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澳大利亚驻马来西亚使馆发生爆炸 无人员伤亡
亚辛被杀后以动荡不安 耶城八个中国人的春天[图]
2004年3月30日 09:19
 

  

专题:亚辛遭以军袭击身亡

   春天,耶路撒冷。在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被以色列定点清除之后,中东、世界,都似乎在等待,等待报复升级,等待血色溅满春色,这其中我们更关注在风暴中心的1万多名同胞,对他们这注定是一个异样的春天,但我们希望会是一个安全的春天。

  王崇君是山西建工集团派驻以色列的代表。3月22日早晨,在得知亚辛被暗杀的消息之后,他做的第一件是就是打电话给各个工地的工头儿:“中午一定要召集员工会。要告诉工人们,千万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要注意施工安全,更要注意工地外的安全。”

  王崇君:“最让我欣慰的是,工人们不用挤公车”

  王崇君,山西建工集团驻以色列代表;樊志刚,耶路撒冷中国劳工。

  王崇君告诉记者:“以方管理层也很关心我们。比如14日阿什杜德港口爆炸,当时我们有一个工程队就在附近,看到了黑烟冒起……以方马上给我打电话,叫我统计一下中国工人,他并且要我转告他们,即使碰到这种事,千万不要有好奇心,别去看热闹”,他说。

  颇让王崇君感到欣慰的,是公司130多人虽然分属不同工地,但上下班都有班车,“这太好了,工人们不用挤公共汽车。你知道,在这儿,坐公共汽车,太危险了。”

  他说,作为一个管理者,亚辛事件发生后,他已拟就了一个“防范通知”,列出几条安全纪律,要求每个工人遵守。“即使要去买东西,最好也要去比较安全的地方,或者打电话叫外方送货。这个地方,哪里都不安全,还是少出去为妙。”

  “以前之所以有中国人遇害,主要是他们打散工,必须坐公共汽车来回跑,出事的几率就大”。

  樊志刚是王崇君手下的一名工人,一个来自农村的小伙子。谈到当前局势,小伙子憨厚地笑了:“外面挺紧张的,但我们这儿还比较安全,毕竟这里是工地,外人一般也进不来,我们也很少出去,更不乱走。”

  他说,现在局势紧张,工地每天晚上都要查点人数,9点之后,所有人都不许离开工地,“管理确实严了一点,但这样也安全一点”。

  陈华:“上公车我总是两腿发软”

  陈华,来自福建,哥哥陈能鹰是一次自杀式爆炸袭击的受害者。

  1月29日,沙龙官邸旁发生了一次爆炸,正坐在公共汽车上的福建工人陈能鹰身受重伤。经过以色列医生的抢救,他最终脱离了危险,但却永远失去了一只眼睛。两个月过去了,目前他已基本能行走。“但要完全恢复,至少还要半年时间吧”,这位不幸却又算是幸运的小伙子说。

  为照顾陈能鹰,妹妹陈华和嫂子来到耶路撒冷。由于住处和医院之间有一段距离,他们来回必须乘坐公共汽车。“我躺在病床上,最担心的就是她们的安全。哎,公共汽车!!”陈能鹰感慨地说。

  “每次从医院回到家,都要给哥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回平安回来了。只有这时,他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对于这一点,妹妹陈华也感触颇深。

  在以色列一个多月的生活,陈华感到与国内最大的不同是:“总是提心吊胆的。走在大街上,没有国内那种放心的感觉,好像周围总有什么危险。”

  “以前,我也觉得自杀式爆炸的概率挺小的,但自从哥哥遇到这种事情后,我总觉得危险离得很近。每次去医院,坐上公共汽车,我总感觉双腿发软“。

  “确实挺无奈和害怕的,但又能怎么办呢?就这样子了,时间长了,也有点习惯了。”顿了一顿,她又说,“现在局势更紧张了,好在哥哥已在家休养,至少,现在不常去医院,不用每天坐公共汽车了”。

  范建民:“最好再也不要听到那样的消息”

  范建民,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参赞;王芳,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工作人员。

  最让范建民担心的,是在以色列的中国公民的安全问题,至于个人,范建民说,“我想自己还是没有问题的。外交官出入的场合,安全相对有保障一些。顶多那根‘小心’的弦比以前绷得更紧一点罢了!”

  “目前在以色列有1万多名中国人,主要是留学生和劳工,他们住得都比较分散。每次发生爆炸,我们都非常紧张,就害怕中间有我们的同胞”,范建民说。

  “使馆已经制定了一套应急方案,分工很明确,如果真有爆炸发生,我们将立刻投入工作,同以色列有关部门联系,确认受害者中是否有我们中国人”。

  “当然,我希望,最好再也不要听到那样的消息”,范建民一字一顿。

  谈到安全,已经在以色列工作三年的外交官王芳也有很多感受。她说:“以前看战争,总以为跟电影上演的似的,敌我双方摆开架势来打;但在以色列,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所以我感觉落差特别大,特别难适应。你看着大街上,成双入对的人,很幸福,但谁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会发生在谁身上呢?”

  “三年里,爆炸发生得太多了。每一次爆炸,我们心里总是‘咯噔’一下,紧张一段时间;然后,慢慢放松。又一次爆炸,再紧张一下。但这次亚辛被杀,估计紧张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这是一种在生命边缘上的生活,”她最后总结说,“似乎很刺激,也很无奈。自己多注意吧!”

  叶紫:“遭遇爆炸就跟在街上被车撞一样”

  叶紫,特拉维夫大学中国留学生;小张,中国留学生。

  21岁的叶紫来以色列已经3年,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亚辛被杀后,要说冲击嘛,肯定有。最主要是来自家人的,他们不断打电话来,再三叮嘱:务必不要乘公共汽车,务必不要出远门,说得好象这儿到处都有爆炸似的”。

  最让她感叹的倒是周围以色列同学的平静态度,“也许都习惯了,他们很多人都无所谓,虽然他们也说:这一段时间会不平静,但该坐公共汽车的仍坐公共汽车,该上饭馆还是上饭馆,没事人似的”。

  “我同屋就跟我说,遇上自杀式爆炸就跟在大街上被车撞一样,碰上了也没办法。生活总还要继续,光恐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位来自天津的姑娘说。

  留学生张(化名)至少算是和自杀式爆炸有过接触。几个月前的一次爆炸就发生在他平常乘坐的耶路撒冷19路公共汽车上,幸运的是,他当时坐的是相反的车次。

  至于自己的安全,他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感觉我们这儿相对好一点,同学们也都对我说,少坐公共汽车,谁都不知道爆炸将发生在哪辆车上。”

  说归说,但至少23日他去学校还是要坐公车。他随即跟我解释:“这段时间,我会尽量搭别人的车,实在不行,我就走着去,也就几十分钟。”

  最后,他再三要求我不要署他的真名,“本来家里人就挺为我心急的,你再把我名字一报道,他们就更担心了”。

专题:亚辛遭以军袭击身亡

image

 
 
选稿:曾静 钱程灿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刘洪  
 
 
  • 亚辛遇刺已有数日 哈马斯组织为何缓出招
  •    2004年3月30日 08:48
  • 哈马斯指责美国参与了谋杀精神领袖亚辛的行动
  •    2004年3月27日 11:57
  • 沙龙铤而走险刺杀亚辛 阿拉法特危险有多少[图]
  •    2004年3月27日 09:50
  • 亚辛遇难日诞生的小羊身上现"安拉"字样[图]
  •    2004年3月27日 06:10
  • 沙龙铤而走险刺杀亚辛 阿拉法特危险有多少[图]
  •    2004年3月27日 05:55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