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2004和2005年中国有望保持经济快速增长势头    |体育新闻|[NBA]弗朗西斯作了不少牺牲 已打动范甘迪的心    |国际新闻|美国中学生画反战图画遭调查 布什受到了威胁?    |体育新闻|[NBA]火箭翻盘机率1/75 明日生死战要靠五点    |社会新闻|孕妇难产自剖腹取子续:壮举引起各界关注[组图]    |体育新闻|[排球]中国女排热身赛迎战强敌 古巴波兰不好惹
马加爵获死刑后接受采访 感言最重要的是情[图]
2004年4月28日 10:21
 

  相关专题:马加爵一审被判处死刑

   4月26日,在马加爵被一审宣判后的第三天,记者采访了马加爵。面对罪与罚,马加爵终于领悟到——“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情”。

   马加爵自述大学生活

  见到马加爵,记者的第一个问题是:“进入大学后,与同学相比有什么优势?有什么不如人之处?”

  “我适应能力比较强的,很快就融入到这种环境中去。”马加爵很快作出回答。

  “跟那些来自大城市的同学相比,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如他们?”

  “我不在意,自我感觉还是好的。”马加爵说,“我没觉得周围的同学比我强,他们也一般嘛。”

  当记者问到除了专业还看些什么方面的书时,马加爵说:“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小说。”他告诉记者,他最喜欢的一本书是金庸的《射雕英雄传》。“我们看小说的时候,都不自觉地会把自己当成主人公。当时看这本小说,我就觉得自己是郭靖。”马加爵说。

  “除了看金庸小说,还看历史、哲学方面的书吗?”记者问。

  “不看,不喜欢历史和哲学。”马加爵说,他还看些军事方面的杂志,除了专业方面的书,别的书看得很少。

  “上大学时,你逃课吗?逃得多吗?一般逃什么课?专业课还是公共课?”记者问。

  “逃课,逃得挺多的,专业课也逃。”

  当记者问为什么逃课时,马加爵很干脆地说:“懒。”

  当问到逃课去干什么时,马加爵说:“好像也没什么事干。呆在宿舍,听听音乐,看看武侠小说。”

  “你平常去图书馆吗?一星期去几次?”

  “一星期去几次?”马加爵重复了一遍记者的这个问题,不好意思地说,“我去得不多,可能一个月去一次吧。”

  “去图书馆主要看些什么方面的书?”

  “专业方面的书和英语读物。”

  马加爵告诉记者,他们宿舍几个同学比较喜欢玩,经常在一起打牌、喝酒、吃烧烤。

  当记者问到学习成绩时,马加爵说自己属于中等偏下。

  “有没有不及格的,有几门?”记者问。

  “有三四门,都重修过了。”

  问到为什么没及格时,马加爵说自己没好好复习,平时也没好好上课。“我觉得成绩不很重要。”马加爵说。

  “那大学里什么重要呢?”

  他想了想说:“还是人际关系重要吧。”

  “那你在这方面做得怎么样呢?”

  “以前觉得很好,现在看来还是不好。那几个受害者,他们平时跟我都挺好。”

  “那你跟别的同学接触多吗?”

  “还好吧,一块打牌,玩电脑,打排球,打篮球,平时也到别的宿舍看影碟。”马加爵说。

              image

                   马加爵接受采访

  马加爵称自己性格无缺陷

  有些媒体报道说马加爵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愿意跟人交流。记者就此向他提问。

  马加爵说并不觉得自己内向,觉得跟同学交流还挺多的。

  “你跟班上女同学交流多吗?”记者问。

  “在大学里,不怎么多,在中学时比较多。”

  “那你跟女孩子说话会脸红吗?”

  “第一次会。”

  “第一次交流以后,再交流会自然吗?”

  “熟了就好了。”

  当记者问到,这么多年来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时,马加爵回答说没有,但喜欢过的女同学有不少。记者问这些女孩有什么共同点时,马加爵说:“感觉不错的就行,好像她们没什么共同点。”他告诉记者,他没有谈过恋爱。

  “上学这么多年来,你能数出几个关系跟你不错的同学?”记者问。

  马加爵随口说出了小学、中学的几个同学的名字。

  “这些人有共同点吗?是什么让你们走得这么近?”记者问。

  “真诚。”马加爵说。

  马加爵说,自己心情不好时,会叫上同学打篮球,喝酒。他说偶尔也会找朋友聊聊天。“我跟邵瑞杰聊得比较多,聊家里的情况,聊抱负。邵瑞杰的想法比较简单,他就想毕业以后回家乡工作,我想留在昆明。”

  “平时有没有同学说话伤害过你?”记者问。

  “没有。”马加爵说,自己也没有同宿舍的同学发生过争吵。

  “你有没有同他们打过架?”记者接着问。

  “同对面铺上的同学动过一次手,我打了他一拳,但具体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马加爵说。

  “为什么动手?他平时有没有对你开过一些恶意的玩笑?”

