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南方《人物周刊》:马加爵杀人动机的媒体误读    |社会新闻|广西都安"6·26"特大翻车事故罹难者增至18人    |体育新闻|[欧锦赛]话说欧锦赛点球大战:天堂往左 地狱往右    |体育新闻|[欧锦赛]曼联鲁尼一见倾心 切尔西希望横刀夺爱    |国内新闻|广东主汛期出现干旱 水资源形势不容乐观    |国际新闻|新闻分析:向伊拉克主权移交是布什的政治豪赌
南方《人物周刊》:马加爵杀人动机的媒体误读
2004年6月28日 19:05
 

  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枪决

    困惑马加爵

  在功利性的教育面前,人文润泽缺失,无数莘莘学子走过了与马加爵相同的心路,发奋图强而又暗藏危机

  6月17日上午,刚刚过完23岁生日的马加爵伏法。四个月前,春节刚过,春城昆明,云南大学,他的同学们——四个同样年轻的大学四年级学生被他在三天时间内一个一个地锤杀于寝室。

  从案发到伏法,短短四个月内,媒体报道狂轰滥炸,警方的兴师动众,法官的威严,受害者的风华正茂,亲人的恸哭流涕或者欲哭无泪,凶手父母的长跪谢罪……事件中每一个相关人渐次登场,都忠实而脸谱化地扮演着他们应该扮演的角色,但惟独,事件的主角——凶手马加爵的面目不清,一直到盖棺都没有定论。

               image

                 昆明中院一审判处马加爵死刑

  杀人动机的媒体误读

  没有定论的并非行凶事实,而是杀人动机,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对马加爵从外貌到性格、从思想到经历的花样繁多说法不一的描述,更准确地说是猜测、臆想和道听途说。比如外貌,马加爵起初给人的印象是那一张曾经遍布中国大街小巷的通缉令,照片上的马面目狰狞、肌肉发达,据此有人形容马加爵天生一个杀人犯的体格,而最终,主审法官告诉我们,马是一个单纯、内敛、礼貌、“文化素质不错”的学生。

  一个广为流传的对马杀人动机的解释是因贫穷导致的自卑,自卑的人往往又变态地自尊,于是,在一次因打牌引起的纠纷之后,这样的小事即令马的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于是杀人泄恨。

  但马加爵的同班同学告诉记者,同学们不存在因贫穷歧视与欺负他的情况,谈不上谁歧视谁,即便被马杀害的四个同学中,就有三个家庭与马家相仿甚至更穷。

  6月15日下午,距离马加爵被执行死刑不足48小时,在云南省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中国青年报》记者崔丽独家专访了马加爵。

  关于马加爵的报道和分析有无数,但真正有价值的文本并不多。中青报的报道算一篇。此前的报道,大都是从侧面了解马加爵,其中不乏道听途说、猜测和臆想。其二,就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的《马加爵的犯罪心理分析报告》。

  3月26日,李玫瑾教授赶赴昆明,查阅了全部审讯记录、录音带内容,以及马加爵初中时的一本日记,同时委托警方向马加爵提出若干犯罪心理调查问题,据此形成了报告。

           image

                         与同学的合影

  李玫瑾教授在报告中强调,马加爵的犯罪心理确实属于因仇恨引发的犯罪行为。这种类型不同于一般的侵财犯罪人和性犯罪人,不是为了获取享受而犯罪;而是为了表达、为了发泄某种情绪而犯罪。

  针对许多报道都在把此次犯罪归结到“穷人的自尊”上,李玫瑾教授指出以这种归因解释马加爵的犯罪动机,很容易以“一般的社会理由”遮掩“个性中的问题”,进而误导人们对于马加爵犯罪心理原因中重要因素的判断。

  真正决定马加爵犯罪的心理问题是他强烈但压抑的情绪特点,是他扭曲的人生观,还有“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同时,他的犯罪心理、犯罪方式与手段又与他的智力水平密切相关。

  成长的烦恼

  2004年6月20日,南宁出发,北行不到50公里,就到了宾阳县城。从宾阳县城主干道向里走大约200米,水泥路就消失了,地势高一些的小路,蜿蜒伸向宁静的马二村,这里是马加爵的家乡。

  不过他再也不能回来。

                 image

                        儿时照片

  马加爵的父亲,53岁的马建夫苍老瘦弱,身形佝偻,听说是记者,他扭身转回堂屋,淡淡指着墙沿的两张长椅说,坐。

  四个月来,他在痛苦中接待了一批又一批记者。三天前的6月17日,马加爵在昆明被执行枪决。

  “我不恨我的孩子,我就是觉得我的孩子太可怜了。”缩坐在长椅一角的马建夫一直闭着眼睛,低垂着头,手颤个不停,他把它们压在两腿下。“我一直在想啊,想不通。孩子从来没让我们操心过,怎么就做出这种事呢?”

  1981年5月,马加爵出生时,他的爷爷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加官进爵”,正是这个贫困农民对后代发自内心的期盼。

  在高中毕业以前,马加爵的经历,基本上是一个寒门子弟发奋图强的故事。在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里,马建夫夫妇坚持供孩子们念书,四个孩子中,就有马加爵和她的一个姐姐考上了大学。

  马加爵天资甚高,从上初中开始,他就是班上的学习尖子,不费什么劲,就能进班级前几名。

  高一那年,马加爵在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中获二等奖。

  优异的成绩并不能掩饰成长的烦恼。马青泉,马加爵的大姐,至今保留着弟弟当年的一封来信,信中写道:“姐姐,我很不愉快,有委屈不敢说,比如,我在教室踢球,就会有同学说我不爱护公物,我听了脸热热的……很想吵架,为什么另一个人踢他们就不说?”

  “姐,我换位置了,但我仍想不通,为什么我不会处理人际关系?”

  类似这样的问题,是一些青春期青少年常见的心理困惑。但多数时候,没有人为他释疑解惑。在他中学的日记扉页上,公正誊写着一句巴尔扎克的话:“在各种孤独中间,人最怕精神上的孤独”……

    相关专题:马加爵被执行枪决

 
 
选稿:祁贺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黄广明 郝彬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