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教卫IT|防艾滋病疫情蔓延 中国推广艾滋病干预防治措施    |科教卫IT|新闻背景:中国大陆地震占全球大陆地震之多少?    |文娱新闻|神秘刀郎专访:不参加晚会 不签名售带[组图]    |国内新闻|重复反思到何时?北京市政府顾问谈北京7.10雨灾    |文娱新闻|否认与文清走穴 朱军称自己从未违反央视规定    |科教卫IT|l
神秘刀郎专访:不参加晚会 不签名售带[组图]
2004年7月13日 08:19
 

   7月10日如此“盛大”,“盛大”得让人难以忘怀: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一次《十面埋伏》的宏伟亮相,一个神秘歌手的首次亮相。
  
  昨天看电视重播,我注意到那天晚上刀郎唱《怀念战友》的时候哭了,当时他唱的是新疆——“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当我离开他的时候,好像那哈密瓜断了瓜秧……”
  
  在这次盛大的首映典礼之前,本以为可以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刀郎、采访刀郎,但与刀郎的经纪人李松强先生联系后才得知,他们不会在北京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访问,因为他们与活动主办方早有约定:三天内不会因为“其他的事”影响《十面埋伏》的首映。刀郎和他的经纪人都希望坚守这个承诺。
  
  于是我提出要求,在9日前电话采访远在新疆的刀郎,可这也很难,李松强说刀郎的新专辑已经受到了太多的干扰不得不推迟。最后经过反复协商,李松强勉强答应我可以把问题用电子邮件发过去。说实在的,带着23个问题的邮件发出后我并没太指望能有答案,因为本来说的是只提“几个问题”,但在整理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要问的实在太多,即使我把题目拦腰斩了一遍还是没有少于20个。最后,我心一横,硬着头皮把23个问题统统发出去了。没想到的是,两天后我惊喜地收到了李松强的回信,他说“终于不辱使命,让刀郎回答完问题,希望能够对你有帮助……”。这天是10日,是刀郎晚上要在工体演出的日子。
  
  为了不干扰“武侠巨片”《十面埋伏》的热点效应,等到首映礼曲终人散后,昨天我才把这次对刀郎的“邮采”整理成稿,其间发现这种访问的方式太特别了!与面对面的采访不同,那些文字是冰冷的,对所有的回答你也再没有追问、反问的机会,而且有些问题在刀郎的演出结束后也失去了“新闻性”。但即使有这么多遗憾,我也欣喜地发现这些文字又是最真实的,它一字不差地记录了刀郎所有的回答,没有水分,没有修饰。
  
  因此,我在版面的最大极限,编发了其中18个问题。原文照发,不做任何改动。

image image
  
  这时候,刀郎早已乘11日早8点的飞机返回新疆,从9日下午到京算起,他在北京只停留了40个小时。这段时间正如他之前所说,没有专访,没有歌迷见面。
  
  为北京的演唱戒了一周烟
  
  记者(以下简称记):来过北京吗?都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看待北京的音乐氛围和北京所谓的“音乐圈子”?
  
  刀郎(以下简称刀):第一次来北京是10年前,当时我只是亲自来购买一些录音及制作的设备,对北京并没有太多的机会了解;第二次是今年3月,应宋柯大哥的邀请,来到北京,当时也是关于私人问题的接触,所以对北京我并不了解。
  
  记:这次要在北京工体演唱,第一次面对全体歌迷,紧张吗?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刀:我的公司告诉我这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演出,幕后又都是国内很卓越的制作人,所以,这两天我的状态应该是很兴奋。前些天我一直在做我的新专辑,如果说准备的话,那么我有一周的时间没有抽烟了。
  
  记:你的家人会来北京看你的演出吗?
  
  刀:他们不会来,但如果有转播的话,他们一定会收看。
  
  每天像普通人一样早睡早起
  
  记:现在市面上你的专辑版本众多,实际上你一共发行了几张专辑?请介绍一下。每张专辑的确切销量如何?
  
