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科教卫IT>>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教卫IT|我国军队信息化进程目前受到三大因素制约[图]    |体育新闻|[亚洲杯]下届起全面改版 单数年举行东道主失优势    |财经新闻|温州中小企业融资再调查 民间借贷不输官方金融    |社会新闻|黄花岗先人不得安生 烈士塑像当了2年小便槽    |国际新闻|尼泊尔增加军费一成三 主要用于对付反政府武装    |国际新闻|美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在虐俘丑闻后"失踪"的日子
我国军队信息化进程目前受到三大因素制约[图]
2004年7月17日 19:26
 
  海湾战争中,美军信息化武器仅占8%左右,主战武器依然是机械化武器,尚未达到信息化作战水平;阿富汗战争中,美军使用了过半数的信息化武器,基本实现了信息化作战;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投入了90%的信息化武器,接近完全意义的信息化作战。

  发展中国家受社会信息化、空间保障和国防工业化整体水平的严重制约,难于在短期内完全实现军队信息化的目标,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建设一支全面信息化部队,然而,却有可能使部分领域或部分系统实现信息化。

  中国在至少未来三四十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应寻求使用传统武器和非先进的信息化武器作战的致胜之道。建设信息化军队是当今热门话题,信息化军队离中国有多远?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建设一支信息化军队至少需要三四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军队信息化建设面临三大制约因素——对社会信息化程度的依赖、对空间保障基础设施的依赖、对国防工业发展水平的依赖。

  在未来三四十年里,人类社会仍将处于半机械化武器、机械化武器和信息化武器并存的战争形态中。发展中国家不可能与来犯的信息化强敌进行对称的信息化作战,必须寻求使用相对落后武器作战的致胜之道。

  信息化军队需要信息化社会支撑
  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军队的信息化建设,是在社会信息化发展到一定阶段,投入巨额军费实现的;发展中国家建设信息化军队,将受到自身社会信息化水平较低的严重制约,其进程是渐近的。

  社会信息化进程是信息化军队建设的基础与条件,军队信息化可走在社会信息化前列,但不能脱离社会信息化发展水平。国防现代化必须与工业、农业和科技现代化协调发展。社会信息化是军队信息化的资金库、人才库、资源库、技术库。

  美军信息化建设走在世界前列,得益于社会信息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上世纪中期,美国在高度工业化的基础上,于七八十年代步入信息化社会初级阶段。

  发展中国家的信息化建设从90年代起步,至今发展势头迅猛,但由于其工业化基础差,国民整体素质低,城乡差别大,地区发展不平衡,整体的社会信息化还比较遥远,至少有相当的路程。

  美国正向成熟的信息社会迈进,已建成由各种数据库、基础电信网、增值服务网、信息服务网和各种用户终端组成的信息高速公路,以及覆盖全国联通全球的高速信息网。美国现有大中型数据库3000多个,相当于整个欧洲和日本的总和,是中国的30倍。而且还将以每年增加1000多个服务器的速度增长。

  社会信息化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信息产业须是基础产业和生产力的主流。美国信息产业由电信服务、电信设备、计算机硬件与软件及计算机服务等五大产业组成,上世纪70年代,其社会新产品附加值总量中,信息仅占20%左右,目前已占80%多。美国信息产业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25%。

  进入信息社会,美国的整体国民素质和劳动力个体素质,以及国民经济结构变化巨大。知识型劳动者的作用越来越大,高智商知识分子成为社会发展的关键力量,各阶层领导者的信息观念和创新意识明显高于一般国民。到2006年,美国有一半的人就业于信息产业,高收入者普遍具有创新能力,国民整体素质进一步提高。

  美国社会信息化经济效益的增加,给军队信息化建设提供了足够的资金,军费不断增加。与传统武器不同,信息化武器需要先期投入巨额基础建设经费。据不完全统计,美军于上世纪80年代,仅用于指挥自动化系统建设的经费,累计超过3000亿美元。90年代,用于此项建设的经费每年都保持在400亿美元以上,比80年代提高了33%。如此高的经费投入,令许多发达国家也望尘莫及。甚至可以说,美军打的是“现代贵族化战争”。

