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滚动报道:美国各州投票结果陆续揭晓    |社会新闻|换视角阅读自己:那么多女人自拍给谁看?[多图]    |国内新闻|揭穿"中国祸水论"阴谋 中国是高油价的受害者    |台港澳新闻|台湾有关方面声称今与瓦努阿图共和国"建交"    |文娱新闻|赵薇新专辑有突破 被赞歌声有王菲感觉[图]    |文娱新闻|阿忆接棒《实话实说》"三分钟"完成交接
女生陪舞事件续:陪舞对象已接受党校内部调查
2004年11月3日 15:30
 

 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图]

 [专稿]南师大探访侧记[组图]

[专稿]本网记者探访南师大[组图]

南京师范大学女生"陪舞"再调查[图]

探访南师:网上现《告南师大师生书》

探访南师大系列之四: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学校?

  10月26日,《新周报》独家披露《南京师大女生停课陪舞事件调查》新闻报道后,引起了广泛关注。许多读者在追问,那些陪舞的对象是谁?他们会受到处理吗?记者11月1日获悉,目前,陪舞的对象——“厅局级干部学员班”全体党员,已经接受了江苏省委党校组织的内部调查,该调查报告已上交江苏省委及主要领导手中。

  当天,究竟是这些位高权重的领导向南京师大校方提出要求女生陪舞,还是南京师大负责人主动提出的“联欢”?这些在党校学习期间的厅局级干部是如何来到南师大的?他们的活动是否违背了党风廉政建设规定?《新周报》记者对此再次展开调查。

  去南京师大办“支部活动”

  经记者与江苏省委党校(江苏省行政学院)有关部门核实,参加此次陪舞活动的“厅局级干部学员班”全体党员学员,当时正处在党校学习“提高”期间。

  据知情人士介绍,该班学员级别均为厅局级,来自江苏省各主管部门及地、市。该班到校报道时间是9月8日,培训结束时间为9月28日,整个“学习提高”时间为20天。但该班在党校学习10天左右,就被组织安排到井冈山、延安等地参观考察,历时近一周。

  在9月25日考察结束返回南京后,该班临时党支部经讨论研究后再次决定,要求学员能通过自己的关系资源联系到合适的地点——组织开展“党支部活动”。

  于是,有学员联系到南京市参观正在建设中的奥体中心,其间,恰好有南京师范大学的“校友”干部学员,联系到南京仙林大学城参观并重点考察南京师大。

  依此安排,9月27日下午,这些党校厅局级学员们在考察完南京奥体中心、参观完南京仙林大学城后,就径直来到南京师范大学参观考察。

  当“厅局级干部学员班”全体学员来到南京师大后,受到了师大校长亲自接待。

  “当时由校长亲自陪同介绍学校整体发展情况的,接待规模和重视程度非同一般。”先林校区行政楼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校长亲自出面接待这种本地官员参观还不多见,我们能感觉到来访者的级别挺高。”

  据后勤集团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回忆,在这些来访者还未到南京师大之前,学校就打电话到校园内的宾馆“教师之家”预定酒席:“这个要提前预定,因为仙林校区离市区较远,来了贵客要招待,宾馆得提前备菜。”

  记者在“教师之家”宾馆实地探访获知,当时,他们集体进餐的地点就在南京师大学校内的宾馆“教师之家”辅楼紫竹园餐厅。

  一名参加当时服务接待的小姐私下向记者透露了校方对这群厅局级干部的接待标准。

  “不算酒水每人的规格是80元的标准,每桌10人就是800元,再加上名烟名酒,每桌至少超过1200元。”

  据记者了解,当时先安排了7桌,后因人数不够,临时撤了几桌。

  党校学员事先不知情?

  “我们党校厅局级干部班的学员,对南京师大校方安排音乐学院女生陪舞的事,事先并不知情。”面对《新周报》记者的询问,江苏省委党校教育长朱成荣这样解释了“厅局级干部学员”与音乐学院女生不期而遇的“联欢”过程。

  朱在接受《新周报》记者采访时还进一步明确道:“你们的报道出来后,我一看到就觉得这种事情真是太恶劣了!赶紧找到当时几名参加的干部学员询问,他们都说不是他们主动要求的,是校方热情安排的,是极为正常的联欢活动。”

  那么,究竟是南师大的哪级、哪位领导主动安排了这次陪舞联欢活动呢?

