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中央纪委副书记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答记者问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11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10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9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8    |网络参考|"春光"满院关不住——2004秋冬内衣展[组图]7
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3
2004年10月26日 17:00
 

  [1] [2] [3]       点击进入留言版

    师大天空被屏蔽 负面影响难消弭

  当这次“陪舞活动”被公布在南师大BBS“师大天空”论坛之后,顿时引起全校师生的普遍关注,校方对此采取了最简单有效的措施——技术屏蔽。

  在师生们看来,校方的做法是对学生明显不尊重,学生对此表达意见的最极端言辞是:“学校这种拿漂亮女大学生当工具媚上的做法让人感到愤怒和恶心!”显然,这次活动的具体执行者音乐学院及相关负责人,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学生“问责风暴”的中心。

  10月8日上午,在南师大先林校区行政二楼,校长办公室主任朱毅向记者解释:“学生反映占用了一点教学时间来陪上面来的领导唱歌、跳舞,这都是事实,学校也不否认。”但他不同意外界对安排女大学生接待领导的指责之辞,他认为这次活动的准确定性应该是“一次完全正常、文明的与领导联欢活动”。

  但有学生指出说,既然是联欢活动,为什么只要求舞蹈系的10个女生参加而不要另外8个男生也参加呢?

  朱毅 “慎重告之记者”,之所以点名要音乐学院专业的女生前往作陪,另有隐情,“与她们的身材长相没有必然联系”,“听说这些领导在国庆节期间有一个大合唱的节目,想要这些女生专门辅导一下他们唱歌。”

  对此,几名接受记者采访的当事女生予以了坚决否认,她们针锋相对的意见是:首先,“我们是学舞蹈的,显然不懂唱歌的专业知识。”其次,“自始至终,在整个接触过程中,没有一人告诉我们来此是为那些领导辅导合唱节目。”再则,“如果是真要辅导合唱,音乐学院的专业场所显然比这儿更要适合些……”。

  不过,朱毅主任向记者承认,要办好一所大学必须要与社会各界建立广泛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也需要社会各个层面给予支持帮助。因此,在一些交往过程中,出于礼节的需要,“类似这种接待活动也不是第一次。”他坚持认为:“即便是从爱校的角度出发,学生为学校的发展尽点义务也在情理之中。”

  10月10日下午,就在记者结束采访离开南师大先林校区途中,有音乐学院学生致电记者称,音乐学院王书记已向学生传达了一条内部规定:日后凡是学校安排的类似接待作陪任务,学生有权拒绝,学院一律不再作强制要求。

  (注:文中所涉学生均为化名)-

  专家说法

  “学校无权让学生陪舞”

  无论在南师大还是其他高校,几乎所有接受记者调查的大学生都明确表示,“在大学校园里不该发生这种事情”,“学校应该尊重学生”,“学生太弱势,肯定是迫于校方压力”等。

  “问题产生的关键背景在于,很多高等教育资源是由各行政部门直接掌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学校会把这种社会上的陪舞活动也安排进了大学校园。”10月13日上午,社会问题分析专家江利华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接待好了这些掌握实权的领导,也许就能为学校获得更多发展机会。”

  他进一步将这种现象简单概括为——社会和官场中庸俗社交活动方式在高校的蔓延!

  江利华,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教授。他对《新周报》文中所述情形并不感到陌生:“应该说目前高校中类似这种接待做法还比较普遍,其操作手法和市场上很多公司企业接待关乎利益的上级领导差不多!”

  他认为:一般来说高校的各级管理者还是非常传统的,不论是学校还是学院,对这种社交娱乐方式并不适合指派学生去做都心知肚明。其实管理层的目的只有一个,取悦与学校发展关系密切的上级部门官员。

  有法学专家认为:如将这种“取悦”放到法律面前仔细考量,实质是侵犯了女大学生的合法权益,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名学生将学校推上被告席。

  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导、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曾在中南海为胡锦涛等新一届中央政治局集体讲授法律的青年专家周叶中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学校此举肯定有待商榷,对学生的‘上课、休息及人格尊严’等合法权益构成了侵犯。”

  “这种取悦上级领导的活动是非常庸俗和低级趣味的,虽无具体的伤害行为发生,但它所反映的实质已涉嫌色性贿赂。”武汉大学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学院教授指出,即便这是一次真正的学生领导联欢活动,学校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要求学生必须参加也是违法的。他指出:“我国高校现在实行的是缴费上学制,有关艺术类专业的学费更是昂贵,单就服务来说,学校与学生之间已经建立了一种事实上的对等经济合同关系,因此,学校无权对自己的服务对象——学生,布置这种陪舞任务。”

  [1] [2] [3]    

 
 
选稿:施烨剑    来源:新周报  作者:姚海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