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性感女子大曝与痞子阿姆性史:他要边做爱边rap    |社会新闻|记者暗访哈尔滨地下自虐组织 三段变态人生素描    |社会新闻|乌市120屏蔽骚扰电话 电话不通病人死亡谁之过?    |科教卫IT|欧阳自远答记者问:探月计划不妨碍建设小康社会    |体育新闻|[羽球]媒体劲爆羽坛情侣花边新闻 李永波"谈"恋爱    |国内新闻|沱江特大污染事故:环保官员失职酿大祸
记者暗访哈尔滨地下自虐组织 三段变态人生素描
2004年11月22日 10:43
 

  有媒体报道在日本等地出现自杀网站消息的时候,记者在网上浏览时发现,国内也出现了类似于自杀网站的“灰色”网站。这些网站成员由一些有自杀、自虐和施虐倾向的人群组成,其中还有一些哈市的成员。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采访……

  “灰色”网站:定时开通

  10月29日晚,记者在网友的帮助下登陆了一个名叫“SZ灰色心情同盟战线”的网站,刚一登陆主页,就有一个FLASH制作的动画跳了出来,一行滚动的红色大字映入眼帘,其内容是:“人性里弥漫着细腻感伤的东西,用最纤细的触角抚摸自己最脆弱的部分。突然有种恶作剧的冲动,也许另一些东西,一些灰色黑色或者暗淡浓腻绿色的东西,可以更直接地面对另一部分的生活,雕刻不那么暴露的部分。而我们就是生活在灰色中的人群,SZ(自杀、自虐、自恋)是我们的口号与目标,欢迎志同道合者的加入!”在动画慢慢消失以后,其主页也渐渐露了出来,主页制作得很平淡,与一般的论坛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右上角有一行醒目的黑字写着“请各位网友注意,由于本网站所涉及的内容不受外人认可,所以网站只在每周五19:00-21:00开通两小时。”

  在网页的左边有一个热门帖子的排行榜,高居榜首的赫然是《完全自杀手册》,记者点开后仔细一看,帖子里详细介绍了各式各样的自杀方法及各式自杀方法的优缺点。

  随后,记者在交流论坛中看到,几乎国内所有的知名城市在这个网站里都有自己的论坛,哈尔滨也名列其中……记者用虚假的身份申请了一个用户名以后,进入哈尔滨论坛后发现,在哈尔滨论坛中注册的13名网友正在在线交流,他们把这一周所做的事分别向大家讲述,包括又自虐了几次、怎样自虐的和何时聚会虐待小动物等等,还有人发表感受,例如网名叫作“蓝梦”的一位网友就在论坛里这样写道:“自杀、自虐、自恋在我眼里是个好东西,就像封神榜里的法宝,一祭起它,一切麻烦搞定。”

  记者在退出论坛的时候,记下了论坛里5位哈市网友的电子信箱,并分别发了邮件,期望与他们取得联系……

  联系“同道中人”

  11月1日9时许,经过三天的等待,记者终于接到了一位名叫“冰S”的论坛网友的回复邮件,邮件的内容很简单,他只是把OICQ号码写在邮件里,然后让记者把他加为好友,记者按照号码,在网上查找到“冰S”并将其加入到好友名单中。

  “冰S”第一句话就是询问记者的身份及加入网站的目的,在得到一份事先准备好的答案后,“冰S”边和记者闲谈边传过来一个MP3让记者听听,并且说:“这是一首死亡音乐,名字叫作《黑色星期天》,你听听,然后告诉我你的感受。”记者打开听了一下,这首歌是英文的,长度约在4分多钟,刚开始听的时候感觉旋律还不错,可是越听越觉得心情压抑……记者听完以后告诉“冰S”感到头痛,“冰S”说:“只是感到头痛的话,说明你的心情还不是很‘灰’。但是,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让你加入的。把你的电话给我。”记者刚把电话打在网上不到五分钟,就接到了一个隐藏号码的电话,记者一接通电话,从听筒中传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他第一句话就问记者是不是王海滨(记者的化名),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这名中年男子自称是“冰S”,他说:“我真名叫李昆,明天我们有聚会你来不来?要来的话就在明天早上9点到道里区尚志大街某茶楼一楼左侧靠窗户的第二张桌子等着,到时我们去找你。”

  2日8时50分,记者如约来到了指定位置坐下。9时05分,从茶楼的门外进来了两男一女,径直向记者走来,其中一男子自称是李昆,问记者是不是王海滨,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他分别为记者介绍了另外一男一女,男的叫王洪立,女的叫周梅。“这两位都是咱们战线同盟的成员,今天叫他们来是介绍经验的。”坐下以后李昆对记者说。

  三段“变态”人生素描

  李昆等三人在听完记者编造的经历以后,也分别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讲述人:李昆年龄:37岁职业:哈市某企业经理

  工作压力大,喜欢自虐,用烟头、针自烫自刺

  我是白手起家,从摆小摊受人白眼开始,奋斗了十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老板。但是,当初那种奋斗的激情却不翼而飞,觉得自己没有奋斗的目标,开始用酒精麻醉自己,可习惯了以后不过瘾,偶然一次被烟烫了一下,感觉很是刺激。于是我没事就用烟头烫自己,用针扎自己。把胳膊弄得全是疤痕。为了不影响形象,我去外地植皮,可植完了以后还是忍不住,继续扎、烫,然后再去植皮,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扎胳膊不过瘾,开始往全身上下扎,前胸、大腿甚至阴茎,哪里痛就往哪里扎,好过瘾,在疼痛中我好像又找回了我自己……

