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小狗撒尿沾了一身石灰水 女犬主撒泼暴打园林工    |社会新闻|天津抽样调查显示:独生子女结婚平均开销近20万    |社会新闻|妻子宣告异国打工的丈夫死亡 另寻新欢被判重婚    |社会新闻|广西五女生火刑惩同伴 8岁女生阴部受非人折磨    |国内新闻|新一轮省部级高官变动 新型知识型官员独领风骚    |社会新闻|河南一小学生走出校长办公室成精神病 称遭殴打
广西五女生火刑惩同伴 8岁女生阴部受非人折磨
2004年12月16日 08:31
 

 

  一名8岁的小女生,竟遭到同伴用“火刑”惩罚,并且连烧3次,将她的阴部烧成Ⅱ度损伤。在经受这种非人折磨之时,女孩被继续威吓:不准告诉老师、不准告诉父母、不准哭叫……这桩令人闻所未闻的事,近日发生在来宾市忻城县宁江乡黄金小学。

  阴部被Ⅱ度烧伤的小女孩

  昨日上午10时,记者走进忻城县人民医院门诊,向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问:“我想找一个被同学烧伤的女孩……”话还没说完,那医生就说:“啊,太惨了!她在住院部外科。”记者在病房见到小女孩和她的父亲。女孩的下半身全部罩在治疗烧伤专用的罩子里面,只露出头和手。任记者怎么逗,她都一言不发,两眼恐惧地望着父亲,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小丽太害怕了,她今年才8岁。”她的父亲蓝某哽咽着说,她连续三四个晚上,都在做恶梦,半夜从梦中哭醒。进医院5天了,一直不肯与外人说话。前天,她妈妈来看她,她终于说出了心里话:“我太害怕了,不敢回忆她们烧我的事。我只想发脾气,想喊!”

  10时30分左右,医生准备为小丽换药,记者看到了她的伤势:两侧大腿和会阴部被烧伤的水泡已经破溃,一块一块快要结痂的伤口,仍然红肿、突出。记者细数了一下,仅脱皮露出粉红色细肉的,就有11处。最不忍目睹的是,这些重重叠叠的伤口,在小丽私处最为集中……

  值班的罗医师告诉记者:小丽的烧伤已达Ⅱ度,病情较重。并且由于她在被烧伤之后没有及时治疗和处理,出现了轻微感染。12月11日入院时,会阴部的伤情更严重,红肿得连解小便也困难。经过5天的消炎治疗,病情现在已得到控制。

  “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烧我,我没有得罪她们……”11时20分,小丽突然对记者叫了起来:“我那天要是不逃走,她们还要烧我,说要烧死我。”她一边哭泣,一边诉说,向记者讲述起她的痛苦经历。

  连续3天被5名女生用火折磨

  小丽在宁江乡黄金小学上小学三年级。由于家里离学校有七八里山路,每次上学要走40分钟左右,她从学前班就被送到学校寄宿。现在与5名8岁至12岁的女同学同住一个宿舍。

  12月6日晚上8时左右,同宿舍的四年级学生阿梅突然对小丽同村的9岁女孩小尼说:“你去买5根蜡烛来。”小尼很快就从校门外的小商店买来5根蜡烛。点燃之后,阿梅就叫小丽站着别动。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还以为她们要玩什么游戏,我就听了。”小丽说,但她很快就看到阿梅撕下一个作业本,卷成纸筒,点燃火,就朝她的裤裆下放。她吓得大叫起来,并且用手去拍打,最后右手两个手指的皮肤被烧伤,火也被拍灭了。

  阿梅见她反抗厉害,怕别人知道,就让五年级的阿林负责捂住小丽的嘴巴,又烧了两次才停了下来。可阿梅警告小丽说:“你不许哭,不许讲给老师和你妈妈听,否则,明天我们又烧你。”

  小丽说她当晚一夜未睡,害怕她们又会突然来烧她。但她也不敢把事情说出去。

  然而,小丽的屈服并没有逃脱第二天晚上的折磨。7日晚上8时30分左右,阿梅她们换了一种方式:用自行车搭货用的胶带,将小丽的双手反绑在背后,而且还将宿舍的另外4个女孩进行分工:阿梅负责点火烧,阿林继续负责捂嘴巴,小尼和阿佳及另一个女孩负责抓手脚。

  她们一切准备好之后,同样令小丽站在宿舍的空地上,不给哭叫、不让逃跑,“否则你就死!”无助的阿丽问她们为什么要烧她,阿梅和阿佳说:“让你尝尝火烧×的味道!”她们还说:“如果你今天不动,烧了这次就放了你!”她想逃,外面天黑黑的,空无一人,况且阿梅她们已将宿舍门反锁。她就想:忍一下算了。