  刀:至今为止我发行过的演唱合辑有《大漠情歌》《西域情歌》两张;《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今年我的首张个人专辑。公司的同事及一些媒体的朋友告诉我说近来不仅有很多盗版的专辑出现,更有很多的假冒版出现,所以也希望借贵报予以声明,希望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不要蒙受损失。至于销量的问题那是我的发行公司和经纪公司的事情,我不了解。
  
  记:新专辑叫什么名字?现在已经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刀:目前正在制作的新专辑《喀什葛尔的胡杨》可能会在今年9月完成,现在创作工作基本完成,已经进入编曲阶段。
  
  记:现在每天的生活规律是怎样的?多长时间在棚里录音?也像很多北京的音乐人一样昼伏夜出吗?
  
  刀:最近是我的创作时间,在新疆我和很多的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早睡早起。过几天后才开始录音,到时候可能会工作到很晚。
  
  记:除了音乐,你现在的生活中还干些什么?有什么爱好?
  
  刀:其实,除了音乐我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如果说其他的事,那就是驾驶着我的车越野,奔驰在新疆广阔而无人烟的道路上,总会使我的心情很愉快,很多作品的创作动机就是在驾驶中产生的感觉。
  
  我有丰厚的收入是别人猜的
  
  记: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你觉得生活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刀:没有啊,我大部分的时间仍然在阿瓦提写作品,向老艺人学习音乐,偶尔回来看看同事,大家仍然一起喝酒聊天,没什么不同的。
  
  记:除去盗版,两张专辑的火爆是否为你赢得了丰厚的收入?大致是什么样的?
  
  刀:因为有了盗版,公司有了很大的损失,我又很少出来做演出,所以说丰厚的收入其实是别人猜的。
  
  记:专辑被大量盗版,但客观上也使你的音乐流传得更广,你怎么看中国目前的盗版现象?
  
  刀:如果要靠盗版来传播我的音乐的话,我宁可我的音乐只有我的家人和好友来听。
  
  “不参加晚会,不走穴,不签名售带”
  
  记:有采访说:你“不想参加晚会、不愿走穴,绝不签名售带”。你想没想过,进入商业市场后,很难保持这种状态?
  
  刀:好在我的公司及周围的很多朋友都支持我这么做,并鼓励我一直这样坚持。
  
  记:你怎么看待商业包装?你的成功与包装无关,你今后是否会排斥包装?
  
  刀:这是唱片业的一种普遍的工作流程,没有必要改变。是我的做法,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以后我作为制作人还会打造其他的歌手,如果有必要的包装需要,我们还是会去考虑的。
  
  记:你对个人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大致的计划吗?
  
  刀:做好音乐——帮自己,为别人。
  
  记:有人说你这种音乐也就是昙花一现,跟雪村差不多,你怎么看雪村?
  
  刀:我没能仔细地听过他的所有作品,所以,我没有权利发表意见。
  
  记:在生活中,你认为什么更值得追求:A、音乐理想。B、像普通人一样建设和享受一个和睦温暖的家庭。C、赚很多钱,让自己的生活质量不断地提高。D、这些方面无法区分轻重,或者还有其他。
  
  刀:我选择B。
  
  不愿让“其他事情”影响妻子、女儿的生活
  
  记:你的父母和家人还在四川吗?他们怎么评价你的音乐和你目前在社会上的影响?
  
  刀:他们现在在新疆跟我一起生活,他们只是认为我是他们的儿子。我也只是为他们尽做一个好儿子的全部义务。
  
  记:能谈谈你妻子吗?你们相识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她现在在做什么?
  
  刀:我和妻子及女儿一直很幸福地生活着,她们是我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不会让一些其他的事情影响她们的生活,所以,也不愿多谈这些问题。
  
  记:你的孩子有几岁了?你希望他们将来也做音乐吗?今年上半年以后,妻子、孩子和家庭因你有哪些变化?
  
  刀: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幸福地生活,将来对社会有用,至于将来做什么,我会尊重她自己的选择。目前并没有很多人去打扰她们,我也希望一直能有这样的局面,可以让我的妻子幸福地生活,让我的孩子快乐地成长!谢谢!

 
 
选稿:章文君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作者:大鸣 文毛千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