  “记不清了。”

  “你觉得大学几年收获最大的是什么?”记者问。

  马加爵的回答是“荣耀”。

  “为什么会是荣耀?回家以后感觉很荣耀?”

  “不回家感觉也荣耀,好像大学生感觉总是不错嘛。”

  “在班上,你觉得自卑吗?”记者问。

  “不自卑。”

  “那你觉得大学这几年过得充实吗?”

  “不太充实。觉得专业课学得不够好,成不了什么大人才。”马加爵说。

  记者问马加爵自认为性格中哪些地方很不错时,他没有回答。记者接着问他有哪些缺陷时,他说:“没什么缺陷。”

  “你觉得大学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质?”记者问。

  “乐于助人、幽默、善于聊天。”

  “那你觉得这些你具备吗?”

  “具备。”马加爵不假思索地说。

  “对法律没兴趣”

  马加爵告诉记者,在大学学过《法律基础》和《合同法》。“只是为了应付考试,学过后没留下什么印象,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我对法律没兴趣。”马加爵说。

  曾有媒体报道,说马加爵作案后还上网,去查看刑法条文。记者就此问他时,马加爵说:“没有看过,他们乱说。”

  “如果好好学习法律,自己还会做出那种事情吗?”记者问。

  “不知道。我现在都不明白,我怎么做出那种事情来了,自己觉得很奇怪。”马加爵声音很低沉。

  亡命天涯的恐惧

  “在三亚逃亡的日子,睡得着觉吗?”记者问。

  “睡着过,但不踏实,很容易惊醒。还梦见过那几个受害者,梦醒后,很害怕。”马加爵说。

  马加爵告诉记者,2月28日,他看到了通缉令,感到害怕,但不想自首。

  在法庭上,马加爵说曾经有个人两次问他是不是马加爵。

  “他问你,你怕不怕?”记者问。

  “不怕。”马加爵说。

  “为什么不怕?你不怕他去举报你吗?”

  马加爵笑了笑,他用了“释然”这个词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既然有人来问你是不是马加爵,有没有想到跑?”记者问。

  “没有,无所谓了。”

  “有没有想到会侥幸逃脱?”

  “逃是逃不过去的。”马加爵说。

  “在三亚都想了些什么呢?”记者问。

  马加爵表情明显沉重起来,说:“想大学时跟他们(受害人)在一起的生活,想家人。”

  在法庭上,马加爵说在三亚买了复读机和十盘磁带,想录音后寄出去,但是只录了两盘。

  “为什么没接着录?”记者问。

  “当时想录完十盘磁带寄出去后,就去滥杀无辜,后来不想干这种事,就没再录音。”马加爵说。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情”

  有媒体报道说,马加爵最喜欢的一句歌词,是王菲的“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当记者说起这句歌词时,马加爵想了想说:“好像有这么一句歌词。”

  “这是你最喜欢的歌词吗?”记者问。

  马加爵连连摇头说不是。

  “那你现在怎么评价这句歌词?”记者问。

  “一般歌词都没有什么意义。”马加爵告诉记者,他最喜欢的是许巍的《温暖》,旋律很优美。

  “这首歌有什么含义吗?”记者问。

  “没有。”马加爵说。

  “那你为什么会这么看重‘温暖’这两个字,是不是跟你的心境有关系,身在他乡,思念家人,思念朋友?”马加爵点点头。

  记者问是否上诉,马加爵很坚决,说:“不上诉。”

  4月24日下午,昆明中院对马加爵一审宣判完毕,马加爵被押解出法庭时,他的姐姐在旁听席上大声喊叫:“你一定要上诉,这样我们能多见你几次。”

  “那天宣判时,你姐姐在法庭上喊的话你听见了吗?有什么感受?”记者问。

  “我听见了,当时心里很难受。”马加爵说。

  “上诉,时间不是又延长一点了吗?”记者问。

  马加爵很难受,说不出话来。

  “你想去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是吗?”记者问。

  马加爵点了点头。

  “你想对同龄人说些什么?”记者问。

  “希望他们好好珍惜自己,不要触犯法律。”马加爵说。

  “经历这么多事,你现在觉得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记者问。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情。”马加爵说。

     相关专题:马加爵一审被判处死刑

 
 
选稿:祁贺 钱程灿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刘晓燕 茶莹 冯丽萍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