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福建籍外卖郎纽约坠楼身亡 父母怀疑是"他杀"[图]    |体育新闻|[综合]鲁尼落泪求女友留下 妓女说出"浴室秘密"    |国内新闻|国内第一个生物链灭鼠工程:黄河源头招鹰灭鼠    |国内新闻|四川一煤矿发生瓦斯窒息事故 造成3人死亡    |国际新闻|伊朗:以胆敢袭击伊核设施 伊让以在地球上消失    |国际新闻|朝鲜致信安南要求联合国军撤离朝鲜半岛
牛群蒙城"非完美退场" 留下一段"行为相声"
2004年7月27日 13:04
 

  2004年7月21日下午,安徽省蒙城县庄子大道80号,蒙城特教学校二楼校长办公室里,人声鼎沸,争吵声不绝于耳。

  争吵的一方是蒙城的个体运输户葛维杰;另一方是著名相声演员、蒙城县副县长牛群的妻子刘肃和牛群在蒙城县政府的专职秘书吕保真,争吵的原因是牛群已经远近闻名的债务。

  2003年2月20日,葛维杰与“五子牛”公司签订协议:“五子牛”的全部运水业务都归葛维杰负责。按照当时五子牛的测算,公司运作后,每天将生产80-100吨矿泉水。第二天,葛维杰将6万元押金送到五子牛公司。

  葛维杰随后筹资在县城工人巷租借两间门面,聘4个业务员,等待着牛群公司来吩咐任务,但任务始终没有来,不仅如此,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葛维杰的运输业务被牛群公司转托给他人,连押金也没有归还。葛维杰其后多次到牛群公司要求归还押金,至今还有35000元没有还清。

  葛维杰是牛群在蒙城的债主之一。

  从2003年下半年起,牛群的蒙城五子牛饮品公司的债务问题开始大规模浮出水面,到2004年三四月,蒙城的债主们逐渐开始集体向牛群讨债。身在蒙城的牛群起初还敷衍几下,后来干脆找不到人影了。

  债主们慌了。

  被迫无奈之下,部分债主试图把牛群起诉到当地法院,但法院迟迟不予立案受理。

  2004年6月初,张志锋等三位债主投诉到安徽的《新安晚报》。媒体曝光后,蒙城法院被迫立案,在媒体连续报道的压力下,蒙城县法院决定7月19日开庭审理牛群债务纠纷案。

  7月16日,牛群在蒙城县政府的秘书吕保真找到张志锋等五位债主,表示“庭外和解”,答应在8月10日前一定归债。但张志锋得到的信息是:如今的牛群五子牛饮品公司已经资不抵债,可能将在7月底申请破产;而且牛群可能要辞职回北京老家。张志锋担心:牛群在蒙城时,追了一年多还讨不到一分钱,牛群一走,更是讨债无门了。因此他坚决不同意庭外和解。

  7月18日,在蒙城法院和牛群秘书的斡旋下,牛群方面答应张志锋“第二天还钱”。此时,牛群、夫人刘肃及其助手朱女士已经身到蒙城。牛群整体还债计划正式拉开帷幕。还债地点设在牛群特教学校校长办公室。

  7月21日,张志锋第一个拿到了自己的90000多元钱,热泪盈眶。

  7月22日起,来自全国各地的债主陆续抵达蒙城,牛群还债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

  教育资产谜团

  牛群在蒙城的外债到底有多少?一个著名相声演员,到蒙城挂职当副县长不到四年,怎么一夜之间与巨额债务纠缠在一起?

  2003年3月31日的《财富时报》曾以四个版的篇幅,以《彻底调查牛群》为题,披露了牛群“2年套现3000万元”的内幕。既然已成“千万富翁”的牛群,缘何对区区200万元外债拿捏不下?

