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教卫IT|我国军队信息化进程目前受到三大因素制约[图]    |体育新闻|[亚洲杯]下届起全面改版 单数年举行东道主失优势    |财经新闻|温州中小企业融资再调查 民间借贷不输官方金融    |社会新闻|黄花岗先人不得安生 烈士塑像当了2年小便槽    |国际新闻|尼泊尔增加军费一成三 主要用于对付反政府武装    |国际新闻|美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在虐俘丑闻后"失踪"的日子
温州中小企业融资再调查 民间借贷不输官方金融
2004年7月17日 19:19
 
  东方网7月17日消息:由于普遍缺乏可抵押资产,缺乏正规的财务会计记录,中国的个体企业几乎没有可能获得正规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商业银行的贷款。

  近日,一份有关乡镇企业融资的调查报告,由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担纲完成。此次调查缘自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统计局2003年的一份报告。报告显示,当地企业反映较普遍的问题是融资难、税负重,技改资金返回迟迟没有兑现。

  苍南县迄今没有一家上市公司。据分析,这与苍南企业倾向于依赖自有资本、民间借贷和集资有关,也与中国企业上市成本过高、向国有企业倾斜政策及上市门槛过高有关。

  苍南县和整个温州市都没有地方或区域性的资本市场,没有集中交易未上市股份公司股份的场外市场。“金融压制”的源头不仅来自央行及银监会;比如,企业债和地方企业债券的融资审批权集中在国家发改委,这一渠道事实上是被堵死的。

  灵活的民间借贷
  钱库镇是典型的江南水乡。改革开放初期,这里率先发展起个体和股份经济,并成为温州十大商品集散专业市场之一。此后,钱库逐步形成以股份企业和私营经济为主体,以印刷、包装、纺织品、箱包为支柱产业的新格局,多年位居温州市30强镇和浙江省百强乡镇行列。

  中国社科院课题组选择了24家企业样本,其中龙港镇10家,钱库镇14家,均为私人企业;涉及印刷与记录媒介复制、塑料制品等行业。

  这些企业是当地主要工业产业,从业人员较少;资产规模结构为:6家企业总资产在500万元以内;10家企业总资产在1000万元以内,19家企业总资产在3000万元以内,5家企业总资产在3000万元以上。

  调查显示,这24家企业的初始资金中,没有政府投资、没有银行贷款,也没有创业投资等风险性资本;至少有一半企业向亲友借贷和向农村合作基金(金融会)筹措资本。

  其中,13家企业完全依赖自有资本,但不排除一些企业的合伙人资金里可能包含民间借贷资金;其他11家除自有资本,还借入民间资金。借入性资金一般借期较短,出借人可在短期内提出偿还要求,但一般只要按时支付利息就可获得展期,因此资金性质实际为不定期,比较灵活。

  在24家企业中,近一半利用民间借贷,借贷月利率在6‰~15‰,折合简单年利率在7.2%~18%。

  值得一提的是,民间借贷利率并非都高于一般银行利率,甚至有些借款不计息。一些“互助会”、“标会”之类的名称不一的互助会提供贷款的利率,已低于官方法定贷款利率。这类组织显现出较大的互助性。

  调查说明,“民间借贷利率一定高于官方法定利率”的说法站不住脚,企业民间借贷利率与正式信贷机构普通贷款利率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借入民间资金的企业,一般都能按时归还本息。这说明,国有商业银行没有充分满足企业对银行信贷的有效需求,即企业有意愿支付,也有能力支付本息的贷款需求。

  民间借贷规模和作用之大
  多数企业主经常向朋友企业借出资金用于周转——24家企业中,15家这样做过;另9家企业不经常向亲友企业借出周转性资金。借出资金的主要原因包括:“朋友为人诚实可信”、“属于资金互助”,少数企业主认为“私人交情不好拒绝”。

  在苍南县,民间借贷的盛行与企业发展初期缺乏正式金融支持有关。一些规模较小的新建企业倾向于只利用自有资金作为初始资本。其他企业无论新建规模大小,都利用了民间借贷。2001年,龙港镇每月约有5000万元汇票在民间贴现流通。

  据苍南县副县长苏向青介绍,2002年,根据县人行支行的一项调查,苍南的工业企业流动资金来源结构是这样的:民间借贷占45%左右,自有资金占35%左右,银行贷款占20%左右。苍南民间信用和融资方式多种多样,包括担保抵押借贷、民间票据贴现、各种“呈会”(合会)、互助会等。

  当问及对目前民间信贷的“满足度”时,11家被调查企业表示,一般都能借到较高额度的民间借贷资金,满足程度均在60%以上,其中8家比重为100%。

  未借民间信贷资金的企业认为,要么自有资金足够,要么已有替代性资金——如商业信用占款、无息的亲友借款等,总之是获得了利率比银行贷款还低的借款。这或许说明,民间借款满足程度较高,信贷配给问题小。

  调查还显示,多个企业对正规金融机构贷款表示期待,他们认为,如果未来正规金融机构能够满足需求,他们会以此部分地替代成本较高的民间借贷。这说明,正式金融机构对这些企业服务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风险远低于正规金融机构
   在银行信贷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民间金融活动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也有一定风险性,甚至会出现诈骗和恶意逃废债务行为。不过,自上世纪90年代初出现大规模“倒会风波”后,人们对加入各种合会已十分谨慎,要求彼此之间相互了解和信任。