  在《新周报》最初调查期间,接受采访的校长办公室主任朱毅曾表示:“我这个部门只是一个执行机构,肯定不是我要音乐学院这样做的,是我们上级领导。”当记者详细问及这位下达指令的上级领导姓名时,朱毅顾左右而言他。

  南师大宣传部部长吴自斌在电话中也这样告诉记者:“很多人把矛头指向当时参加接待的校长,认为是他安排学生陪舞的,这些说法是没有任何可靠根据的,不能因为他是一把手就这样误解,可能当时大家都很随意,因为在大家看来,这毕竟是一场正常的联欢活动。”

  一位中年教师向记者分析说:“因为当时正处于迎中秋、国庆期间,音乐学院的演出排练任务肯定很重,如果是来访者事先就提出了要求‘陪舞联欢’的话,校方肯定不会显得这么仓促,肯定是临时的决定,才会这样匆匆忙忙通知学生参加。”

  另一位年轻教师则认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音乐学院女生陪舞的?这个说法肯定不坦诚,因为女生们赶到宾馆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陪舞活动在8小时外?

  陪舞活动发生的时间是9月27日下午,当时正逢国家法定的工作日星期一,无论是国家机关还是学校团体,都没有任何地方放假休息。作为正在江苏省委党校学习“提高”的这三四十名厅局级干部学员,按理也该在党校组织学习,他们应该到南师大参与这种联欢活动吗?

  此外,更有党内人士严厉指出:在这次陪舞活动中,这些党员干部不仅没有做到“在8小时以内勤政学习”,而且还利用这个“8小时以内的工作学习时间”外出与女大学生联欢。

  那么,当天这些干部学员,是否是在法定“8小时工作时间以内”和学生联欢跳舞的呢?《新周报》记者再次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朱成荣,江苏省委党校教育长,他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强调了当时这群干部参加陪舞活动的具体时间:“我向干部学员了解时,他们告诉我准确的时间是在下午5点20分,过了下午5点钟就不应该算作是在8小时以内了。”

  干部学员提供给省委党校的这个说法是否准确?记者再次到南京师大查询。

  南京师大教务处安排全校课程表的相关老师,向记者介绍了当天课程安排情况,南师大下午统一上课的时间是1点30分开始,每堂课时40分钟,课休10分钟,当时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下午的课程表上一共是三节课。

  “即使三节课全部上完,所用的时间也是140分钟,就是2个小时过20分钟。”这位老师计算后告诉记者。

  依此推算,1点30分上课,再加上2小时20分钟,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学生正常下课的时间应该是在下午3点50分。

  然而,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全体女生,却是在上课中途被迫提前停课。

  11月1日上午,《新周报》记者再次联系到当天即9月27日为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学生授课的老师陈新坤,向他求证当时下课的准确时间。虽然媒体的广泛关注已给陈新坤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但这位老师还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我当时讲的课程是《音乐欣赏》,恰好是下午第三节,当时的确是因为有学生要去参加和领导的联欢,我才中途提前下的课。”

  对于提前停课的具体时间,陈新坤老师回忆说:“大概有20分钟左右。”

  在音乐学院,该院副书记楮慧平最初就向《新周报》证实了陈新坤老师的说法:“因为当时催得很急,才要求陈老师配合停课的,大概也就20分钟左右的时间。”

  对此,当天在“教师之家”宾馆多功能厅内参加清场的服务人员,也私下向记者证实:“大概是下午4点钟左右就来了一群领导开始在这里唱歌跳舞。”

  据记者实地了解,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学生上课的地点在学校东区,“教师之家”宾馆在学校以西,二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大概200米左右,中间由一条宽敞的大路连接,并无曲折路径,赶往陪舞地点多功能厅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5分钟。

  记者查阅到了该省的一份文件,该文件规定,从2003年10月8日起,对省级机关作息时间作出调整,春夏季(3月1日至9月底):上午830-1200,下午200-600。

  江苏省委高度关注

  11月1日,记者电话连线采访了江苏省委党校教育长朱成荣处长。

  他明确告诉记者:“省委党校已于上周五应江苏省委主要领导的要求,向省委递交了调查报告。”

  但他拒绝透露该调查报告的具体内容,他向记者表示:“如果事实证明学员班的干部学员确有违背党风建设的行为,我们党校肯定不护短,省委也不会护短,请你们相信能够公正处理。”

  据记者了解,“南师大音乐学院女生陪舞事件”经《新周报》披露后,立即引起了江苏省委高层的关注和重视,特指示省委党校将详细调查结果上报,朱成荣和该校学员处处长邱斌浩正是具体负责此次调查的主要人员。

  朱向记者表示:“我参与了事件的调查,并且是以省委党校的名义向省委报告的。”
  

 
 
选稿:陈洁    来源:新周报  作者:姚海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