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北约将在捷克举行军事演习 9国600名官兵参加    |文娱新闻|常香玉一生节俭热衷公益 临终叮嘱家人丧事从简    |科教卫IT|一个论文枪手兼中介的自述:我视论文如垃圾    |文娱新闻|《手机》火了"吕桂花" 杨欣新剧中又唱又演[图]    |国际新闻|俄罗斯商人被格鲁吉亚总统任命为格经济部长    |体育新闻|[综合]罗格谈男女飞人:没有证据他们就是清白的
常香玉一生节俭热衷公益 临终叮嘱家人丧事从简
2004年6月2日 10:20
 

  大师常香玉昨仙逝 戏迷好友无不扼腕叹息[图] 

    小香玉闻噩耗痛不欲生 回忆常香玉最后的日子

    著名豫剧大师常香玉今日清晨逝世 享年81岁[图]

    著名豫剧大师常香玉逝世 追悼会将于3日晨举行

    "戏比天大":常香玉的艺术人生

    常香玉逝世 病痛入骨不减艺德风范[图文]

    东方网6月2日消息:昨日上午7时06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因病在河南郑州逝世,享年81岁。常老临终前嘱咐家人:感谢领导、同志们在住院期间对她的关心和照顾;丧事从简,在最快的时间内办完,不要惊动大家;子女不得以她的名义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在带给我们无价的艺术瑰宝后,常老静静地走了,去把艺术带给另一个世界的人们。

  下午4时,郑州殡仪馆第三悼念厅,常老穿着大红的绸缎寿衣,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在覆盖着鲜红党旗的水晶棺上方,悬挂着她那慈祥的遗照。“常香玉先生千古”,这句显示在悼念厅最上方的电子屏幕上打出的悼词,表达了大家对一代豫剧大师常香玉先生的怀念。

  常老的大女儿常小玉、小女儿常如玉在灵堂里为常老守灵。常老的儿子陈嘉康在忙着处理一些灵堂布置的事情。在悼念厅肃穆的气氛中,常香玉大师的儿女对记者说:“老太太一再交代,不要惊动太多人,要低调处理后事”,常香玉大师的儿子陈嘉康则透露说,母亲在住院的时候,都一直不愿意打扰更多的人,她总是半开玩笑地说,“我都是老得没用的人了,你们都还要上班,不要耽误你们这些有用的人。”她一再交代说,自己去世后,不要开追掉会,说“这是很自然的规律,没有必要去浪费……”。

  常老一生节俭,穿的衣服都是补了又补,缝了又缝。秋冬季穿的秋衣秋裤都是穿了10多年的旧衣服。“老太太最喜欢穿桃红的衬衣,她走的时候,衣服都是她穿了多少年的旧衣服。”常香玉大师的女儿介绍说。

  多少年来,常香玉大师坚韧不拔的性格,一直传为佳谈。常老师的小女儿常如玉讲述了她在央视做节目时的一件小事。2003年7月份,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给常先生做了一期节目。当时,常大师的癌症已经到了后期,但常先生坚持把节目录制完。当时从下午1时一直录到晚上7时。长时间的工作让常大师浑身是汗,身体感到十分虚弱。工作人员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常老师,您辛苦了。”常老师说,“现在老了,能为大家做点事,辛苦点算啥”。

  据了解,常香玉的遗体告别会定与3日上午在郑州市殡仪馆举行。

  国家有难义字当头

  常香玉是人们熟知的豫剧表演艺术家,她演唱的《花木兰》、《拷红》、《白蛇传》等可谓家喻户晓。而常老很让人感动的一点,就是每到国家有事的时候她都站在前面,可以说她的人生就是一部“捐赠”史,向国家、人民捐飞机、捐钱捐物,为豫剧事业献出了毕生的心血。

  抗美援朝时期,成名的常香玉领着香玉剧社奔赴朝鲜战场,为志愿军慰问演出。当时,常香玉还同丈夫商量:“我们为国家办件事儿吧,咱们就捐献一架飞机吧。”于是,夫妻俩把存留的金子送到银行兑成钱,汽车也卖了,可还是差很多。于是,他们决定排一出爱国主义题材的《花木兰》巡回演出,用演出获得的钱买一架飞机捐献给国家。