  20世纪90年代,十分兴盛的农村合作基金的运作失控,与缺乏金融监管有关。1999年关闭农村合作基金后,被官方批准的民间借贷机构在苍南几乎不存在了,但各种合会、私人直接借贷、银背(民间金融中介)、地下钱庄、民间票据贴现等活动仍然频繁。由于有过去的教训,人们对合会以外的其他各种民间金融活动更为谨慎,金融风险出现的概率目前非常小。

  苍南2001年实现GDP近88亿元,其中第二产业占47.3亿元(这只是增加值部分,第二产业总产值达196亿元),两者均未计入商业企业部分。

  假定企业流动资金总额只有20亿元(保守假定),若按县人行调研结果“45%属于民间借贷资金”计算,苍南民间借贷资金达9亿元。

  2001年观美镇标会集资诈骗涉案资金为240万元,相当于保守估计的企业流动资金中民间信贷资金的0.0000267%——趋近于零。即使全县实际涉案资金为其100倍,则相当于企业流动资金的0.00267%。这说明,经过一番金融风波之后的民间借贷,其所涉及的恶性事件和风险远低于正式金融机构。

  民间借贷还存在一个很少被关注的问题,即从事民间借贷的个体或组织从来不为其交易纳税。任何经济和金融活动均应纳税,这有助于政府了解民间借贷的规模,评估其风险。

  正规金融机构信贷结构矛盾
   根据正规金融机构贷款需求调查结果,除了较大企业,企业贷款难问题确实较为严重,供求缺口很大。

  在中国社科院的调查中,问及“企业难以获得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原因”时,最重要的因素是“没有合格的抵押资产”(68.4%),其次是“资信状况不符合银行要求”(36.8%)。其他原因包括“国家信贷政策问题”、“融资成本过高”、“难以获得第三方担保”、“手续繁琐”、“效率太低”等。

  正规金融机构机械要求贷款抵押担保,是小企业贷款难的最大原因之一。例如无论规模大小,贷款企业均被要求提供抵押和担保,银行只对极少数规模和实力较大的企业提供部分信用贷款。

  这说明,正规信贷机构没有充分利用基层分支机构所拥有的客户信息,没有采用风险定价。其原因在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少,资本金和存款少;而较大资产规模的企业如果经营正常,一般不乏银行贷款;国有商业银行放贷权集中在县及县以上机构,且放贷权被严格限制,乡镇级银行办事处基本没有放贷权。

  这种机械的放贷政策缺乏对企业所有者的信用甄别,以致银行不能在发贷方面建立较好的分权机制和相应的激励机制,不能充分利用分支机构掌握的借款企业的经营信息。

  同时,苍南企业贷款信用保证方式主要为厂房与设备抵押、股东个人资产抵押及担保,信用贷款较少。这说明正规金融机构适应性商品研发不足。这种对贷款信用的保证方式及其限制性规定影响了企业的贷款可得性,比如当地企业愿意接受的产品质押贷款、证券质押贷款之类的贷款业务,银行无法提供。

  此外,信贷机构提供的贷款期限普遍较短。有些企业购置设备的贷款需要跨年度贷款,但银行不配给。

  中国农村需要“零售银行”
  针对农村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给出了三项政策建议。

  首先,不能一味把问题推到商业银行和信用社头上;建立一个全面、跨地域的企业征信系统和加强打击逃废债行为非常重要。

  造成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居高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信贷机构缺乏有关客户信用的信息。企业征信系统即有此功效。单凭各地信用网仍然不够,因为后者只强调发生严重违约后的事后警戒,一般不会向社会或信贷机构提供有关较小违约事件的信息,而这对于信贷机构甄别企业信用十分重要。

  其次,允许农村金融机构多样化,完全实行贷款利率市场化将变得可行。

  在企业贷款方面,农村信用社与农行等信贷机构存在竞争,而企业对利率成本较敏感,往往会选择向提供较低利率的信贷机构申请贷款。虽然农信社在现行体制下的单位贷款成本高于农行,但贷款利率相差不大,且这些信贷机构对优质客户都提供优惠利率。

  这表明,只要存在信贷机构多元化和信贷机构之间的竞争,贷款利率的放开就不会导致信贷机构对企业贷款的过高利率定价,因为信贷机构会担心失去客户。

  据苍南县信用联社信贷人员介绍,信贷机构提供的服务利益不单来自贷款收益,而是通过长期提供一揽子的服务获得长期回报,包括存款、贷款、结算、汇款、保险等。今后的发展趋势是中间业务将有大发展。由此,中国完全可以放开对企业的贷款利率,基本上不需要实行贷款利率限制。

  第三,正规金融机构与民间放贷者(银背、地下钱庄等)之间的信贷关系很重要,也事实存在。它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是多元化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因素。

  如菲律宾的农村银行、商业银行和政府银行均向稻米加工厂商、稻米小经销商和代理商提供贷款,政府银行还向稻米种植者贷款。

  这种“零售银行”与“银背”、“地下钱庄”有很大的相似性。他们效率较高,且具有一个优势,即有实物经济领域的经营活动的支撑。这很可能是未来中国农村正规金融机构要扩大业务覆盖面需要仰仗的非正式金融环节之一。

 
 
选稿:庞仕影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冯兴元 张宇哲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