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瓜农风餐露宿获利微薄 媒体呼吁市民多买西瓜    |社会新闻|记者暗访黑婚介:女子通过婚介征"二爷"[图]    |科教卫IT|阿丽亚娜火箭将世界最重的通信卫星送入太空    |文娱新闻|那英预产期定在11月初 B超结果是待生"贵子"    |财经新闻|珠海金正再遭查封 可能难逃被多家法院查封命运    |国内新闻|专家:多数城市连健康都算不上 更不要说防灾
瓜农风餐露宿获利微薄 媒体呼吁市民多买西瓜
2004年7月18日 16:52
 

  进城:前路漫漫

  从七月初算起,王大婶和丈夫昨天是第五趟来南京,用家里的小农用拖拉机,他们平均每次能拉1300斤西瓜。

  “每次从和县赶到长江大桥桥北,怎么也要4个小时。”老王家自己买的这辆拖拉机每年也就是夏天派上这么个用场。在慢车道边的花坛边,老王蹲着,王大婶则从拖拉机上爬下来,用一块泡沫垫子垫着,坐在有一点荫凉的花坛上,用草帽不停地扇风,可是汗水还是滴滴答答的。这天早上,两口子很早就起床,趁着太阳还没出来就在地里挑西瓜,一两个小时后,终于拾了1200斤西瓜上车,又回家收拾东西,10点钟就吃了午饭。

  妻俩随身带的消暑饮料是一瓶用雪碧瓶装的白开水;给西瓜“消暑”的,是严严实实裹了两层的白色蛇皮袋。

  下午3点钟,火辣辣的太阳当空,每一个路口农机车的车队都排了百米之长,其中80%都是“皖NJ”的牌照。卖盒饭和水的小摊早在4点半就推到了桥北,对于瓜农来说,还要等待至少一二个小时。要等到进城,怎么也要等到晚上7点以后。如果错过当天的晚市,他们可能要多呆一天,那就要多花几十块钱的饭钱。

  “在家吃完饭,可不敢耽搁,紧赶慢赶地往南京赶。一路上不敢开快,还要不时给车子停下休息。这不,开了四五个小时才到了这儿。”老王说,就是为了能赶上南京城的晚市。和记者说话时,他一早在西瓜田里踩的一脚泥都已经结成了一块块的泥块。晚市是瓜农所指的晚上6点到9点的黄金时段,“如果卖得好,一个晚市就能卖掉六七百斤西瓜,再加上第二天早上8点到10点的早市,中午就可以回家,晚上还能赶得上在家里吃顿晚饭。”

  这天,长江大桥提早放行1个小时,老王遂了自己的愿,赶上了当天的晚市。

  卖瓜:风餐露宿

  晚上9:30,来自安徽全椒县的李大婶已经爬上自家的农用车,趴在鼓鼓的蛇皮袋子上睡着了。丈夫去办事情,她就趴在车上看瓜。

  进城后,他们两口子选在新街口程阁老巷小区门口卖瓜,这个晚市他们只卖掉了一两百斤。当新街口霓虹灯闪烁时,李大婶已经实在支撑不住了:早上7点出发,一路上拖拉机开了7个半小时。一路颠簸,两口子只吃了早饭,晚饭都没舍得吃:“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李大婶说,如果时间早,他们会在馆子里下两碗2块钱的面条———是连鸡蛋都没有的那种面。这次离家,夫妇俩连席子都没带,到了晚上,就铺个塑料布睡在人行道上。两个人进城,瓜农们通常都是夫妻俩轮班看瓜。李大婶说,等“那口子”回来,她就可以安稳地睡会儿了,然后下半夜“那口子”睡觉,她看瓜。李大婶家两个女儿,暑假一过,大女儿就要上初中了。李大婶喜滋滋地说:“家里3亩西瓜都卖掉,肯定够她们交学费!”9岁的小女儿跟着爸妈进城卖过一次西瓜,睡在铺着席子的农用车边上,小女儿一晚上没有睡着,身上蚊子叮的包都被抓烂了。李大婶心疼地说:“女儿都快被蚊子吃了。”

  睡在路边,夫妻俩早上6点就要“起床”,他们在几百米外找到一家单位的自来水龙头,赶紧洗洗脸,擦擦身子。

  李大婶夫妻俩一天要喝10斤水,他们用家里带来的一个装油的小桶,在小巷子里面买开水,2毛钱一桶,一天买水要4毛钱。“我们可舍不得吃瓜,2个瓜就是我一天的伙食费。”李大婶的丈夫怎么也舍不得用自家的西瓜解渴。

  中午1点,李大婶两口子开始吃午饭,午饭对于他们来说十分丰盛,不仅可以在小巷子里吃一份5元带荤的盒饭,丈夫还可以喝一瓶1.5元一瓶的啤酒。“‘那口子’开车太累了,我们中午怎么也得吃好一点。”李大婶说:“再说,一上午已经卖了一大半了!”李大婶掩不住地高兴。

