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柔道龙虎榜》两地同步公映 励志题材不吃香?    |文娱新闻|《80天环游世界》音像制品热销 万名律师打假    |财经新闻|安大安纳之争泰纳得利 中国石油战略痛定思痛    |文娱新闻|林心如吻戏大盘点:舌下称臣男星不计其数[图]    |国际新闻|五角大楼开始制定计划 削减驻伊拉克美军人数    |体育新闻|[综合]李小双一杆进错洞 帕萨特轿车擦身而过
安大安纳之争泰纳得利 中国石油战略痛定思痛
2004年7月8日 13:10
 
  6月30日,俄罗斯工业和能源部部长赫里斯坚科在莫斯科会见中国驻俄大使刘古昌时表示,俄政府可能在今秋就铺设从泰舍特至纳霍德卡石油管道(泰纳线),这条干线确定后,将具体讨论修建通往中国的支线问题。他同时透露,由于俄内部各种因素,特别是环境保护等问题,通往中国的石油管道项目安大线和日本方面早先提出的安纳线,均被俄有关部门否决。

  从“安大线”到“安纳线”再到“泰纳线”,搁浅已久的东北亚石油管道到底走哪条线路?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这其中的故事已经远远超出了简单的经济与地理因素,而且涵盖了复杂多变的能源争夺、政治角力、外交捭阖以及民族情绪,引发了全球的强力关注。

  9载谈判无果 悲情“安大线”

  1994年,俄最早提出修建中俄石油管道项目的设想,此后,负责该项目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管道运输公司、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通过9年的讨论、协商与谈判,签订了一系列推动项目进展的政府间与公司间协议。

  这条石油管道起点为俄罗斯的安加尔斯克,终点至我国大庆,简称“安大线”。总长度为2260公里,800公里在中国境内,按照协议中俄双方各自负责本国境内的管道建设,预计耗资25亿美元。这条管道预计于2005年初步建成,初始阶段俄每年将向中国出口原油2000万吨,2010年后每年将输出3000万吨。

  去年9月3日,俄罗斯《新闻时报》曾报道,9月2日,俄自然资源部副部长扬科夫在贝加尔地区环保会议上发言时,宣布最终否决尤科斯石油公司提出的铺设安加尔斯克-大庆输油管项目。扬科夫称,因为“南路”要横穿通卡国家公园,违反俄罗斯自然保护法。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坚持的“北路”则直接靠近贝加尔的地震多发地带,一旦管道发生泄漏事故,将难以迅速处理。

  俄《消息报》2003年12月又曝出惊人内幕:俄联邦安全会议在11月下旬召开的会议上决定改变从安加尔斯克至中国大庆的石油管道路线(安大线),把该石油管线的终点改建在俄远东的纳霍德卡(安纳线)。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与日本的打算不谋而合。

  这一既解俄罗斯经济之困,又解中国能源之乏的“安大线”工程,因日本政府的强力介入与竞争,并提出新线路、新方案而横生变数。“安大线”方案顿时搁浅。

  据记者了解,俄最早提出的中俄石油管道项目是从外蒙古直接穿过来进入中国,这也是一条最近、最安全的线路,但当时中方考虑到要保住大庆这个因石油枯竭而逐渐衰落的资源型城市,从而提出让其从满洲里绕道贝加尔湖的“安大线”方案以使大庆受益,而自这个方案提出起,中俄石油管道项目便走上了漫长的不归路。

  安大线与安纳线的鹬蚌之争

  业内专家指出,中俄双方进行了长达9年的调查论证、谈判,耽搁的时间太久,在俄国内引起普遍质疑,未能在俄罗斯最困难的时期抓住机遇。

  但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好转,以及其他国家出于能源多元化的安全战略考虑,俄罗斯的石油坐地起价,而万无一失的中俄石油管道项目中突然出现了日本人的身影。

  中国能源专家、中国能源网CEO韩晓平告诉记者,就安纳线与安大线比较,日本绝对不是从经济性考虑,虽然受到日本企业界的反对,但是在政府主导下,从国家长远的能源安全利益出发,日本仍然有计划、有目的地展开工作。日本之所以反对安大线,是担心中国控制东亚能源供给权。日本目前90%的石油进口来自中东,中东的任何波动都会对日本的能源进口产生负面影响。

