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台港澳新闻|6108亿武器09年到位 台军购还需耗资近3000亿    |科教卫IT|日本医学家实验表明:人类帕金森氏症有望治愈    |文娱新闻|郭富城首度畅谈与陈奕迅的同性激吻戏[组图]    |文娱新闻|港艺人周永恒需再次验尿 藏毒案下月底宣判[图]    |国际新闻|原子能机构就伊朗核问题决议草案基本达成一致    |社会新闻|录取烽火起 高考考生要警惕"招生公司"布网
马加爵被执行死刑内幕:最后时刻瘫软在地
2004年6月18日 07:28
 

  关注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受害者家属:这是对死者的安慰

    马父痛哭:未得到通知

  据新华社报道,昨日上午9时,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马加爵的死刑复核裁定。经复核,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昆明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昆明市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云南省高教委员会以及部分新闻媒体的记者近百人旁听了宣判。宣判结束后,马加爵即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昨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了云南高院对马加爵的死刑复核裁定、马加爵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消息后,记者第一时间对“马加爵案”中的各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4名受害者家属得知这个消息后均表示他们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认为该结果是对死者和死者家属所造成伤害的最大安慰。

  马加爵最后时刻瘫软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参加法庭宣判全过程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在法庭上,马加爵一直神情麻木、面无表情。8时55分,当马加爵被两名法警押入法庭时,全场所有人员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在近10分钟的宣判过程中,马加爵一直低头站着,没看一个人,也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审判长下达“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的命令后,原本站立的马加爵两条腿一下子瘫了下去,随后被两名法警“拖”出法庭,架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刑车。

  云南高院复核认定死刑判决

  根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2004年2月13日至15日,因生活琐事矛盾,积怨已久的马加爵用铁锤先后将唐学李等4名被害人逐一杀害,并藏匿于宿舍衣柜内后逃匿。经公安部通缉,马加爵3月15日晚在海南三亚落网。4月24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由于马加爵表示完全认罪,没有提出上诉,云南高院依法对该判决进行了复核。在昨日公布的死刑复核书中,云南高院认为,马加爵的犯罪行为手段残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应该依法严惩。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授权准予执行。

  受害者家属放弃赔偿要求

  “这个结果我等很久了!”听到这一消息,受害者邵瑞杰的父亲邵渭清在电话中声音有些激动。他说,如果不是记者通知,他之前还真没得到任何消息。“我要赶紧去告诉儿子,九泉之下他可以安息了。”邵渭清的声音有些哽咽,他表示当天一定要给儿子上坟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儿子的死对他的打击是无法弥补的,他希望以此引起社会的关注,愿天下的父母不要再有类似遭遇。

  受害者杨开红的哥哥杨开武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马加爵是恶有恶报。”受害者唐学李的叔叔李桂阳前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他说,唐学李的父母得知这个消息后很激动也很欣慰。

  自从独生子龚博死后,龚博的父母终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甚至连一审都没去,更是拒绝了马加爵父母的登门道歉。“马加爵被处决,只是得到了略微安慰。估计两位老人不会去上坟,毕竟马加爵的死早已在意料之中,而儿子龚博的死却无论如何已无法挽回。”龚博的表姐说。她说,独生子龚博的死沉重打击了两位老人,他们非常担忧以后的生活。

  据悉,一审判决作出的马加爵给予3家每家2万元的附带民事赔偿,受害者杨开红的代理律师明确表示,考虑到马家的实际情况,这些受害者家属已决定放弃。

  马家:“请人们善待我们!”

  “得知儿子的死讯,还是你们记者通知我的,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刚接通电话,马加爵的父亲马建夫的声音就哽咽了,儿子马加爵的死对他来说不知是一种解脱,还是一种难言的痛苦。马建夫说,到现在为止,他没有接到法院的任何通知和消息,对儿子的后事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他告诉记者,自从一审时远远地看过儿子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儿子,当时他主张儿子上诉,但法院说儿子已经放弃了。“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话没说完,电话里马建夫抽泣声越来越大。

  据《成都商报》报道,马加爵的姐姐马春泉得知马加爵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后失声痛哭。“我们会接受这个事实,但我们请求人们善待我们。”马春泉说,自从马加爵案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后,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因为媒体冠以‘XX(地名)马加爵’的名号,甚至他的同学犯了罪也要和他拉在一起报道。现在我父母的精神已跌到了低谷,可能永远无法摆脱马加爵的阴影。”昨日下午,马春泉从柳州赶往南宁,她不敢让父母单独承受这样的打击。

    关注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选稿:祁贺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李锐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