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中央纪委副书记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答记者问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11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10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9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8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7
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图]
2004年10月26日 16:57
 

  [1] [2] [3]     点击进入留言版

    东方网10月26日消息:10月23日下午,舒丽在电话中向记者提及那件事,仍然心情抑郁,她是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班的班长。她的抑郁可以追溯到中秋节前一天的9月27日下午。那天,该校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全体女生,被学校“强行组织”参与了一场接待 来访领导的陪侍任务,身为班长的她正是这次接待任务最直接的执行者和组织者。这个事件后来在南师大校园平地涌起轩然大波……

    国庆期间,《新周报》编辑部接到南京师范大学有关人士的来信,信中这样描述了当时的场景——

  “那些来访干部大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女生们一去,就被叫过去陪着跳舞其实那些女孩子虽然是舞蹈专业的,但她们大都不会跳交谊舞。但是那些男的还是半搂半抱地要教她们跳一边跳舞一边还和她们闲聊,讲着一些什么身材好、皮肤好之类的话有些人还追问她们的手机号码有的还故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

  “我的这位同学今年才过完20岁生日,她们班上的女生年纪才十七八岁这样一群女孩子居然被和她们父亲差不多年纪的人抱在怀里跳舞就因为那些男人都是什么干部吗?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地点就在大学校园内”

  记者在该校的“师大天空”论坛上果然查到了类似的内容。是举报者恶意中伤南京师大?还是有人将“学生与领导联欢”进行了臆测夸大?为了解事实真相,《新周报》记者在南京进行实地调查。

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

经历了陪舞事件后,女孩们的生活回到 了惯常方式

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

传统建筑风格的南京师范大学校门

  学院书记下任务 舞蹈女生难违命

  10月8日中午,南京师大先林校区东四栋学生公寓楼门口,身材高挑的舒丽笑盈盈地站在秋日的阳光里,一脸的纯真无邪。但这位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班的班长与记者约见的另外3名女生一样,谁都不愿重提发生在9月27日那个“不愉快”的接待任务。

  相对于班上其她女生来说,这件事更令舒丽感到沮丧——身为班长的她正是这次接待任务最直接的执行者和组织者。一切,都从接到那个“紧急通知”开始……

  9月27日中午,正在午休的舒丽突然接到班主任刘理老师的电话:“学院楮书记要你下午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有重要任务布置到你们班。”

  舒丽告诉记者,她当时感到有点奇怪:班主任为何不像以往直接通知我们呢?是什么重大任务需要学院领导耳提面命?

  带着疑问,下午3点刚过,舒丽如约来到学院二楼书记办公室。学院党委副书记楮慧平向她分派了任务:“你下午带全班女生陪上面来的领导唱唱歌、跳跳舞。”舒丽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任务很荒诞,当时她表示了异议:“我不敢肯定大家能接受这样的接待任务!”

  “你们一定要服从学院安排,这是校长办公室分派下来的,也可以说是校长布置的,你向全班女生讲明这一点,必须要去!他们现在正在参观学校,马上要去。”

  舒丽别无选择,身为班干部的她应该尽力为学院领导分忧。

  权威途径下通知 相关领导诉委屈

  10月8日上午,记者在音乐学院书记办公室见到了楮慧平副书记。楮慧平说,其实,当时她的心情是最紧张的:“我在中午之前才接到学院王书记的电话通知,要我安排好后直接告知校长办公室。”她感到心里没底的是,整个音乐学院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学校中秋、国庆的双节演出。“已经有150个学生被抽出去排节目去了,突然说要找舞蹈系的女生陪陪这三四十个领导,我一下子到哪里去找这么多人啊?”

  楮慧平向记者道出了当时指派舒丽这个班女生的真实心迹:“学院舞蹈专业总共就这4个年级4个班,思来想去,还是03级的女生最合适,刚大二,专业水准不错,又不太世故,能听学院安排。”

  楮的说法得到了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王常恩的印证,也正是他在那天向楮慧平副书记转达了这个特殊任务,而给他分派任务的是校长办公室负责人朱毅。

  10月9日,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王常恩显得十分无奈:“音乐学院是奉命行事,充其量只算这项任务的执行者。”

  与王常恩一样,最先向音乐学院下达这项紧急“陪侍任务”的南师大校长办公室主任朱毅,面对记者采访时也是“一脸无辜”。

  “不错,这个任务通知确实是我亲手布置下去的,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朱毅向记者强调。

 

  [1] [2] [3]    

 
 
选稿:施烨剑    来源:新周报  作者:姚海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