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体育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综合]特殊人才特殊对待? 透视刘翔"硕博连读"    |国内新闻|南京麻纺厂女工突发脑死亡:每天要干12小时活    |台港澳新闻|台湾高雄弹药库发生爆炸 三名军人当场丧生    |科教卫IT|我国血吸虫疫情回升 2008年底须达到控制标准    |国际新闻|伊拉克副总统宣布:伊大选将于明年1月27日举行    |国际新闻|伊拉克一天内发生4起汽车炸弹爆炸三十多人死亡
[综合]特殊人才特殊对待? 透视刘翔"硕博连读"
2004年11月6日 21:34
 
  2004年10月13日上午,华东师范大学的体育馆里人声鼎沸,第28届奥运会男子110米栏冠军刘翔作为华师大法政学院四年级的学生一经出现,就被众多举着“刘翔我爱你”的手牌的女大学生围住了。在这场“刘翔同学表彰暨报告大会”上,刘翔被授予“优秀学生”称号,还被推荐免试直升华师大研究生,而且硕博连读,并获得20万元的奖励。

  从消息公布的第二天起,刘翔和华东师范大学就被全国各大媒体包围了,争议之声犹如庆功会上的闪光灯从四面八方射来,许多媒体对刘翔硕博连读资格提出追问:跑得快就能免试直升博士了吗?也有人为此辩护:刘翔本来就是华师大的本科生,学校有推荐其硕博连读的权利。既然许多高校都有录取体育、影视明星的先例,为何华师大就不能?

  华东师范大学在这场争论中成为当然的焦点之一。

  “媒体的报道有些错漏,学校只是同意推荐刘翔免试直升,并非他已经硕博连读了,因为刘翔还是大四学生,还没有毕业。”华师大宣传部门的老师保持着这个师范学校历来的低调作风,“学校对媒体的争议还是很谨慎的。”但他同时也表示这是学校的宣传机会,“再不这样做就太晚了”。

  华东师范大学的“刘翔保卫战”

  华师大体育健康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季浏近来的确是费了很多心思。因为奥运之后的刘翔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华师大体育特招生了。

  “在他夺得金牌的那天,学校没有太多关注这件事情,错过了媒体报道。当时没有人知道刘翔是我们的学生。”这样一不小心,华师大险些被人“挖”走刘翔,“全国有不少名校都和刘翔私下谈过了。”季浏不肯透露那些学校的名字,“有的学校除了承诺给刘翔学位以外,还有30万的奖学金。”

  “我为刘翔这件事前后做了一个月的思想工作,才把他留了下来。”季浏有些感慨,“刘翔还是很好的,到底是我们华师大自己的学生啊,四年了有感情啊!”之后的几年内,如果刘翔留在华师大硕博连读,季浏有可能成为刘翔的博士生导师。

  不过,目前刘翔读研的具体专业尚未确定,校方建议刘翔在英语、法语和公共管理等专业中选择,但刘翔更倾向于就读体育管理、金融或者法语等专业。

  “刘翔本来就是我们华师大的学生,这是我们自己家里面的事,体育管理方向对刘翔来说又是对口专业。”季浏老师说。

  在华师大《关于做好推荐本科生免试直升2005年硕士生工作》的文件中,有如下关于本科生免试直升的标准:

  “……专业学习成绩优秀,思维敏捷,能力强,具有作为研究生培养的素质。

  “外语成绩优异(CET-4不低于80分,或通过CET-6级)。

  “综合素质排名在本专业前15%以内……”

  根据这个文件的规定,刘翔的免试直升似乎缺乏“政策依据”。对此,季浏认为:“刘翔是特殊人才,他对国家的贡献那么大,破格推荐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我们不那么做,其他学校也会那么做。”

  季浏对本次奥运会上夺金的其他运动员的命运有一定的了解:“网球双打冠军孙甜甜才是郑州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就被免试直升研究生,射击冠军贾占波现在是大学三年级,也被所在学校免试直升研究生了,这样的事不是我们华师大一家在做。”

  “我看了很多媒体的报道,觉得有一篇文章还说得公正。”华师大宣传处的徐老师向记者郑重推荐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友渔在《新京报》上发表的文章《大学不该拿尊严做交易》,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话:

  “在我看来,对华东师范大学让刘翔免试硕博连读的质疑或非议,是同类事件中最轻微的。因为刘翔毕竟是该校四年级学生,本科生毕业之后读研,并且硕博连读,应当挑选最优秀的学生,对刘翔这样的体育明星,成绩可以适当放宽,但完全不要求似不合理。从学历这个必要条件看,刘翔是符合要求的,而在多数类似情况下,大学的做法很离谱。”

  “这才是公道话。”徐老师说。

  “训练第一、学习第二”的运动员文化教育机制

  据华师大研究生院的工作人员介绍,刘翔已经完成“2005年上海市推荐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的相关手续,将以硕博连读的身份完成学业。研究生院将根据刘翔的个人意愿和前途规划,为其量身定做一套课程。

  但刘翔说,在2008年前他只能“训练第一,学习第二”。

  其实从少体校以来,刘翔一直都是“训练第一,学习第二”。几乎所有的运动员都是如此,“出成绩”是运动员的“天职”,而高校教育常常只是对他们为国家争得荣誉的奖励和补偿。

  国家体育总局早在1986年就和教育部门联合签发文件,给予优秀运动员“特招”优惠政策。刘翔本科阶段是华师大法政学院法律专业的学生,在2000年刘翔加入国家青年队时已经是国家一级运动员,根据国家政策,一级运动员的招生由各高校自主命题,不用通过全国统一高考。

  很多高校都有自己的体育特招生,在上海,复旦大学的特色是排球,交大是篮球,东华大学是足球,而华师大的特色是田径。一般,高校都会将体育特招生安排在几个热门的文科或管理专业,一来学业相对轻松,二来将来出路也好一些。

  刘翔和大多数特招入校的体育生不同,他几乎没有在高校接受过和其他学生一样的教育。像他们这样的国家一级运动员在华师大有10名左右,都是法政学院的学生,平时在莘庄体育基地训练,法政学院负责他们的专业课设置和教学,由各科的专业老师去基地给他们“开小灶”,每周两到三个半天。

  华师大法政学院的党委书记钱品石向记者介绍了刘翔的本科课程设置:一个学期两门专业课,必须完成60个课时。“他们每学期都要参加期末考试,由院内给他们单独出题,成绩必须合格才可以毕业。”刘翔已经是华师大和莘庄基地合作的第三届学生了,最早的一届运动员已经于去年毕业。

  对于大多数运动员毕业以后的就业情况,钱品石表示不清楚。

  “上学期我也去那里给他们上过课,见过刘翔一次,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就是刘翔,后来他就去比赛了,你也知道运动员以比赛为主,上课的机会并不多。”钱品石向记者描述了他们上课的情况,就是在一张会议桌上,老师学生围坐,进行授课。“他们的文化程度的确不能和普通学生比,但是他们还是很尊重老师的,如果没有比赛都会来的。”

  这学期刘翔还有两门专业课的学习任务:诉讼法和行政法。

  “从今年开始,新入学的运动员就不归我们管了,他们全部进入体育与健康学院了。”钱品石似乎如释重负。

  这里没有“上帝”和“恺撒”之分

  日前,《济南日报》刊登了陈宝成的文章《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文章认为,“此举混淆了学术与体育的界限,是借奥运冠军之光的自我炒作,是对学术自治的亵渎。”作者希望这个现象得到反思,“切不可以牺牲学术的独立性来向体育献媚,从而有利于学术和体育在各自不同的轨道上健康发展。”

  事实上,从义务教育开始,运动员的培养都是双轨进行的。以刘翔为例,他所毕业的中学是宜川中学,而实质上,他是普陀区少体校挂靠在宜川中学的。少体校是归体育局管理的,中学是归教育局管理的。不过,到了高校教育阶段,这样的管理归属的界线渐渐模糊了。

  季浏向记者介绍道,今年教育部召开的会议上,讲到了运动员接受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希望有步骤地将运动员放到高校进行培养,比如乒乓球、排球、跳水、篮球等项目。有一些高校已经开始和运动队进行洽谈。

  “国家出了很多钱培养一个运动员,像刘翔这样能出成绩的凤毛麟角,现在高水平运动员入高校的计划,一方面是解决运动员的后顾之忧,另一方面也是整合教育和体育等各方面的资源,联合办学,促进各方面更好地发展。”季浏还表示,这有待体育局方面的支持,“国家需要运动员是出成绩的,提高文化素质还是其次,他们(体育局)肯定不希望运动员因为学习而耽误了成绩,2008北京奥运还有四年,很快的。”