  依照以往的经验,李大婶认为这次运来的1200斤瓜肯定能在天黑之前全部卖完,然后,他们就能往家赶,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能到家了。“我们俩会在家里歇一天,然后第二天早上4点起床,又要赶到南京来卖瓜了。”李大婶说。这趟瓜卖完,李大婶能赚个两三百块钱。

  算账:获利微薄

  于大妈今年近60岁了,儿子媳妇进城打工,在安徽老家的她自己种了3亩西瓜。家里没有农用车,她这趟租车来南京,要多花100块钱。于大妈的1300斤西瓜,如果都能按照4毛钱一斤的价格卖掉,能卖到500块钱,“而实际上一般买不到这个价格,有时候2毛5也卖了。”去掉卖瓜的成本,于大妈一车西瓜至多也就赚个200多块钱,这还不算平时种西瓜的化肥,还有因为下雨而烂在地里的西瓜。

  和于大妈相比,有些瓜农少花了一个租车的钱,去掉柴油费,一车西瓜可以多赚几十块钱。记者粗略算了一下,3亩西瓜,可以收获六七千斤,分五六次进城,如果老天爷帮忙,卖个好价钱,也许能赚个千把块钱。这足够负担两个孩子一学年的学费。为了这1000块钱,瓜农们要花上1个多月的时间,往返南京五六趟。炎热的天气、蚊虫的叮咬,甚至还有生命的威胁。十几天下来,瓜农老张来回跑了七八趟南京,卖掉了4车西瓜。两口子每次出门,家里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整晚睡不着觉,在两口子回来之前,烧好了饭一定等着他们回来吃。在外地打工的儿子一听说爸妈又要到南京卖瓜,每次少说也要打五六遍电话回老家,“开拖拉机要开慢点,不能出事!出了事不得了。”

  南京:一种宽容

  交警:“我们苦一点,他们就方便一点”

  “苦了一季,瓜农们就靠这个把月卖西瓜,他们中有70%以上都是为了拿这个钱给孩子交学费。”一位老交警一提起瓜农就很心痛。南京市交管局规定,“自7月1日至8月15日,每日6时至7时和19时至21时允许运输瓜果的拖拉机、低速载货汽车等经过长江大桥”。但面对千名在太阳底下苦苦等候的瓜农,交警的心情也十分矛盾:“很多瓜农希望能够早早进城卖瓜,可如果严格按照规章办事,他们只能等到天黑。”很多交警为了能让瓜农少受些罪,经常酌情处理,瞅准大桥宽松的空当,在下午悄悄放一批农用车进城。南京市交警四大队内勤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警一般对瓜农都十分宽容,但有时候也十分矛盾:“农用车的安全系数比一般汽车要低很多;很多驾驶员也没有经过正规培训。这样的车上路,真算得上是马路杀手。但考虑到现在开农用车来卖西瓜也是瓜农唯一的出路,我们只能受点累了,多盯着点。”

  市容:“我们要尽量宽容一点”

  “赶路、晒太阳都是小事,最担心的就是被大盖帽夺秤!一罚就是好几百!这一车瓜就算白忙活了。”锁金村附近一位瓜农告诉记者,今年他来了五六趟了,看到那些“穿制服”的,对他们态度还好。玄武区市容局市容科王科长今年已经进行了一些尝试,“尽量让瓜农卖瓜时稍微集中一些。”今年街道专门把瓜农卖瓜的地点上报给了市容局。王科长说:“瓜农进小区和街巷,只要不在主干道上、不影响生活,我们就对他们尽量宽容一些。”王科长说,“如果都能把农用车停到别处,把西瓜卸下来再卖,那就再好不过了。对于瓜农的管理,现在还在摸索。”王科长说。

  呼吁:多买个瓜

  “这瓜多少钱一斤?”

  “四毛。”

  “还能便宜点么?”

  “不好便宜了,这瓜可都是早上刚摘的,好吃呢!”

  这是记者听到的瓜农和一个南京人的对话。之后,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按照瓜农的价格抱走了一个西瓜,他最终没有压价。小伙子对记者说:“看他们真的不容易,一毛两毛的就算了吧。”

  瓜农对记者介绍说,他们的西瓜多数是一两天内的,而且都是他们挨个在地里面挑出来的,味道铁定是没得说。但是这瓜在安徽老家,可能只能以一毛六的价格批发,这样就真的赚不到钱了,一季下来,可能连孩子学费都凑不齐。所以,这些“夫妻军”每到夏天最炎热的时候,还是要一趟趟地把家里的瓜拉到几百公里外的南京,只希望除了车费、饭费,能多赚一两百块钱。一位南京市民十分感慨:“平时也总是捐助给困难学生之类的,其实多买这些瓜农一个瓜,哪怕只多给他们一毛钱,又何尝不是一种理解和关怀呢?”这样的声音其实代表了多数城里人面对瓜农的心态。我们由衷希望,等待这些瓜农的,不仅是一条平安大道,还有更多南京人的理解和宽容。多买他们一个瓜吧,如果你不愿他们在烈日下等得更久的话。

 
 
选稿:陈洁    来源:新华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