  日本军费每年递增约为5~6%,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10多年来,日本每年在指挥自动化系统这一项投入的资金约为10~15亿美元。印度军队的武器装备经费1990年为420亿美元,计划到2010年提高到1300亿美元,其中用于信息化基础建设的费用至少将增加3倍,不过,由于原来的基数低,远不及日本。

  相比之下,中国投入经费较少。1990年,中国用于购置武器装备的经费仅为50亿元人民币,至2002年增长到573亿元人民币,占总军费的33.8%,这些经费用于武器装备信息化建设的则是有限的。

image

运筹帷幄

  信息化军队严重依赖空间保障
  信息化军队必须有空间保障支持,从一些国家经验教训看,中国应建设军民兼备的空间保障系统,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保障军队信息化建设。军队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即指挥自动化系统,(也称C4I系统或C4ISR系统),以及至今方兴未艾的全球定位系统,都依赖空间保障。

  美军于1996年开通“全球指挥与控制系统”,到21世纪初,空军红外探测系统、海军协同作战系统、新型无人机系统、全球广播系统陆续服现役。美军全球广播系统将通联各军种的C4ISR系统,为联合司令部提供近实时的战场图像,可将容量提高500倍以上。据称,届时美军将具备近实时、跟踪、定位和攻击地球表面任何目标的能力。

  当今,在静止轨道上的国际通信卫星有近百颗,利用卫星通信的国家有180个,建立的卫星地面站达万座以上,卫星通信已占国际通信电路的70%以上。通信卫星在358公里的高空,相当于350个通信中断站组成的微波中继线路,覆盖地球跨度18万公里区域内任意两点的通信。

  目前,建立军用卫星通信系统的国家有美国、英国、俄罗斯、法国和北约等。美国的军用卫星通信系统由三大部分组成:国防卫星通信系统、海军舰队卫星通信系统、空军卫星通信系统,形成有机整体。美国的国防通信卫星有15颗,战时,总统指挥系统拥有40多种通信手段,可在3分钟内向分布在全球的美军下达命令。

  信息时代,空间基础建设成为必争的制高点。空间基础设施,即由卫星和地面站组成的“天地一体化星座系统”,是设置在地球外层空间、可为国计民生提供服务和保障的基本的航天系统。空间基础设施包括三大类:全球定位系统、全球国际卫星通信系统和对地观测卫星系统。

  美、俄、欧洲有各自的空间支持系统,发展中国家不可能依赖他国空间保障进行信息化作战。如果那样,信息化作战真成了具有统一空间支持的“超级电子游戏”。然而,有哪个发达国家能够为战争对手提供空间系统支持,与其进行你死我活的现代战争呢?

  实现信息化作战,需要全球定位系统。为此,美国、俄罗斯、欧洲不惜投入巨资建立自己的系统。美国名为GPS,俄罗斯名为GLONASS,欧洲名为伽利略。俄罗斯由于经济发生困难,其卫星寿命短暂,星座无法保持足够数目,正常功能的发挥受到影响。发展中国家目前没有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统,只能依赖或借助上述国家,和平时期这似乎没有问题,然而,如果发生战争,则没有安全可言。

  信息化作战中的军事对抗,不是武器间、军兵种间的对抗,而是武器系统与武器系统的对抗,体系集成与体系集成的对抗。完全信息化的作战要求将武器和军、兵种系统全部融入一个大系统中,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依赖空间系统的支持。

  与传统作战不尽相同,信息化作战需构建信息化战场。信息化战场通常包括陆战场、海战场、空战场、太空战场和电磁战场等。信息网络将卫星、侦察机、侦察船、地面侦察车等信息搜集系统,战场指挥控制等信息处理系统,以及飞机、舰艇、导弹、坦克等火力打击系统链接起来,以支持指挥人员、作战人员和作战保障人员信息活动的、覆盖多维作战空间的信息化战场。不建立可靠、安全空间保障下的网络系统,即使武器装备实现了信息化,也无法实施作战行动。

