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发改委连审油价改革方案 原油期货年末即将推出    |财经新闻|中国外债不断增长 人民币升值预期仍是重要因素    |独家|学生找兼职 小心超负荷    |国际新闻|乘客发出炸弹威胁 土耳其航班紧急迫降慕尼黑    |文娱新闻|恐吓者向泽塔琼斯道歉 称全因迷恋其夫道格拉斯    |社会新闻|人大代表手机号上了色情广告 千人电话短信骚扰
发改委连审油价改革方案 原油期货年末即将推出
2004年6月30日 11:19
 
  东方网6月30日消息:按照国务院的国内石油市场对内提前开放的统一布署,成品油的定价机制也将同期变革。
  
  6月2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发改委”)召开内部会议,一共有价格司、财政金融司、经贸司和能源局等9个司局与会,共同就国内石油市场的改革方案进行会商,并已经形成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其中,听取并讨论了由价格司起草的石油成品油定价改革方案的汇报工作,在这次会议之后,国内成品油定价改革方案的初稿将基本成型。
  
  7月2日,发改委将邀请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几大石油公司的“一把手”到会,就国内石油市场改革方案的具体条款提出具体意见并进行现场讨论。其中包括对定价机制改革方案的讨论。
  
  同时,与之相配套的石油期货设计方案也在同步进行,石油期货将会给各界一个意外之喜。
  
  此前,业界对此的期望值比较低,虽然各界对于开展石油期货的呼声也一直不断。就在去年年中,业界传出发改委计划在两年内初步建立国内成品油期货市场并启动运行的消息时,业内人士还表示,“估计两年内启动成品油期货市场有一定难度。”
  
  成品油定价改革
  
  6月29日,发改委召开内部会议,就国内成品油定价体制改革方案进行再次讨论和修改。由于油价改革社会关注度大、涉及面广,所以和前几次一样,采取的是“秘密”不对外公开的方式。
  
  原因是外界对此的压力太大。“中国石油安全没有供应问题,只有价格问题。即使真的打仗,压缩民用消费,国内的石油产量也可以保证军用。所谓石油安全,就是能够以可接受的价格持续获得石油。”有专家这样认为,石油价格高昂已经影响到了我国的石油安全。但“国内油价居高不下,三分之一是国际原因,三分之二是国内原因。”
  
  在现今,管制本来就是一件不招人喜欢的事。偏偏成品油又是高度敏感、牵涉面广的“战略物质”——石油是生产生活的基础性产品,油价高低直接影响到整体的经济效率和国民福利。
  
  所以,身为发改委价格司司长的赵小平会经常发现自己左右不讨好。
  
  但很多东西是他左右不了的。我国目前的成品油价格是与国际市场成品油价格直接挂钩的。分别选取纽约、新加坡、鹿特丹三地成品油价格再加权平均后制定。如果三地加权平均价格上涨幅度超过8%,发改委就会在三地加权平均价格的基础上加运费制定出国内成品油零售中准价,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集团以中准价为基础,在上下8%的幅度内制定具体价格。
  
  由于该价格形成机制过于透明,容易被庄家操纵。加上国内市场价格的确定有个滞后期,是对照这三大市场上一个月的价格。所以,就出现了国际石油采购市场上最为奇特的“中国现象”——“买涨不卖跌”:国际油价上涨时,由于预期中国国内定价也会相应上涨(他们甚至可以通过公式计算出下个月的我国国内油价,而且精确到小数点后面的几位数),所以几大公司就会高价大量买进。
  
  而在国内也会出现一系列的反应:生产者惜售、流通领域囤积、消费者多购或抢购的市场行为,放大甚至有时过度地放大了对成品油的市场需求,推动国内成品油市场价格呈现进一步上涨趋势。去年“油荒”现象就是由此造成的。
  
  所以价格司明明知道“买涨不卖跌”不合理,但对此也无能为力。尤其当国际油价上涨传导到中国时:油价上调,消费者的指责声断然少不了;而不涨,两大集团又不答应。
  
  业界有专家批评价格司,“实行新的价格管理体制三年来,没有一次定的价格是跟实际市场相符合的。”以至于有价格司的官员在私下里开玩笑,“要不你们写篇报道把我们革命了吧!”
  