  谁知阿梅她们抓住她连烧了两本作业本,将她的一条牛仔裤、一条棉毛裤和一条内裤的裆都烧穿了,一直折磨到深夜十一二时,小丽忍不住大叫:“妈妈,我不活了!”才放了她。

  小丽说,她们烧完之后,还打开她的双腿看了,发现只烧破了裤子,没有烧伤皮肤,便有些不快地说:“让她睡一觉,明天再来吧!”但临睡前,阿梅又对她说:“明天早晨你必须6点钟起来给我做粥!”小丽不敢不从,8日清晨,烧她的几位同伴还在熟睡时,她就忍着剧痛起床,给阿梅做粥了。

  做好了,她连尝都不能尝,站在一旁看着阿梅吃。其他的女孩也害怕阿梅。阿梅边吃边问小丽:“你今天回家吗?”

  “不回。”小丽连头也不敢抬。

  “你去(把烧你的事)告诉老师和你妈妈吗?”

  “不去。”小丽的回答刚一结束,阿梅就说:“谅你也不敢!”

  但周三上午,阿梅仍然怕小丽跑回家,她一下课就去小丽的教室门口守着。可中午放学后,小丽的苦刑又到了:小尼告诉阿梅,早晨小丽在煮粥时,放了一个屁。阿梅又想出了惩罚她的办法来:中午回到宿舍,她们用胶带反绑小丽的双手之后,还用前一天晚上烧破的裤子把小丽的嘴巴塞住,然后将她的裤子全部扒光,直接用作业本纸点着火往小丽的私处烧……这一次,将小丽的阴部烧了七八个大水泡才停下。

  8日晚上,阿梅要去外婆家拿衣服,她担心小丽跑了,就凶狠地问她:“我回外婆家,你去哪?”小丽说她立即答应和她一起去她外婆家。因为她想:阿梅在外婆家肯定不敢烧她,而且又可以躲避阿佳她们的继续折磨。这一夜,小丽虽然痛得难受,但稍得安宁。

  可周四的中午,阿梅又对小丽说:“你今晚死定了!”小丽说,下午放学时,她假装往宿舍走,回到宿舍之后,将书包放好,趁阿梅她们去打饭,她就逃出了校门,一路小跑,跑回家去。

  说是跑,可小丽由于双腿内侧及会阴部烧伤剧痛,过去40分钟的路程,她“跑”了两个小时。

  在回家的路上,有村民见她行动怪异,问她怎么了,她也不敢实说,谎称:“我发高烧了!”

  还有两名女生被烧伤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了黄金小学的校长韦旭峰。

  “我是星期四晚上知道消息的。”韦校长坦率地说,那天晚上9时左右,他不在学校,接到小丽父亲的电话。由于电话里一时说不清,他次日回到学校,才发现小丽的病情的确不轻,便带去医院看病。

  但韦校长说小丽的事学校老师、小丽的班主任都不知道,小丽也没有向任何人诉说。他知道之后,也去找过阿梅她们谈话,但阿梅她们都说是“好玩呗”,再也问不出别的原因。不过,他在询问的过程中却得到另一个消息:还有两名女生也被烧过。一个是小尼,她的右侧小腿、大腿都有不同大小的伤口,现在也在治疗。另一个是阿佳,被烧过,但没有伤口。

  昨日下午5时,记者在黄金小学见到了阿佳,她说她也被阿梅烧过。那是周一的晚上,阿梅在做作业,她在唱歌,阿梅嫌她唱歌影响了她做作业,就举着蜡烛要烧她。她吓得躲进了床底下,阿梅就用竹竿去打她,最后只烧到了她的裤脚。阿佳说她们宿舍里发生的这些事,阿梅都是不让讲出去的。管她们的工友又住得较远,老师也从来没有去她们的宿舍看,学校可能真的没知道。

  不过,住在她们隔壁的男生小兴却告诉记者:“我知道。”他说他分别在7日晚和8日中午两次听到小丽的哭叫:“妈妈,我不活了!”事后他还问过小丽,小丽说:“没什么。”他仍然感觉到有事,便将此事讲给工友付师傅听。付师傅只是点点头说知道了知道了,但不见动静。可在昨日下午记者采访付师傅时,他却坚持说:“我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5个小女孩为何出手如此残忍?学校为何对此事一概不知?日前此事已引起警方、当地有关部门重视。请关注本报明日的独家报道。(文中女生均为化名)

  

 
 
选稿:陈洁    来源:南国今报  作者:罗素玲  
 
 
  • 南非一华人农场遭劫 四华人被歹徒折磨近40分钟
  •   2004年12月11日 12:23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