  讲述人:王洪立年龄:30岁职业:没有工作,靠父母留下的遗产生活

  从小娇生惯养,喜欢看虐待的过程,烧猫等各类小动物

  我家的条件很好,从小我就是个富家子弟,上学都是车接车送。父母成天忙生意,不在家,根本没人陪我,只有一只宠物猫和我在一起。一天,猫跑到了外边,被几个小孩关到了垃圾箱里,还把垃圾箱用汽油点着了,我找猫的时候看到了猫被烧死的全过程,但是我并没有害怕,反而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特别是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焦糊味,我感觉更加舒服。自此以后我便迷上了这种行为。开始的时候,不敢自己动手,就让保姆去买猫,然后再花钱雇别的孩子烧,我则在一旁观看。后来,干脆自己动手了,再邀请别的朋友看……

  讲述人:周梅 年龄:35岁 职业:做服装生意

  感情受挫折,自杀未死成,自此喜欢那种流血的感觉和半生半死间的幻觉感受

  我和男朋友相处了两年多以后,因为一些小事,我们的关系闹得特别僵。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的一些言行开始反感起来,觉得他特俗。一次吵架以后,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来到公园,在一片草坪上,我边想心事,边用小刀划胳膊。一刀,又一刀。血慢慢地渗出来,我的泪也流下来。后来,我在一篇日记里写道:“举起刀的刹那,我的心在无声呐喊!小刀割在胳膊上,尖叫的却是我的心。”真的,刀割在胳膊上,我不感到疼痛,相反,我觉得是一种释放后的快感。虽然后来我被人送到了医院,但从那以后我好像迷上了这种发泄的方式,每当心情不顺时,我就会用小刀割自己的胳膊。看着血流出来,我感觉很快乐,而且特别喜欢失血过多后,那种幻真幻假的感觉……如今,我家附近医院的外科医生都认识我了。

  记者与李昆等三人分开的时候,听说王洪立要约人在10日晚上去烧猫,就要求同去。王洪立犹豫了一阵后同意了,告诉记者11月10日晚在东北林业大学正门前等他来接……

  虐猫体验

  10日16时30分许,记者如约与王洪立见面了,他开着一辆白色的小型依维克。记者上车以后发现,车上除了王洪立以外还有4男2女,王洪立并没有为记者介绍,只是等记者坐好后继续开车前行……

  路上,车内没人讲话,只有从车内音响中飘出的《黑色星期天》的乐曲声和后排偶尔传出的几声猫叫飘荡在车厢内。借着微弱的灯光,记者观察到车内的人大多都是衣着华丽,打扮新潮,两名女士手上还戴着不小的钻戒。但他们都是面沉似水,眼神有些呆,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邪气。

  经过近40分钟的车程,一行人来到了位于哈市动力区瓦盆窑附近的一座桥下面。大家下车以后,王洪立从车里拎出了一个笼子,在笼子里有两只花猫。他将猫放好,又拿出了一个矿泉水瓶,拧开盖子以后,记者从气味分辨出,瓶里装的是汽油。在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王洪立问:“今天谁来?”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红色皮夹克的女士一把将瓶子夺了过来,利落地将汽油倒在了猫的身上,迅速掏出打火机将火点燃。在火苗窜起的同时,猫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只见两团火球在铁笼内窜来窜去。

  而王洪立等人此时却一反常态地开怀大笑起来。记者听着凄厉的猫叫声,再看到在闪烁的火光下那一张张带着笑容的面容,突然感到不寒而栗起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火苗慢慢熄灭了,两只猫也不动了。王洪立又返回车上拿出两个手电筒拉着记者和另外几人一同走到笼子前翻看死猫。看到两只猫都已经烧焦了,只剩下白森森的牙齿露在外边,再加上那股浓重的焦臭味,记者不禁感到一阵恶心……

  回来的路上,车内不再沉寂,王洪立等人兴高采烈地谈论着烧猫的感受,这个说“过瘾!”那个说“烧的时间太短,不够刺激。”然而,记者耳边环绕着的却始终是那猫的惨叫声……

  专家:属变态行为,会毒害人性

  是什么原因促成他们这样呢?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

  据哈市第一专科医院心理专家、第五疗科申主任介绍,这是一种变态心理行为,行为人在其他方式得不到自我满足时,就会通过一种变态的行为来实现自我满足,并以此来实现所谓的自我价值和成就感。这实际上是一种危险的行为,长此以往,会对人性产生毒害作用。

  根据变态心理学的分析,这种行为与人格特征、本能、知识、个性有着较密切的联系。要对自残行为人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否则病情恶化将会发展为虐待狂。如不尽早地进行治疗,不但会危害自己,还会危害到家人和社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学者告诉记者,人际关系的淡漠、伙伴关系的紧张、失恋、单相思、学习的压力、人生的消极情绪等等,每一条,几乎都能成为他们出现心理障碍乃至形成心理变态的理由。

  但是这些原因背后蕴藏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很容易变得自卑,经常自我否定或者自我挫败。他们陷入了情感的孤独后,在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的情形下,他们不得不采取一些行为来寻求刺激、寻求关注。从这个角度看,此类“施虐人群”的出现是必然的,也应引起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尽快对症治疗,否则“病情”严重,会贻害社会。(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选稿:祁贺    来源:生活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