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足球]对手备战擎352大旗 伊朗主帅显自信与傲气
专访哈马斯新领导人 兰提希:我已经无所畏惧
2004年3月26日 07:44
 

  专题: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在以军空袭中死亡

    东方网3月26日消息:22日以色列“阿帕奇”炸死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之后,原哈马斯发言人阿卜杜勒·阿齐兹·兰提希当选为哈马斯加沙地带新领导人。25日,“走马上任”的兰提希在加沙城接受了英国《镜报》记者安东·安托诺维茨的专访。在专访中,兰提希向西方展示了其巴勒斯坦斗士的形象。


  “以色列是恐怖之源”

  25日,在加沙城巴勒斯坦民众的集会上,作为哈马斯新任领导人之一的兰提希用亲吻和微笑迎接了前来采访的安托诺维茨。他开门见山地对安托诺维茨说:“你也许是我用这种方式接待的最后一个西方人。跟你聊完之后,我就要转入地下活动了,不断地在各地之间转移。但是,如果以色列人一定要取我的性命,我会毫不犹豫地去作一名烈士。”
  看到兰提希脸上还挂着笑容,安托诺维茨问他,亚辛被杀之后,他曾说过“地狱之门已经打开”,这意味着什么?
  兰提希回答说:“在这野蛮、混乱的时刻,我们当然要有所反应。我们肯定会报复,但这不是我个人说了算,所有的决定都将由哈马斯军事领导层来作。”
  但安托诺维茨不满意这个答案,他对兰提希说:“你是哈马斯在加沙的领导人,哈马斯政治局成员都在叙利亚流亡,因此你是真正的负责人。你应该知道哈马斯将采取什么措施。”
  话音刚落,兰提希和他的4个保镖都大笑起来,他把安托诺维茨拉近自己,对其耳语道:“你是恐怖分子。”安托诺维茨对此感到不解。
  看着安托诺维茨一头雾水的样子,兰提希解释说:“是谁在支持以色列人,并教他们如何吓唬我们呢?是西方人。西方称我们是恐怖分子,而我们说,以色列才是恐怖之源。”说完之后,兰提希等人笑得更厉害了。


  “更愿在导弹爆炸声中离去”

  兰提希接着说:“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冤冤相报’,但我担心,事情会越来越糟。”
  安托诺维茨对兰提希的采访是在加沙城一处尘土飞扬的空地上进行的。在迎接了安托诺维茨之后,兰提希对天发誓,他愿意为事业献身,当一名烈士。
  在安托诺维茨看来,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迎接仪式。兰提希似乎对自己成为以色列“定点清除”的头号目标感到十分兴奋。这也许是受了宿命论的影响,也许是政治家眼光的独到之处。
  兰提希说:“我只有一条命,我也许会死于心脏病、死于癌症,或者死于以色列的导弹之下。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在导弹的爆炸声中离去。”
  9个月前,兰提希曾在一次导弹袭击中受伤,他的两名保镖则在爆炸中死亡,同时遇难的还有3名无辜民众。兰提希说:“我不是第一次面对沙龙制造的恐怖气氛,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布什可以高枕无忧”

  在专访中,兰提希对安托诺维茨说:“请你转告布什、布莱尔,以及其他西方人,不要对我们感到畏惧,我们不是巴勒斯坦的本·拉丹。我们也不会对你们国家输出恐怖主义,我们只对侵占我们土地的人开战。”
  兰提希还说:“我知道乔治·布什很是担心,他害怕我们会对美国目标发动袭击。请你转告布什,他们完全可以高枕无忧。我们的目标只是那些压迫我们的侵略者,我们将完成我们的事业,把侵略者全部赶出我们的家园。我们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以色列的统治,我们这么做不是针对犹太人,我们反对的只是以色列政府。”
  兰提希对巴勒斯坦人的悲惨命运感到痛心,他对安托诺维茨说:“请你环顾一下四周,你在加沙看到了什么?这里就是个集中营。一百万人被隔离墙和贫穷所包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推翻这些隔离墙,并摧毁建立隔离墙的幕后势力。”
  安托诺维茨强调,加沙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太困苦了。每天只有3万巴平民能通过检查站前往以色列一侧找工作,获得一天的生活必需品。与以色列一侧相比,加沙的景象十分凄惨,肮脏的街道、破败的建筑、瘦得皮包骨的儿童在碎石间跌跌撞撞地前行。


  “我们只能以身体作武器”

  采访时,在通往加沙体育场的道路上,一队哈马斯武装力量“卡桑旅”的战士在列队前进。这些战士往往在任务还未开始时就已经交代好了后事,而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孩子。
  兰提希说:“这(战士)就是我们的武器,请你想象一下,他们是什么感觉?我们是什么感觉?我们心中没有仇恨吗?我们怎么可能不恨沙龙?是沙龙带人屠杀了我们700多名儿童、3000多名无辜者,是他迫使700万巴勒斯坦人背井离乡,是他将我从自己的家园赶了出来,然后占领了巴勒斯坦的土地。我们当然恨我们的敌人!”
  安托诺维茨在对巴勒斯坦人表示同情的时候,也对巴勒斯坦人用自杀袭击的方式进行报复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对此,兰提希说:“你睁大眼睛看一看吧。我们没有坦克、没有飞机、没有武装直升机,我们只能以自己的身体作武器,用身体与侵略者斗争,这就是以色列人所说的‘冤冤相报’。”说这些话的时候,兰提希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


  “16岁的男子就是战士”

  兰提希不承认有巴勒斯坦儿童参与自杀袭击活动,但安托诺维茨指出,事实上,这种惨剧确实发生过。几星期前,一名16岁的巴勒斯坦少年就充当了“人弹”;24日晚,一名身绑炸弹的14岁巴少年被以军逮捕。
  对于安托诺维茨的指责,兰提希表示:“我们对儿童的定义不同,在我们这里,16岁的男子就是战士,是圣战勇士。”
  兰提希本人有6个孩子,14个孙子孙女。现在,他陪伴自己妻儿的时间越来越少,他说,这是斗争的代价。
  说完这些之后,兰提希还是以亲吻面颊的方式结束了这次专访。
  在安托诺维茨逐渐远去的时候,兰提希对着他高喊:“请记住,你可能是我亲吻的最后一个陌生人。从现在开始,我要开始长期斗争了。如果他们(以色列)找上我了,就让他们尽管来吧!我们有无数的勇士,愿意为赶走侵略者献出自己的生命,直到把侵略者全部赶走。”
  安托诺维茨一行结束专访顺原路返回。抵达检查站后,他们接受了以色列军警的细致检查。安托诺维茨说,重新进入以色列一侧,踏上前往耶路撒冷的旅途,所见的是绿树掩映的以色列农场。但是,加沙的脏乱与贫穷犹在眼前,挥之不去。

专题: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在以军空袭中死亡

 
 
选稿:曾静 闵明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国仁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