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大批爱慕者向希拉里示爱 克林顿知不妙赶紧减肥
法记者眼中的哈马斯:生活不抱希望只愿成为烈士
2004年4月18日 17:37
 
  

请关注专题:哈马斯领导人兰提西被以军导弹炸死

    东方网4月18日消息:哈马斯是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的首要目标,因为它公开表示对3年来在以色列发生的造成人员伤亡的种种袭击事件负责。这个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如何秘密运作?那些敢于充当人体炸弹的恐怖分子都是什么样的人?它的资金又来自何处?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文章记者让—保罗·玛丽2003年年底探访了这一组织。记录下了他眼中的哈马斯。

  孩子向往当“烈士”

  男孩看起来很胆怯,只有10到12岁的样子,脚上穿着破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宛如一名领圣体者。清真寺里有些热,只有几台通风机在转动,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在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副橙色担架,上面覆盖着用金线镶边的黑色裹尸布,不断有人过来掀开盖着“烈士”头颅的布探视。这男子曾在夜里带着一支冲锋枪、两枚手榴弹和一本《古兰经》,独自匍匐爬向加沙地带北部边境的埃雷兹以色列哨所。十几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身体,他的脸已变形,额头上缠着白手帕,嘴唇四周是凝固的血。穿破鞋的男孩俯下身子,亲吻烈士的嘴、脸、额头,然后重新起身,脸色苍白,就像他刚刚亲吻的是一个圣人。

  男孩身后还有其他人在等候,大约100多人,年龄从8岁至18岁不等,都来自杰巴利耶难民营。他们被公认为令人讨厌的孩子,动辄就张嘴骂人,或拿石块打人。只有圣战战士身上的这块黑色裹尸布能让他们肃然起敬。当心理学家问加沙一些12岁的孩子“你们以后想干什么?”时,他们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回答说“当烈士”。只要看看哈马斯的军事检阅,看看孩子聚集在蒙面战士前想知道谁是他们心中英雄的情景,就足够让你了解他们的想法。在这里,小孩子梦想着参加哈马斯,而年轻的战士则力争达到顶峰———参加哈马斯军事机构“卡桑旅”。

  
  训练有素的战士

  孩子们的榜样是这样一个男人:他身体强健,大胡子,面色惨白,极其镇静,腰下别着手枪,在坐下来的时候会很快地环顾一下四周。他会说:“我们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会死。我已经死了。”

  他知道自己受到追踪,于是就争取时间,每天晚上变换住所,不再使用汽车,外出时有保镖陪同乘坐公交车,不再使用手提电脑以免让人查到行踪。他说:“以色列的技术远远高于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他不信任F—16战斗机和巴勒斯坦“合作伙伴”。他唯一的防御就是将秘密保守在一个经过精心分隔的组织内。战士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军事负责人长什么样,而且每个小组只有三到五个战士。不同的核心小组之间完全隔绝,一旦有不幸出现,总会有小组前仆后继。

  “在我的小组后面,还有第二个小组准备行动,组长是指定的。在它后面,还有第三个小组。”加沙有多少这样的小组呢?“多得足够干大事。”组织的政治部门从不下达具体任务的命令,它只是下令战斗或停火。目标很明确———在加沙地带、边境或以色列境内的所有以色列目标;方式也很明确———渗透到对手内部,袭击岗哨、巡逻队或公交车,向定居点发射火箭弹,身绑炸药的人体炸弹……

  “胜利要付出代价”

  他承认,自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开始以来,已失去了许多朋友。然而,每当制订方案时,他手下的人都争着参加自杀式行动。他本人14岁就加入哈马斯,参加了1987年的第一次起义。当2000年9月第二次起义开始的时候,他已26岁了。他说:“1948年以前,我爷爷有800公顷土地。今天,我的家人在难民营的一间房里生活了10年。我对这样的生活不抱丝毫的希望。只是在当烈士之前尽可能地搏一搏。”

  有一面墙,上面画着阵亡战士的头像,还有这样的文字:“妈妈,请不要流泪。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加沙,在这个长50公里、宽11公里的长方形土地上有120万巴勒斯坦人,其中近一半人不满15岁,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用带电刺铁丝圈成的36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剩下的25%的土地则留给6000名以色列移民。

  现实情况让人心灰意冷。人们可看看地中海,它的蓝天因一些越来越阴暗、令人悲伤的墙而显得低矮。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哈马斯已变得和阿拉法特的政党一样深入人心,这个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意味着让人充满“热情”。

  

  哈马斯的崛起

  1987年12月14日,就在首次巴勒斯坦起义爆发5天后,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哈马斯)成立。1988年8月18日,这个运动的宪章确定了新的目标,即解放巴勒斯坦和成立一个伊斯兰国家,拒绝阿拉伯社会西方化,并成为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代表。这是一个战斗宪章。

  哈马斯一分为三,其中有两部分是“公开的”,一部分是“与外面隔绝的”。首先,由一个部门负责招收人员、训练和募集资金;其次,另一个部门负责意识形态、信息和宣传的训练;最后,秘密的安全部门负责惩罚叛徒、贩毒分子和与敌人合作者。

  哈马斯不缺钱,它能够从海外募集到资金,估计年预算为3000万美元。欧洲一名非政府组织的儿科医生说:“他们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哈马斯在社会、宗教、军事、政治等方面对人的思想影响巨大。今天,它吸引了一代年轻的“战士”。他们的年龄都在20岁至35岁之间,他们是教师、记者、会计、银行家、医生或工程师。哈马斯已成为一个真正的政党。

  以色列人加齐说:“在巴勒斯坦起义的初期,哈马斯很难招收到前往以色列引爆自己的单身男子。今天,大学生、一家之长、穷人或中产阶层人士都愿赴汤蹈火。”

    

请关注专题:哈马斯领导人兰提西被以军导弹炸死

 
 
选稿:曾静    来源:羊城晚报   
 
 
  • 哈马斯任命加沙地带新领导人 有可能是扎哈尔
  •   2004年4月18日 17:24
  • 哈马斯强硬派:兰提西[组图]
  •   2004年4月18日 12:49
  • 以色列称将全力以赴继续追杀哈马斯领导人
  •   2004年4月18日 06:40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