  军队信息化由信息技术、军用信息资源、军用信息网络、信息化武器装备、信息化人才、信息化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等六大基础构成。军用信息网络是诸要素的核心,是信息传输、信息交换和信息共享的必要手段,也是军队信息化建设的本体,离开信息网络的本体,其他各要素就失去了依托,无从发挥作用。因此,没有空间保障下的信息网络,就没有信息化军队。

  美国为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在空间保障方面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仅为建设全球定位系统,就花费约130亿美元,时间长达16年。无论从过去还是未来看,中国在这方面投入的资金都无法与发达国家相比,其信息化建设过程将延长。

image

数字操作

  信息化军队有赖于国防工业发展
  信息化军队是在机械化武器装备平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跨越式发展离不开机械化武器装备平台。一个国家军队的信息化建设不能不受到其国防工业水平的严重制约,不断发展和提高国防工业,是军队信息化建设的重要前提。

  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小发展国家,由于没有自己的国防工业体系,缺少科研力量和先进技术,武器装备需要到国际军火市场购买。中国虽然具有一定规模的国防工业基础,形成了包括核工业、航天、航空、船舶、军械、电子等领域的国防工业,但由于国防工业长期以来在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上存在诸多问题,军工企业生产效率低下,创新能力不强。

  国际军事专家研究认为,中国的国防工业虽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改革基本限于军品转民用和机构重组,生产效率低和创新能力差这两大致命缺陷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扭转。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动员社会的科研力量广泛参与。

  建设信息化军队,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除增加军费外,需从根本上加强国防工业建设,要完成从半机械化、机械化武器装备到信息化的改造,不能寄希望从国外购进,而只能采取研制、改造、整合等手段。对发展中国家的军购,西方国家一向实行严格的限制政策,发展中国家在军队武器装备信息化建设中,将遇到很大困难。

  发展中国家军队加强信息化建设,应该重视国防工业的制约因素,重视国防工业如何适应军队信息化建设的要求。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真正的“撒手锏”从研制到使用,只能出于自己之手,不可能寄希望于他人。

  寻求使用非先进信息化武器的致胜之道
  发展中国家受社会信息化、空间保障和国防工业化整体水平的严重制约,难于在短期内完全实现军队信息化的目标,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建设一支全面信息化部队,然而,却有可能使部分领域或部分系统实现信息化。

  中国在至少未来三四十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应寻求使用传统武器和非先进的信息化武器作战的致胜之道,而非寻求使用同代先进信息化武器作战的致胜之道,应该研究如何实现局部的信息化,研究如何以局部先进的信息化对抗整体先进的信息化,研究如何使某些军兵种加快实现局部信息化。

  军事专家认为,中国应探讨优先加强海军、空军、战略导弹部队相对独立分队的信息化建设,以及陆军特种作战部队、机动快速后勤保障部队的信息化建设。

  前苏联与美国“星球大战”计划的军备竞赛,尽管并非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但军备竞赛导致苏联经济严重衰退毕竟是事实。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战略、地缘政治和安全环境不同,即使确定了建设信息化军队的目标,也必须探索自身发展之路,力争以最佳投入换取最佳安全保障。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人类社会完全对称的信息化战争形态十分遥远,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仍将处于半机械化武器、机械化武器和信息化武器并存的战争形态中。当然,这不否认发达国家信息化军队之间可进行完全对称的信息化战争,甚至研制更新的武器装备,探索更新的作战方式,如有机器人参与的战争,有新概念武器参与的战争等。

  如果人类社会的信息化战争已达到或超过60%,那么,就可认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因为,任何一种战争形态都不是纯粹的,几乎都是多种战争形态并存的,关键在于参战方使用什么武器,会以什么战争形态为主。