  由于中国的快速崛起,对于能源需求的急速增加,直接影响到日本的能源传统供应基地。日本尤其担心随时可能爆发的台海冲突,一旦中国解决台湾问题,其石油补给线将全部被中国控制。如果每年能够从俄罗斯获得5000万吨石油的话,中东石油所占比例将下降至60%,这对加强日本的能源安全无疑具有重要作用。

  为了获得这条管道,日本曾提出,愿意承担修建从西伯利亚安加尔斯克到太平洋港口城市纳霍德卡之间长达4000公里的输油管道的全部50亿美元成本。

  特别是2003年以来,日本政府为了加强同中国竞争俄罗斯的石油资源,一再派出重量级人物出访俄罗斯,并利用十分优惠的条件,迫使俄罗斯政府和有关方面改变已经基本确定的、首先建设从俄罗斯的安加尔斯克至中国大庆的石油输送管道计划。

  而俄罗斯“首富”、尤科斯石油公司董事长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被捕事件,因对安大线工程造成了重大影响,使俄罗斯国内支持安大线的呼声基本被支持安纳线的呼声淹没。

  至此,在角力俄罗斯石油管道走向方面,作为后来者的日本似乎胜券在握。

  半路杀出的“泰纳线”

  今年年初俄罗斯石油界传出消息称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正在筹划东部地区石油管道的新方案。这条石油管道方案的起点是东西伯利亚的泰舍特,途经贝加尔湖北部,然后沿着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和中俄边境地区,一直通往俄罗斯的远东港口纳霍德卡(简称“泰纳线”)。

  但是“泰纳线”方案中有没有通往中国的支线?如果方案中有中国支线,那么分岔地点又在什么地方?据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专家介绍,该公司在规划“泰纳线”时落实了普京总统关于通过铺设管道带动西伯利亚和远东经济发展的要求,同时还全面考虑到了东西伯利亚地区的油气资源分布以及开发前景。“泰纳线”设计能力是每年运输8000万吨石油,其中5000万吨运往纳霍德卡,然后通过太平洋运至日本等地,另外的3000万吨准备运往中国,这个运量同最初规划的安加尔斯克到大庆石油管道的运量大体相符。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人士透露,目前还没有具体确定从何处修建通向中国的分支管道。

  与“安纳线”方案相比,“泰纳线”方案有两处明显变化:第一,这条石油管道的起点不是安加尔斯克,而是泰舍特。方案设计者之所以把石油管道的起点挪到泰舍特,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靠近东西伯利亚和亚库特的油田,泰舍特今后将成为东西伯利亚地区石油外运的集散地;第二,这条管道改变了“安纳线”方案中紧贴贝加尔湖北侧的设计,而是向北再后撤150公里,这就避免了石油管道对贝加尔湖生态的可能影响。

  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副总裁格里戈里耶夫之前曾说,公司正在着手这条新管道方案的技术经济论证,预计最后结果将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问世。关于这条管道何时能够铺设,格里戈里耶夫没有正面回答,他说这要和油田的开发放到一起去研究。

  格里戈里耶夫强调,尽管方案的设计工作刚刚开始,但公司对该方案最后获得政府批准很有信心,因为这个方案本身就是该公司按照上面的指示规划的,而且方案的具体设计充分体现了“战略管道”的内涵和相关具体要求。格里戈里耶夫认为,如果修这条支线,它的位置将尽可能靠近中俄边境,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使主线到边境这一段管道的铺设费用降到最低限度。至于中国在本国境内是铺设石油管道,还是用其他方式运输,格里戈里耶夫认为这都是中国自己的事了,俄罗斯方面无权干涉。

  格里戈里耶夫特别指出,俄罗斯有关部门此次向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下达重新规划东部地区石油管道方案的指示时,没有像去年那样明确提出“从主线分出一条通往中国的支线”的附加说明,这个方案的初步设计暂时还没有体现通往中国的支线问题。但鉴于中俄两国政府都有铺设石油管道的想法,尤其是俄政府至今并没有说要彻底放弃中俄石油管道项目,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的决策层据此分析认为,中俄两国随时可能就此问题达成一致,因此在“泰纳线”方案的设计中预先对“中国线路”作了适当的安排。

  中国石油战略痛定思痛

  中国社科院第三世界研究中心石油问题专家刘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中国石油需求的不断增加,进口已经占据石油需求的1/3,国际石油市场的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中国,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多元化的长期能源发展战略势在必行。