  “我们也想好好学习。”著名女足运动员孙雯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么说。她在1995年的《新民晚报》体育版上就写过文章《我要读书》,同济大学日语班录取了她,但孙雯只上了七天。之后进入复旦大学中文系学习,但是由于训练比赛太过频繁,根本无法上课而又只能提出休学。

  “这归根结底是国家体育人才培养模式的问题。我们的运动员都是由国家体育部门投入,从少体校到专业队,还拿工资,这些都是国家资源。国外则是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学校一体化服务的模式,要想成为运动员必须自己出钱请教练,进入的院校还有很多是私立院校。”季浏表示。

  “说到底,教育和体育都是国家在办。这里没有‘上帝’和‘恺撒’之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的顾骏教授说得非常干脆。

  “刘翔事件”与学术无关

  就刘翔免试直升硕博连读事件,《外滩画报》采访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顾骏教授,请他谈谈对此事件的看法。

  《外滩》:刘翔免试直升硕博连读的消息被公布后,受到了各方面的争议,有人认为学术和体育应该分开,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顾骏:我个人认为这个行为根本牵涉不到学术问题,不能和学术扯在一起。高校招收体育尖子生很多,我以前也是华师大法政学院的,也给这样的体育生上过课,他们本科阶段的学习时间很少,经常要比赛和训练,其实也就是国家考虑到他们将来的出路,才给予的人道措施。搞体育的不仅是吃青春饭,还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能不能出成绩,是不能预测的。

  给这些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基本与学术无关。刘翔硕博连读可以说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是以学术的假象,触动了人们的神经,但关键不在于学术。

  《外滩》:那关键在哪里呢?

  顾骏:关键在于我国的体育已经和教育一样成为一种畸形的产物了。体育运动员文化素质普遍不高,然而他们之所以能接受高等教育,初衷并不是为了提高文化素质。

  中国的体育不是一种竞技文化,而是一种功利,是一种手段。体育与各个层面都能联系在一起:从政治层面上来说,体育是振兴国家的一种象征,体育强国就象征着政治上的不弱;在商业层面上,体育是一种经济,运动员是一种广告资源;在教育层面上,体育就是学校的名声。

  体育成了方方面面用来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教育和体育同样都是国家办的,都是国家资源,国家可以用来互相调配,就是说各方面在利用运动员达到自身目的后,要对运动员有个交待的时候,学位和学术身份往往作为最低的经济成本,用来补偿运动员。

  这样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了。

  《外滩》:各种体育、娱乐明星纷纷进入高校就读的例子是不少,但是似乎只有刘翔硕博连读受到“学术层面”的指责,这是什么原因?

  顾骏:我想是因为“硕博”连读的原因吧。我们平时不会称大学毕业生为学士,而会对有学术成就的人称为“博士”。刘翔本身有他的身份和知名度,但仅是体育层面的,而非教育层面。而博士是有其社会声望和学术身份的。如果是授予刘翔一个名誉博士,可能争议不会那么集中,因为在政治界、商界都有杰出贡献的人士,得到一定名誉学位的授予,这都是受到社会认可的,而这次刘翔得到的是实打实的学位。

  这不是刘翔的问题,也不是华师大本身的问题。这是教育界的问题,现在中国教育界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学术没有创造性,学术没有独立性,根本没有自己的尊严。

  每个领域都有它固有的评价体系,都有它自身的尊严,当一个领域的最高尊严可以被随便奉送的时候,这种尊严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徐中玉:刘翔免试直升硕博连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就刘翔硕博连读事件,记者还采访了著名学者、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名誉系主任徐中玉教授,徐老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我觉得刘翔免试直升硕博连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硕博连读的资格是看学生实际的成绩,别的学生是写论文写出来的成绩,刘翔是跑出来的成绩。

  我觉得刘翔将来可以把多年勤奋训练的成绩和经验,转化为文字,或者将训练和管理经验通过自己的摸索找出新的东西,这样也能够在学术上有所发挥。

  运动员的文化素质普遍是不高,这有他们自身的局限,但并不是说体育运动员就不能有学术成就。他们的训练经验本身就是很好的(学术)基础。

 
 
选稿:祁贺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张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