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贾樟柯点评爱将:赵涛经常让我意外[组图]    |体育新闻|[中超]丢掉四球国际将士不服输:肯定不是真实差距    |体育新闻|[中超]实德裁决西利亚克 队友:走就走没任何影响    |体育新闻|[中超]实德:千万别叫我们是大连帮 国足没有帮派    |国际新闻|萨达姆敢死队中校与基地有染 专家认为可能重名    |财经新闻|今日市况:管理层暖风频风 端午节喜迎反弹
贾樟柯点评爱将:赵涛经常让我意外[组图]
2004年6月22日 16:15
 

  刚刚结束的上海电影节上,看到了刚刚恢复导演身份的贾樟柯,看到他的最新电影《世界》,看到了他的爱将赵涛。

  有两个演员已经成为了贾樟柯电影的主要标志。一个是扮演小武和崔明亮的王宏伟,另一个就是扮演尹瑞娟和巧巧的赵涛。赵涛对于贾樟柯电影的意义,并非单纯是表演。她有着很强的即兴能力,带给导演许多创作上的灵感,包括细节的处理,台词的阐发等等。因此,他要“随时体会她每点的变化”。《任逍遥》之后,赵涛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他们当中一个恋爱的故事。贾樟柯新电影《世界》里的细节,由此而阐发。由此,我们采访了赵涛。

  赵涛简历

  1998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系。

  1999,主演《站台》饰尹瑞娟。

  2000,主演《任逍遥》饰巧巧。

  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

  贾樟柯新片《世界》的男女主人公以演员的真实姓名命名,曾在贾樟柯两部电影《站台》《任逍遥》担任女主角的赵涛扮演舞蹈演员赵小涛,她曾因《任逍遥》中的出色表演而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的提名。贾樟柯试图通过对演员的长期观察,在即兴的状态中寻找新的拍摄方法。在这部电影中,贾樟柯第一次把他电影的拍摄地点由他的故乡山西转移到了大城市。

  A

 image 1999年9月底,山西大学师范学院22岁的女教师赵涛正在给学生们上例行的舞蹈课。一群不速之客拥到了她的教室,听说,他们是来选拔一个会跳舞的女孩来做影片的演员。赵涛并没有感到吃惊,她让班上穿着练功服的女孩子一字排开,一个一个轮着跳舞。中途她让她们停下,对她们说,要学会用感情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她的话亦十分简短,而后她安静地退回原处。她不知道有一个人静静站在副导演陶军的后面,把这一切事无巨细地收在眼底。

  直到后来,女教师赵涛回忆起那一天的情形,她看到有一个很不起眼的人站在后面,歪着脖子,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这个人怎么是那样看人。”她心里嘀咕了一句。

  她并不知道,这个“那样”看人的人,就是后来在第六代导演中声名显赫的贾樟柯。

  她当时也并不知道貌似平静的贾樟柯心中涌起的波澜:这个年轻文弱的女教师,如此削瘦,如此沉默,他觉得她特别像上世纪70年代末里的照相馆橱窗里的那些女孩子,感到她内心的复杂和喧哗,这与他心目中的《站台》的尹瑞娟,竟然一模一样。他为这样的发现,感到又惊又喜。后来《站台》,在2000年的秋天的威尼斯影展上大放异彩,而赵涛在《站台》扮演的女主角之一尹瑞娟,以节制、从容的气质,卓而不群。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巧合”吧,贾樟柯后来说,电影对于赵涛来说,更像是生活开的一个玩笑。

  B

  尽管赵涛的舞蹈生涯里吃尽苦头,她还是没想到拍戏,是这么地苦。

  第一天进剧组,谁也没有理她。而天寒地冻里,她的手都冻烂了。她记得有一次太冷了,她上厕所的时候,站在那里,半个小时都解不开裤带。类似的细节不胜枚举。到后来谈起时候,这些苦头都变成了笑料,让人啼笑皆非。

  真正让赵涛动容的是导演和工作人员的敬业。“导演的生活里,除了电影,还是电影”。这群人为了电影,无私而忘我地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生活的态度着实感染了她。

  赵涛小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去拍戏。而在拍戏的过程中,赵涛也从来不知道自己在镜头前会如此自如,放松,具有天然的亲近感和自控能力。贾樟柯善于让演员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质,在即兴的表演中找到最好的契合点。《站台》里这种方式尤为显著。钟萍和尹瑞娟在屋里编织、抽烟、描眉那一段戏,对白动作都自然生动,而这一场戏都是即兴的,赵涛说,我就是在演我自己。“他很少喊停。当我们连续演上十分钟的长戏时,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瘾了!” image

  C

  法国女演员比诺什(《蓝》的女主角)对《任逍遥》里“巧巧”的角色十分兴奋。她不相信这是非专业演员演的。她认为角色里有着某种复杂性,而演员性格中内在的力量让她十分吃惊。

  贾樟柯一直喜欢沿用非职业演员,他总是有些担心拍电影的经历和记忆,会干扰或者改变他们的生活。但他惊讶地发现,他的担心在赵涛身上完全是不必要的。这个女孩子,面对最华丽的城市和最喧嚣的名利场之后,仍然可以平静地回到了太原,继续教她的课。她穿着随意而简朴,她坐公共汽车。她听她妹妹讲,“姐,你记得不,小时候,你总是爬上树,把槐花儿摘下来给我们吃?”这样的零星的记忆,犹如温暖的花,在心里静静开放。

  因为拍电影,赵涛亲眼目睹了许多中国北方的下层生活,切实体会到了生活的残酷。而走进戛纳,面对鲜花、掌声,镁光灯,频繁的媒体关注,她亦表现了罕见的冷静与自如。她并没有接近那条星光大道,而是躲在一个咖啡屋里,喝了好几天的咖啡,就连准备好了泳衣,都没有到海滩上去展示一番。

  “我想那些繁华的背后,是很荒凉的。”赵涛说。

  “《世界》里有一些情节,比方说女主角晚上没有班车回郊区,她只好到了一个地下旅馆去。我原来就想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她就说,导演我能不能拿手机,然后找信号?这既让人明白这是一个地下室,又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角色无法与外界联系的孤独感。这种空间里的很细腻的反应,真的是太好了。”“赵涛经常让我意外。”贾樟柯说。

  结语

  与其说贾樟柯发现了赵涛,不如说他发现了女性的另一种真实的激情和美——这是我们曾经忽略了的沉默的美,平实但决不伧俗。贾樟柯对于外部世界的理解是令人感动的,而赵涛犹如桥梁,有效地传达了它。

  在这个明星璀璨,争相喧哗的时代,她所呈现出来的节制和自律之美,以及对内心诚实的守护,与虚荣和浮华对峙,这将为她赢得电影和艺术的尊重。

 
 
选稿:祁贺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作者:闻元元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