  要揭开牛群在蒙城的资产债务底细,不能不提牛群特教学校。

  据牛群特教学校现任校长高伟介绍,2002年4月,牛群在视察蒙城县聋哑学校时发现,90多个孩子在一级、二级的危房里生活、学习,令“北京来的”牛群十分震撼,随即开始四处奔波为聋哑学校的搬迁筹集善款。当时学校账面上只有2100元现金和6万多元的外债。

  因为资金不足,牛群看中了蒙城县庄子大道80号的“振华工贸公司”遗留的破厂房,租赁下来后,4月26日到5月26日,对厂房进行全面整修。6月1日,县聋哑学校改名为“牛群特教学校”,在整修一新的“振华”厂房大院里,举行了挂牌仪式。

  此时牛群特教学校已经募捐到300多万元的善款,而且外边的捐款捐物还在源源不断地流进。

  2002年7月15日,牛群的“蒙城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宣告成立,并在蒙城县工商局办理了注册手续,注册资金3000万元,经营范围为“特殊教育、康复服务及培训”。牛群个人出资30万,“蒙城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出资2454万元。

  但到2002年8月16日,在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牛群突然在蒙城县政府领导的主持下,宣布学校由公办转制为民办,措手不及之下,“特校”30多名教师集体辞职。

  据知情人介绍,改制前,牛群特教学校的审计资产已经达到800多万元人民币。改制后,蒙城县政府将原来公办学校国有资产全部“送”给了民办性质的牛群特教学校,原来的蒙城县聋哑学校从名称到师资、资产,一概不复存在。

  从2454万元到后来800多万元,牛群在蒙城的教育资产成为说不清道不明的一本糊涂账。

  一次合作的收场

  2002年间,三义镇副镇长、三义镇九龙泉矿泉水厂的总经理张勇主动地进入牛群的视野。

  据三义镇政府知情人介绍,张勇,1987年中专毕业后,被安排到老家三义镇政府工作,起初在镇政府民政办工作,1992年,张勇创办乡镇企业——九龙泉矿泉水厂。1995年,被镇里派到该厂担任企业法人,1999年,该厂经营不善,欠下张勇个人债务60多万元,法院判决把九龙泉矿泉水厂抵押给张勇,成为张勇的个人资产。

  2002年,张勇先后40多次找到时任蒙城县副县长的牛群合作办厂,牛群本人也曾亲身到水厂考察。2002年7月,牛群和张勇签订协议,张勇原企业部分资产作价12万元入股,占20%股份;牛群投资48万元,占80%股份,成立了蒙城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60万元,牛群任法人代表,张勇任总经理。

  但据“五子牛饮品公司”原内部人员介绍,矿泉水厂筹建之初,牛群就安排一名叫曹晓香的年轻女子做张勇的秘书,后要求做张勇的总经理助理,甚至副总经理。因张勇觉得曹根本不懂企业经营和管理,牛群的主张被婉拒。此时,张勇已经觉察到自己在尊敬的“牛哥”那里逐渐失去信任。不过据张勇事后向外人透露,他和牛群的关系在合作期间自始至终没有变化。

  2003年6月16日,张勇向牛群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声称:因为曹的无端“干涉”,致使自己无法正常管理企业。牛群让张勇“考虑三天再说”。6月19日,张勇辞职获得牛群首肯。当日曹晓香接任总经理职务,但只干到7月1日就被厂内职工选掉。

  企业经营状况从此急遽下滑。经过两名总经理走马灯似的更替之后,2003年11月6日,曹晓香重掌总经理职位,而且会计、出纳、开票员“一把抓”。

  但此时的“曹晓香”改名为“曹佶香”。五子牛饮品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刘志、技术员杨崇庆至今也不知道曹到底真名是什么、来自哪里、什么背景、与牛群什么关系。杨崇庆说:“曹总只是献爱心,不从公司领取工资。”

  但“五子牛饮品公司”原来的一名管理人员向记者透露,曹每月的手机费6000元左右,加上其他交通费、电费、办公费用、医疗费,曹每月从公司支取15000元左右的报销费用。牛群对此听之任之,记者曾试图向牛群和曹核实此事,但两人手机一直接通但无人应答。

  又一笔糊涂账

  在曹接任第五任总经理后,牛群公司的债务纠纷彻底爆发。

  五子牛饮品公司办公室的杨崇庆告诉记者,包括征地款、建筑款、材料款、设备款等,牛群独资的“五子牛”饮品公司外债高达200多万元,债主近20家。

  知情人透露,牛群欠债风波之所以越闹越大,主要是水厂主要管理人员欺上瞒下,赖账不还,激怒债主。

  五子牛饮品公司基础生产投资250多万元,加上外欠的200多万元债务,总资产达400多万元;但公司投资的400多万元资金到底来自哪里,是否来自“牛群特校”社会各界捐助的善款,外人不得而知。办企业的钱都是经牛群批准后,由五子牛教育公司财务总监转送支票。

