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亚辛遇难日诞生的小羊身上现"安拉"字样[图]
沙龙铤而走险刺杀亚辛 阿拉法特危险有多少[图]
2004年3月27日 05:55
 

  沙龙的豪赌

  暗杀亚辛,直接的导火索,是14日阿什杜德连环爆炸事件。哈马斯触犯了以色列的“红线”。沙龙下定决心:以色列必须报复。

  但这是表面理由,更深层次的,沙龙是想以此为契机,震慑并摧毁哈马斯等巴激进武装,为他的“单边行动”计划扫清障碍。

  根据沙龙的判断,巴以当前已无法实现和平,以色列要想打破僵局,只有单干。手段有善意一面:拆除加沙犹太定居点,放弃加沙这一烫手的山芋;也有强硬的一面,加快修建隔离墙实现与巴勒斯坦的“隔离”,侵吞巴勒斯坦土地。

  这就是“单边行动”计划。一旦成功,以色列将保住约旦河西岸大片犹太人定居点。巴勒斯坦和国际社会将接受沙龙设定的苛刻和谈条件。这应该也是74岁高龄的沙龙最大的政治财产。

  但哈马斯显然不这么认为,它视以色列撤离加沙是其武装斗争的胜利,声称将加强攻击迫使以撤离“每一寸巴勒斯坦土地”。最近一系列的自杀式攻击,也确实表明了这种斗争倾向。沙龙自然不会接受军事恫吓。加沙不稳,“单边行动”计划难以获得国际支持。沙龙的政治财产将只是纸上谈兵。

  更让沙龙担忧的是,如果在这种条件下撤离加沙,哈马斯势必坐大甚至掌控加沙政权,以色列南部地区将永无宁日。而且,“示弱”行为将在约旦河西岸引起连锁反应,以色列将面对信心大振的巴激进组织更猛烈的进攻。

  沙龙于是铤而走险,决定必须采取一系列果断行动,向哈马斯最具影响力的亚辛开刀。

  暗杀亚辛,一是威胁层面的。它将传递这种信息:亚辛这种被普遍认为以色列不敢下手的人都能被杀,其他人更不在话下,一些意志不是特别坚定的武装成员将因此有胆怯心理,在行动前必须思考后果。

  此外,对阿拉法特和库赖也是一种警告。以色列会干掉亚辛,也自然可能对阿拉法特下手。促使阿拉法特回归温和路线,并至少不阻挠温和派与以色列展开新的谈判。

  另一是组织层面的。亚辛毕竟是哈马斯最高领袖。哈马斯内部派系林立,有流亡派,掌管政治;前线派,掌管军事。亚辛死后,哈马斯必然有一个权力分配过程。他们之间不乏权力斗争。一旦分权不均,将加剧哈马斯分化,甚至使其陷于内耗而一蹶不振。

  从内部政治角度看,沙龙迫切需要一个强硬手段提升支持率。由于“单边行动”计划必须放弃了加沙,因此遭到国内极右翼党派甚至利库德部分成员的质疑,认为沙龙在向“恐怖分子”妥协,部分强硬人士甚至要求沙龙下台。哈马斯最近对以色列的多起自杀式袭击更增加了他们攻击沙龙的口实。

  这种借对外大胆行动达到自己政治目的的行为,在以色列政治史上其实屡见不鲜。1981年,当时的以色列总理贝京曾对伊拉克核设施发动突袭,遭到国际社会一片谴责。但最终结果,贝京国内支持率大增,成功战胜了佩雷斯。沙龙杀了亚辛后,原来反对他的部分利库德成员、极右翼都改弦更张,对他表示支持。

  暗杀亚辛,对沙龙来说,实在是一场豪赌。因为哈马斯肯定会进行疯狂报复。哈马斯内部权力争斗愈严重,各派别就越要展现出对以色列的强硬,才能获得支持,对以色列的攻击将更猛烈。

  兰提西在接任哈马斯加沙负责人后即表示,将替亚辛报仇,哈马斯将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使用各种手段打击以色列目标。他说,亲自下令刺杀亚辛的以色列总理沙龙“将永无宁日”。“我们将与他们斗争,直到整个巴勒斯坦获得解放。”

  对于这一点,以色列国内普遍的看法是,在短期内暴力难以避免,但从长期看,可能确实能对哈马斯产生打击。也正是这个原因,暗杀亚辛行动,尽管在国际上遭到一面倒反对;但在以色列国内,却获得了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以色列军情首长库帕沃瑟表示,以色列暗杀亚辛确实“逾越了红线”,因此巴勒斯坦将对以色列发动攻击。但这种“逾越红线”也给哈马斯以震撼,哈马斯将面临致命打击。换句话说,以色列是在“长痛不如短痛”。