  方案屡屡被毙
  
  去年年底国务院定下提前对内开放、改革国内成品油流通管理体制后,价格司似乎终于盼来了洗脱骂名的机会。
  
  但不幸的是,“旧愁未去,又添新烦”——定价改革方案屡屡遭遇“被毙”的命运。“他们曾经拿出一个批发、零售全面放开,国家只管一个价格幅度的改革方案,但征求意见时已经被否掉了。”知情人士透露。
  
  据介绍,曾经被讨论过的方案大致有几种:一是国家只管一个出厂价或者进口到岸价,将国内的批发价、调拨价、市场零售价完全放开;二是只管终端零售价,将其与国际批发价的变动幅度定一个范围内,只要不超过这个幅度,零售价就不作调整,这样中间波动就要由生产销售企业承担、内部消化,以保持零售的油价大体稳定,略有起伏。三是国家对林业、民航等七大专项用户、国家储备等油价统管起来外,其余批发零售的全部放开。四是国家规定一个零售中准价和浮动幅度,企业在浮动幅度内自主定价,以促进零售市场的竞争。
  
  争论的焦点之一在七大专项用户供油。在新的方案中到底是由暗补变为明补;还是由包括新进入的各家公司平均分摊?
  
  焦点之二是要不要制定出国家在非常时期或紧急状态下的价格管制办法。
  
  据知情人士讨论,这次定价改革引起的“反弹和压力非常的大。”因为定价机制无论如何改革,都将对两大公司内部的管理体制产生影响。因为在目前的定价机制下,两大集团采取的是事业部制——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分成勘探及开采事业部、炼油事业部、油品销售事业部、化工事业部。同时,在中石化、中石油内部存在一个“省级结算价”,即中石化、中石油系统内的炼油厂与省级石油公司间的成品油结算价格。由于国内几乎所有加油站销售的成品油都是由两大集团公司下属的石油公司进行批发,因此两大集团公司可以通过内部价格转移的方法,大幅度提高成品油的批发价,从而大幅度缩小非石油石化系统的石油产品经销商的利润空间,使他们无利可图甚至亏损。而中石化、中石油旗下的石油公司却可以通过内部的利润调剂实现生存与发展(即“内部紧密化、外部市场化”)。“也就是把利润在整个链条内进行重新分配。”济南长城炼油厂厂长渠光说,“炼油厂以一个车间的方式存在,如果亏损,由股份公司在原油和成品油销售环节把利润补回来。”
  
  “在定价方面的争夺是最为体现权力与话语权的,各种利益之争也最为激烈,所以他们左右摇摆是难免的。”但据透露,新的方案各方面基本已形成共识。“虽然也有不同甚至是激烈意见,但多数的单位还是能够接受。”知情人士介绍。
  
  发改委联手证监会急推石油期货
  
  今年还有一个比较郁闷的人是杨景民,前上海石油交易所所长、现任上海中远期石油交易市场(以下简称“交易中心”)筹备组组长,自从10年前中国政府取消了上海石油期货交易后,他的一切重心就是为了重新恢复原油期货而上下奔走。
  
  经过杨多年的艰难游说,终于“让冤家之间形成了共识”,到今年4月份,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中国中化集团等4大石油公司终于都在协议上签字,决定共同发起成立交易中心。
  
  与此同时,原上海石油交易所时的一帮干将,现在大多数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供职,也一直为争取推出石油期货而努力。而且在4月20日,被获准推出石油期货的一个替代品种——燃料油期货品种。而且目前市场有传闻,上海期货交易所将在7月份正式推燃料油期货。
  
  但随着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革,与之相辅相成的石油期货也将提前“出阁”。据发改委知情人士介绍,石油期货的相关方案已经由财政金融司和证监会期货部共同起草、修订之中,出台的时间可能也会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
  
  这等于一下子把交易中心悬在了半空中。因为交易中心还有太多的前期工作要做。到现在为止,交易中心更多只是停留在设想和计划之中。原定于“五一”前在北京举行的公司发起人大会至今杳无音信,公司能否在今年年内开业运行将是一个未知数。
  
  对于目前存在的两个交易市场:上海中远期石油交易市场和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最终取舍问题,“交易中心就是他们自己在玩,交易中心的中远期交易实际上是变相的一种期货,而上海期货交易所也曾经研究过原油成品油期货交易问题。所以从政策层面上,最终还要有所取舍。但现在我们是先让他们干着,大家也不说什么,谁干好,就是谁的了。”
  
  曾经今生“只为石油期货落过两次泪”的杨景民,会不会有第三次泪如雨下的时刻?
 
 
选稿:曾静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挺  
 
 
  • 欧佩克仍将维持原油增产决定
  •   2004年6月25日 17:12
  • 纽约市场原油价格大幅下滑
  •   2004年6月22日 13:04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