  就这样,香玉剧社在全国各地整整跑了两年,终于筹到了15亿元人民币(旧币),捐献了一架名为“香玉剧社号”的米格15战斗机。现在,这架战斗机被停放在北京航空博物馆展出,不少人常把它称为“常香玉号”。

  直到上世纪末,常香玉热衷公益事业的心并没有减。近10年时间内,她一共向社会捐助了31万元。去年4月,非典肆虐中国,老人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拿出1万元钱捐献出来,把这笔捐款用到河南省的非典防治工作上。

  半世情缘千古佳话

  21岁那年,常香玉演一台新戏,请了许多知名人士去看,陈宪章就是其中的一个。陈宪章当时是中州小学校长,已有妻室。

  演出结束后,大家纷纷发表意见,陈宪章的发言引起常香玉的注意,常香玉觉得陈宪章不仅懂戏,还很幽默,对他有了好感。尽管当时的陈宪章已结婚,但这并没有阻挡常香玉对他的爱慕。在最困难的时候,她决意去找陈宪章。不少朋友笑她:人家都是男追女,可你倒好,一个红得不得了的大牌演员反而去追男的。常香玉说:对,我就是女追男,他有才华,人又谦虚。

  找到陈宪章之后,常香玉让他答应3个条件,答应了就结婚,不答应就走。一是她不嫁当官的人,二是不给别人当小老婆,三是不能因为她是个唱戏的就看不起她。对于常香玉提出的要求,陈宪章一一答应,先与妻子离了婚,之后把官辞了。结婚后,陈宪章更是放弃了一切,专心为常香玉的事业奔波,并开始为常香玉编写剧本,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花木兰》。2000年7月,与常香玉相伴50多年的陈宪章离别了心爱的妻子,丈夫逝世后不久,常香玉因悲痛身患癌症。

  一种磨难

  1923年秋天,常香玉出生在河南巩县一个贫苦人家,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豫剧艺人,但后来因为嗓子出了毛病,就在戏班里打杂。常香玉小时候跟着母亲要饭度日。1932年,父亲为了让她不做童养媳,把9岁的她领上了戏台。

  父亲认定“戏是苦虫,非打不成”这句话,经常把常香玉打得皮开肉绽。经过近乎残忍的磨练,常香玉没有让父亲失望,最终在舞台上崭露头角。1935年腊月,常香玉随戏班闯荡开封,不久便在戏班里唱起了压轴戏。为让香玉积累舞台经验,父亲让年幼的她参加各种演出,什么角色都演:小生、武生、丑角……就这样,年仅12岁的香玉已小有名气了,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时候我就有身价了,一个月能挣8块大洋。”

  常香玉原唱豫西调,后在演出中逐渐融合豫东、祥符各调,并吸收曲剧、坠子、山西梆子、河北梆子、京剧等一些唱腔,别创新腔,成为豫剧中的一支主要流派,被誉为“豫剧皇后”。

  两个遗憾

  常香玉生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出了自己的两个遗憾。

  她的这两个遗憾,一个是后代没有人能完整地把常派唱腔继承下来;另一个就是这么多年她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豫剧事业上,忽略了丈夫和孩子,对他们的照顾不够。“老伴病了好多年,我对他的照顾很不够,我要是能多照顾一点,他也许能多活几年”。

  几种声音

  王希玲(常派弟子)常老师平常对我们这些弟子要求很严,在排练《花木兰》这出戏时,老师要求我们要对着墙唱上30遍,再唱给她听,她老人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演戏没什么诀窍,就是练,只有勤学苦练,才能熟能生巧。”

  虎美玲(常派弟子)常香玉大师的去世对整个豫剧事业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作为她的弟子,我会把豫剧事业继承发展,更要把老师高尚的品德继承下去。

  马刚良(常派弟子)作为常派第三代传人,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和义务,把常老师的艺术风格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常香玉大师是我一生中的良师。

 
 
选稿:祁贺    来源:郑州晚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