激进的宗教组织穆斯林兄弟会,甚至蹲过埃及当局的监牢。回到被以色列占领的加沙地带后,亚辛边教书传教,边动员巴勒斯坦人进行抵抗,并因携带武器和劫持以军士兵而两度被捕入狱。

  以色列用3枚导弹对付一个坐轮椅的66岁老人,足见其恨之切,其仇之深。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哈马斯当年能在被占领土顺利产生,也有赖以色列襄助之功。以色列的本意当然是不想让巴勒斯坦一统于阿拉法特领导的民族解放运动,希望通过扶植被占领土的哈马斯取代在海外树起大旗的巴解组织。但事实是,以色列养虎遗患,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最致命的对手。

  哈马斯与巴解组织有着不同的身世、理念、手段和目标,也自然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哈马斯是个极端的宗教和民族主义组织,发誓赶走所有以色列人,收复全部巴勒斯坦土地,巴解组织是个世俗的和务实的民族主义统一战线,只想收复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哈马斯主张通过武装斗争实现政治诉求,巴解组织则早就认定谈判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哈马斯理想中的巴勒斯坦国是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巴解组织宣布的巴勒斯坦国是个多种文明兼容的现代国家。

  无论是在奥斯陆和平谈判后的最终地位谈判阶段,还是在最近几年的暴力冲突中,哈马斯始终作为巴勒斯坦社会的最大反对党而存在,不但根本不听阿拉法特和巴解组织的号令,而且一直采取极端的、自杀式的方式袭击或报复以色列人,使巴勒斯坦事业声誉受损。但哈巴斯又通过手中大量海外捐款为巴勒斯坦人办了不少实事、好事,因此颇得人心。由于哈马斯和亚辛的出现和存在,巴勒斯坦社会陷入分裂状态。虽然阿拉法特和亚辛本人相互还算敬重,但他们麾下的山头对峙已久,甚至有时刀兵相见。人们很难想像,如果没有以色列这个外患,巴勒斯坦人会如何解决哈马斯与巴解组织、阿拉法特与亚辛并存的内忧。

  过去,以色列没有清除亚辛,更多的考虑是给阿拉法特留个对手,让巴勒斯坦两大势力相互内耗,自己坐中渔利,两得其便。但是,随着沙龙政府“单边计划”的即将实施,特别是即将放弃加沙地带,哈马斯控制整个加沙地带的前景成为沙龙的近忧,因此,除掉亚辛,重创哈马斯,使加沙受制于一个世俗政权,可能成为此次行动的重要考虑之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3·11”马德里恐怖袭击和巴基斯坦反恐行动为沙龙政府提供了有利的国际和舆论背景,而哈马斯在以色列境内阿什杜德港的自杀袭击则使其找到最新的借口。

  此前,沙龙政府曾说要对哈马斯发动全面战争,摧毁恐怖主义基础设施。亚辛之死不妨被看作是沙龙政府大规模军事行动的信号,而大规模军事行动或许又是以色列撤离加沙、落实单边分离方案的前奏。

  从长远看,亚辛时代的结束和哈马斯的式微将有利于巴勒斯坦世俗派和主和派控制局势,减少和谈进程和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阻力。但是,孤悬的阿拉法特就安全了吗?沙龙在除掉亚辛后会不会再敲掉让他切齿已久的阿拉法特,让巴解组织的少壮派控制巴勒斯坦呢?

  眼前的问题是,沙龙政府点燃了一座愤怒的火山,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报复袭击的猛烈程度将超过以往任何时候,而这种报复又会导致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呢?

 
 
选稿:曾静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马晓霖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