  2004年1月20日,公司原来的股东之一、第一任总经理张勇的妻子郭翠兰将个人手中的20%股份(审计股值为88000元)转让给牛群。当日的蒙城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第一届三次股东会议纪要指出,蒙城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股东现有蒙城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及自然人牛群两股东,蒙城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出资额为594000元,牛群出资额为6000元。牛群成为“五子牛饮品公司”的独立拥有者。

  2004年6月,蒙城县相关部门对牛群的公司进行了审计,结果显示:账面资产480.23万元,负债427.07万元。

  牛群在蒙城的公司,对外公开的是两个:一是蒙城县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一是蒙城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五子牛饮品公司固定资产250万元左右、外欠200多元债务已经人所共知。按照6月审计结果,另外的200万元左右的债务、200万元左右的账面资产当为“五子牛教育公司”。

  2004年7月22日,现任牛群特殊教育学校校长高伟告诉《外滩画报》记者,目前“牛群特校”账面资产尚有250多万元。而该校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实际上目前“牛群特校”账面现金不足10万元。

  2002年8月16日,蒙城县聋哑学校改制时“牛群特校”账面上尚有800多万元;2002年7月15日,“牛群特校”出资的2454万元,参与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的“五子牛教育有限公司”的注册。按照上述推算,牛群的“五子牛教育公司”现在账面资产只有200万元左右,并有200万元左右的债务,就耐人寻味了。

  被举报五大经济问题

  从2004年初开始,就有人开始四处举报牛群在蒙城的经济问题:

  一、2002年5月,安徽省农行批准,牛群贷个人诚信贷款200万元,2003年5月,蒙城县财政局拿出财政资金还贷,牛群要么钱没还,要么挪用财政资金,没有任何人管。

  二、作为蒙城县副县长,县财政每年为牛群拨几万元的交通费用,这与牛群说的“不从蒙城领工资”的说法出入很大。

  三、即使改制为私人的民办学校后,县财政每年按学生人头每人每月拨给“牛群特教学校”50元生活费。政府财政为一所民办学校定期拨付财政资金,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四、牛群在蒙城经济项目中最遭非议的是其五子牛矿泉水厂在三义镇征用100多亩耕地。2002年10月19日,牛群的“五子牛饮品公司”一次性从蒙城县三义镇阁楼村阁东村民组征地100亩,按7800元/亩价格补偿,用地期限为50年。蒙城县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张辉现场参与调解。后来亳州市土地管理局根据群众举报,对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所占耕地进行调查,但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认为,“五子牛水厂”所占地,旨在保护水井水不受污染和破坏,没有改变土地性质,尚属于农业用地,不用省政府审批。据“五子牛饮品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厂新建的两幢车间和办公大楼都没有依法办理有关土地和房产手续。

  五、2003年8月24日,牛群为蒙城银河酒厂做形象代言人,三年费用为198万元,现金支付15万元,“牛群中国商贸城”北门东侧三层6间共18间房屋作价125万元,支付给牛群。但牛群当场并未给酒厂开具收条或票据。2002年5月,浙江商人陈金达开发建设的“牛群中国商贸城”,一次性送给牛群价值125万元的商贸城北门西侧的18间房产,并送15万元现金给牛群。

  对于前三种说法,记者电话采访蒙城县财政局,该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县财政在关于牛群资产、债务上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2004年7月19日,记者在“牛群中国商贸城”北门看到,西侧的18间房产的底层被蒙城一家药店租用,二楼三楼被改造为“五子牛宾馆”;东侧的18间房产被改造为“五子牛饭店”。据知情人透露称,饭店和宾馆都承包给“牛群特校”的职工,36间房产仅租金每年就有30万元左右的进项。