  刘明认为,石油战略也应该多元化,首先要加强国内石油开采,即国内不断有计划地保护性地加大勘探力度;其次对石油的使用应该是经济的,不断提高石油利用效率,而不是滥用,而且要把节约能源真正在实施中得到体现,而不仅停留在政策层面上。刘明还指出,尽管中国不能在短期内改变进口石油对中东的依赖,但石油进口必须尽快实现多元化,中国三大石油公司足迹遍及各大洲也是一种体现。

  刘明特别强调要尽快建立自己的石油战略储备,她认为这需要资金、技术以及石油储备法等法律法规保障。刘明告诉记者,石油战略及战略储备自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提出,但一直没有得到完善,她指出有两个方面的疏忽,首先,一些政策性的东西制定出来后,其可操作性、有没有监督机制以及是否健全有待商榷;其次,中国一直没有成立一个权威性的能源机构来执行战略、协调大局,这个机构要有独立的最高的权力,有能力约束各地政府以及相关企业。其权威性和专业性要远远高于发改委的能源局和人大的能源环境委员会,后者只能称为常务的执行部门和立法部门而已。

  对于中俄管道线路问题,刘明指出,尽管某一个项目的成败与否不会完全影响中国整个石油战略的全局,但不能否认像“安大线”、“泰纳线”对我国的石油需求及安全势必产生一定影响。她认为在一些重大的海外石油战略问题上,政府必须要起到一定的支持作用,在一些相应方面提供外交手段等。同时必须要让一个权威性的机构来统筹大局,以便从国内需求、本国利益等更高的层面上来考虑问题,而不能将重任完全寄托在一家公司身上。

  韩晓平指出,中日双方都要冷静看待泰纳线,同时认识到中日在能源利益上有很多共同点,亦可加强能源合作。

  他同时认为,中国能源界近年来辛勤的海外耕耘印证了一个简单的但又十分重要的道理,我们需要用多元化的能源战略来应对类似俄罗斯的多元化出口战略。只要我们实现了能源进口地域的多元化、进口方式的多元化,辅之以将要建立的能源战略储备,中国的能源战略才能在日益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互动和经贸交流中稳住阵脚。从这一个角度讲,中俄石油管道固然非常重要,但我们也应有失败的准备,以多元化来化解其负面影响。

  2003年日本力拱“安纳线”

  2003年1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俄罗斯,并在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时,强烈要求俄罗斯修建安纳线,并表示每日将从俄罗斯进口100万桶石油。

  3月,俄罗斯能源部经过反复认证和研究后决定,把计划建设的输油管道在中俄国境附近分岔,分别建设通往中国和日本的两条支线,但通往中国方面的支线将优先开工。消息公布后,日本派出以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长官冈本严为团长的代表团访问俄罗斯,要求俄罗斯优先建设通往远东纳霍德卡的输油管道,并以此为条件,答应增加对俄罗斯的投资。

  4月,日本经济产业大臣平沼赳夫率领一个庞大的经济代表团赴俄罗斯游说,以进行大规模经济技术合作为诱饵,要求俄罗斯优先进行安纳线的建设。

  5月,小泉纯一郎首相再次出访俄罗斯,并在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谈中,再次强烈要求俄罗斯对通往日本海沿岸的安纳线优先施工。

  6月,日本又分别派前首相森喜郎和日本外务大臣川口顺子赴俄游说。川口表示,如果俄罗斯同意优先修建安纳线输油管道,日本方面将提供75亿美元的资金,协助俄罗斯开发东西伯利亚新油田。

  7月,日本派遣资源能源厅长官冈本严再次访问俄罗斯,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有关人士说,俄罗斯方面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很有可能同意首先铺设安纳线石油管道,日本对此充满信心。

  9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通电话商讨俄远东输油管等问题。

  日本企业对俄罗斯的“萨哈林-1”和“萨哈林-2”石油天然气项目已经投资了80亿美元。 

 
 
选稿:朱永斌    来源:新京报   
 
 
  • 俄石油管道计划生变 安大线安纳线均未获通过
  •   2004年7月2日 11:22
  • 俄石油管道泰纳线浮出水面 尚无通往中国的支线
  •   2004年6月1日 07:34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