  他同时预测,不管谁成为哈马斯新领袖,但“谁都不能替代亚辛的领袖品质,哈马斯将出现真空”。以色列将面临对付这个“首要战略敌人”的最有利时机。

  这相信也是沙龙最希望看到、也是努力得到的结果。但这也可能造成另外一个结局:危机面前,哈马斯更同仇敌忾,其军事斗争更猛烈和诡谲。

  这就仿佛当年刺杀真主党领袖穆萨维后,上台的反而是更强硬的纳斯鲁拉,真主党与以色列间的斗争更加残酷。刚接任加沙哈马斯领导职务的兰提西,被公认为比亚辛更具有攻击性。

  以色列资深媒体人士鲁宾斯坦就表示,从以往以色列的“定点清除”行动看,以色列每发动一次袭击,哈马斯就多获得一点支持。用他的话说:哈马斯现在在失去一个领袖的同时,可能将成为暗杀行动中的唯一赢家。

  阿拉法特的危险有多少?

  亚辛之后,沙龙的下一个目标是谁?焦点无疑集中在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身上。

  人们有理由为阿拉法特的命运担忧。22日,亚辛被杀后,1万多巴勒斯坦人迅速在拉姆安拉阿拉法特官邸集结,宣称将以“鲜血和生命”捍卫这位领袖。

  23日,当被问及阿拉法特是否已在暗杀名单上时,以色列国防部长莫法兹微微一笑,回答:“你应该去问他!”

  当天,也有记者问以色列总参谋长亚阿隆:阿拉法特和纳斯鲁拉(真主党领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目标。这位以色列最高将领回答:“我认为,他们昨天的回答显示他们也清楚,(暗杀行动)正在靠近他们。”

  阿拉法特显然也感受到了这种威胁。巴新闻部长艾哈迈德说:“阿拉法特感到了威胁,我们也感到,他受到了威胁,因为当他们(以色列)对准亚辛后,阿拉法特自然就不远了。”

  亚辛被杀的当天,巴政府举行紧急会议,焦点是阿拉法特的命运。巴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说:“当然有这样的问题,当以色列人说他们在巴勒斯坦方面没有伙伴的时候,这可能是游戏的结束——摧毁巴勒斯坦政权,杀死阿拉法特。”

  但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以色列情报人员担心,一旦缺少了能唯一弹压住局势的阿拉法特,巴勒斯坦将是诸侯林立,群雄并起,混乱难以避免。

  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以色列对阿拉法特下手,以色列也不敢贸然下手。去年9月,在又一次自杀式爆炸发生后,以色列内阁曾通过了清除阿拉法特的决议。随即,来自世界各国的抗议电话、电报、声明、照会,如潮水涌向以色列外交部。以色列外长沙洛姆说,他感到非常头疼。

  以色列最在乎的是美国的反应。沙龙曾对美国总统布什保证过:不对阿拉法特下手。如果真下手,以色列还必须获得美国的批准。

  亚辛被杀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鲍彻随即敦促以色列遵守承诺。以色列一高级官员此前就透露,其实对清除阿拉法特,美国“在心理上接受不成问题,它担心的是在政治和行动上会有风险”。以色列目前正在努力说服美国。

  事实上,以色列正做着扎实的准备工作。两周前,以色列军队秘密进行了一场阿拉法特“后事”的演练。演练包括如何因应阿拉法特的葬礼、巴局势失控、哈马斯坐大等种种情况。这也使外界对以色列是否会对阿拉法特采取行动疑虑重重。

  按照常理,沙龙确实不大可能对阿拉法特下手。刚除掉亚辛,以色列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国内外的反对声浪。而且,如果干掉阿拉法特,巴勒斯坦地区的混乱将难以避免,原先阿拉法特领导的相对温和的法塔赫,也将被以色列推到哈马斯等强硬者一边。

  如果以色列能够弹压住亚辛后的局势,谁又能保证沙龙不会再次铤而走险?更何况,沙龙素以“不按常理出牌”著称。

  去年以色列批准“清除”阿拉法特时,对国际社会反对意见,一名以色列官员就曾这样评述:“抗议行动也就能持续几个星期。让关注阿拉法特的风暴现在来临正好,人们不会接连哭喊两次,经历这次反对后,等事情(清除阿拉法特)发生时,反应就应该很简单了。”

   image

                    亚辛被刺后,以色列立刻进入最高状态的“红色警 戒”

 
 
选稿:乔德建     作者:吴天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