  后来有媒体披露,作为蒙城县副县长的牛群接受这些馈赠或所谓的“赞助”,有受贿之嫌。但牛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说,这些资产都是捐给“牛群特教学校”的。实际上,“牛群特教学校”的独立法人就是牛群,有媒体质疑说:捐给“牛群特教学校”与捐给牛群本人有什么区别?最终的拥有者还是牛群本人,牛群不过是在掩人耳目,到底用意何在,外人不得而知。

  牛群的五子牛饮品公司开张之初,声称日用装矿泉水瓶的纸箱6000只,若达不到这个数目,将以现金形式补偿支付。蒙城一家纸箱厂老板杨明朝于2002年10月初,与牛群公司签订纸箱协议。杨明朝为了揽下这笔买卖,买了两辆红旗轿车(每辆价值16.8万元人民币)和三辆货车,准备捐助给牛群。但捐助了两辆红旗轿车后,杨发现“五子牛水厂”的纸箱用量根本达不到协议签订的数额,三辆货车就没再捐出。据债主葛维杰透露,牛群至今还开着杨明朝捐给的红旗轿车。在这次牛群欠债风波中,杨明朝也是债主之一,但较之葛维杰等低调许多。

  “牛群情况很特殊!”

  2000年到蒙城挂职当副县长之后,牛群频繁地穿梭在官商之间——蒙城,成了演员牛群亦官亦商的“实验场”。牛群在蒙城的“官”、“商”行踪格外飘渺不定。这可从其对身边人员的频繁更换,读出一点端倪。

  在蒙城3年多的时间里,牛群总共撤换了五任“牛群特校”校长、五任“五子牛饮品公司”总经理,县政府安排的司机换了三四个,县政府安排的贴身秘书换了两三个,县广电局安排的随身记者换了两三个,“牛群教育公司”的会计、财务总监换了两三个,经纪策划人换了两三个。对身边的人频繁地更换,曾与牛群有较多接触的蒙城县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牛群如此做的意图不知道是不是有不想让外人知道他在蒙城的经济底细之嫌。

  亳州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孙主任透露,中央今年三月份发文严禁官员下海经商,安徽省有关部门对全省范围的“红顶商人”进行一次彻底清理,但亦官亦商的牛群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来蒙城时中央还没有禁止官员经商的政策,今年三四月份安徽全省大规模清理“红顶商人”时也没有把特殊的牛群作为清理对象。他一再强调:“牛群的情况很特殊!”

  牛群会清白隐退吗?

  7月21日,在“牛群特校”校长办公室,今年5月重任校长的高伟告诉记者:目前县里正在对牛群所有公司进行审计,“牛群特教学校”将恢复公办性质,重新由财政拨款支持为主办学,而且将逐渐与普教融合,不再单纯招收残障孩子,将大规模招收所有正常的孩子入学读书。县政府已经无偿划拨了近50亩地为新校址,政府财政拨款200万元筹建,本来原定今年6月1日举行奠基仪式、今年10月份启用,后因诸多原因推迟。

  他说,原来县聋哑学校的年轻教师将全部召回。按照县委县政府的提议,牛群在蒙城所属的全部公司、学校,将在审计后全部交地方政府管理、经营。有人揣测:这是在为牛群的离任进行前期审计工作。

  高伟2002年8月从“牛群特校”辞职后,转到蒙城二中担任副校长。他告诉记者,牛群是一个相声艺术家,但不是一个教育家,更不是一个企业家。人各有优势和长处,但行业有行业的规则,有时好心并不能办好事,牛群通过办学和办企业可以逐渐认识自我。但蒙城的经历对牛群相声创作是最大的收获。他至今也不怀疑牛群到蒙城的动机:“一个演员,做广告、演出,完全可以赚钱,没必要到特殊教育这样一个阳光事业里赚钱。”

  他认为,牛群不会一走了之,对自己、对他人,那都是不负责任的;牛群如果离开,也会干干净净地离开、清白地离开,不会讨价还价。

 
 
选稿:祁贺    来源:外滩画报   
 
 
  • 讨债人拿到9万债款 两年了,牛群终于还钱了!
  •   2004年7月22日 08:44
  • 传牛群重返首都说相声 冯巩保定一心拍戏不知情
  •   2004年7月22日 07:38
  • 牛群终于还钱了 惟有坚持上诉者一人拿到欠款
  •   2004年7月22日 07:32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