  在未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的西方发达国家军队,面对的将是众多使用非信息化武器的国家军队,或者相对落后国家的信息化军队,究竟有多少国家有能力和有可能,而且心甘情愿地与其进行全面的对称的信息化战争,尤其值得怀疑。可以肯定地说,心甘情愿与其进行对称的信息化战争,也就是心甘情愿与其进行“星球大战”,结果将难免陷入新陷阱。

  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的确先进,但并非没有缺陷,并非战无不胜,并非可长期居于领先地位。现在,人们在研究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中,对其优长研究得多,对缺陷研究得少,或多或少存在“信息化武器崇拜症”和“信息化作战恐惧症”。

  以上现象表现在研究伊拉克战争中,比如:有的只注意战争中美军使用信息化武器起重要作用,却忽视了伊拉克军队较少顽强抵抗的前提;有的只注意美军使用信息化武器实现速战速决,却忽视了美军在伊拉克战后并未彻底赢得战争,延续至今的对美军的袭击和反抗,是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难以制止和战胜的。何况,伊拉克的武装反抗活动,在非统一组织的、非强有力的和非国际援助情况下进行;国际上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的活动,同样在非统一组织、非强有力和非国际联盟下进行。尤其是伊拉克战争后,高度信息化的美军面对使用传统武器的伊拉克武装至今一筹莫展。

  像人们不能拒绝信息化社会一样,人们不能拒绝信息化军队。但是,囿于自身的限制,发展中国家在不可能用对称武器与来犯的信息化强敌作战的情况下,既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无所作为,而只能深入研究和运用使用非对称武器作战的致胜之道,研究使用局部小巧信息化武器系统应对信息化武器系统的致胜之道,即小信息化系统对大信息化系统、部分先进信息化系统对整体先进信息化系统的致胜之道。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但此战略境界可遇不可求。当信息化强敌执意强加战争的时候,发展中国家只能以求胜和必胜之心之道面对,除此则别无选择。

  在今后几十年里,研究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的优长与缺陷,是发展中国家军队的当务之急,即使未来他们有了信息化武器装备或信息化军队,也难以超过发达国家信息化军队的建设水平,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发达国家也在发展,要消除两者间的差距,需要相当长时日。

  和一切先进武器和先进作战方式一样,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同样有自身缺陷和局限,和众多先进事物一样,其缺陷往往存在于优长之中。比如: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中,庞大的统一性中有唯一的依赖性;严密的系统性中有明显的脆弱性;无缝的联结性中有众多的可击性;无人化的趋向性中有对人的能动性和人的精神一定程度上的否定等,这些领域很可能是产生信息化战争时代“撒手锏”的努力方向。

  高度信息化作战以作战指挥自动化控制系统为中心,这个所谓纵向到边、横向到头无缝链接的大系统,存在易受攻击的先天缺陷。比如:在伊拉克战争中,20万以美英为首的联军使用的卫星通信容量是第一次海湾战争50万军队的15倍,其中,美国陆军的通信有80%依靠的是商业卫星的服务。连美军专家们都认为,这种商业卫星抗毁力弱、安全性低,难以抵挡软杀伤和硬杀伤。有专家认为,在不违反有关国际法和国际空间协议的前提下,研究干扰和破坏这一系统无缝链接的软杀伤办法,很可能是有效的。

  参加伊拉克战争的美军陆战1师在总结报告中承认,有些战术通信系统,如保密移动抗干扰可靠卫星终端、超高频战术卫星和高频无线电台不能在运动中工作,在部队停止行进有条件开设其他战术通信系统之前,其唯一的通信手段是依靠“铱星”电话和蓝军跟踪系统。从以上可以看出,信息化军队和信息化作战存在的严重缺陷,即使随着科技不断发展也难以完全克服。

  历史上每一种新式武器出现,都伴随另一种相克武器产生;每一种新作战方式出现,都伴随相克的新作战方式产生,先进武器和先进作战方式并非长期处于绝对领先位置。从发展趋势上看,信息化武器和信息化作战有可能大力推进新概念武器发展,催生新概念武器提前到来,更新的作战形式将随之出现。

 
 
选稿:庞仕影    来源:瞭望周刊  作者:杨民青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