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实用新闻|申城今日天气(6月18日)    |社会新闻|行刑前的马加爵说:有信念的人才快乐    |社会新闻|马加爵被执行死刑内幕:最后时刻瘫软在地    |财经新闻|居民电价上调即将听证 北京电价平均上调3.4分    |国际新闻|卢旺达前市长犯种族灭绝反人类罪被判30年监禁    |社会新闻|家人律师各有说法 记者采访"马加爵案"各方当事人
家人律师各有说法 记者采访"马加爵案"各方当事人
2004年6月18日 07:20
 

   关注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马加爵昨日上午9时被执行死刑,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马案”各方当事人

  昨日上午9时,当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了云南省高级法院对马加爵的死刑复核裁定,马加爵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后,本报记者第一时间立即采访了“马案”中的各方当事人。
  
  马加爵家人:请不要再出现“XX马加爵”

  昨日上午,马加爵的姐姐马春泉突然给记者打来了电话,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地询问:“我弟弟是不是真的死了?”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电话那头的她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她是从网上知道了这条突来的消息。“我们会接受事实,但却有一个请求:请善待我们!”马春泉说,自从马加爵一事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后,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现在只要是大学生杀人,媒体就会冠以‘XX(地名)马加爵’的称号,甚至他的同学犯了罪,也要和他拉在一起报道!现在我父母的身体和精神都跌到了低谷,可能永远无法摆脱马加爵杀人的阴影。”下午3时,马春泉从柳州动身前往南宁,她不敢让父母单独承受这样的打击。

  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也不知道儿子被执行死刑,乍闻此事,电话那头的他竟说不出一个字。沉默了好半天,马建夫才重复着一句话:“法院应该通知我一声啊……”他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一直卧病在床的妻子,担心她承受不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的心很乱。本来我是打算在死亡复核结果出来后去看看马加爵的,真的,没人给我说过什么时候要执行。”再一次的沉默后,他挂断了电话。

  受害者家属:这事该结束了

  李桂阳是唐学李礼的叔父,也是唐家回应“马案”的代表,昨日上午10时,他从代理律师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与记者交谈时,李桂阳的语气十分平静:“这个结果是全家人期盼的,法律面前没有任何侥幸。大哥大嫂(唐学李礼父母)很欣慰,这事应该可以划画上句号了。”李桂阳说,他们不会再与马加爵的家人过不去,“由始至终,我们从心里就是同情和理解他们的。”

  而龚博的表姐在接到记者电话后显得很意外,她和龚博的父母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这样的结局却没有出乎意料。“希望这事(马加爵被执行死刑)能让龚博父母的身体好一些。”

  杨开红洪的代理律师孙可则表示,杨家人很理智,现在他们所考虑的不再是马加爵,而是如何面对没有儿子的将来。

  马加爵律师:一审判决后我没和他见面

  云南照耀律师事务所主任赵耀是马加爵的辩护律师,在庭审期间一度成为媒体追逐的对象。对于马加爵已经被执行死刑一事,赵耀表示自己尚未得到任何消息。“一审判决结束后,我作为被告代理律师的工作也就已经结束了。申诉期间,马加爵没有提起上诉,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与此案再没有关联。”赵耀说,昆明市中院一审判决结束后至今,他没有与马加爵见面。

     关注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选稿:祁贺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作者:刘宇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