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云南玉溪市人大常委原副主任沈正书涉嫌贪污受审    |网络参考|读《同学少年都不贱》:可叹张爱玲晚年才气黯然    |科教卫IT|华北工学院改称"中北大学" 2008年前投5.7亿元    |网络参考|专访汤加丽:写真集中的并非真实的我[图]    |国内新闻|广东惠州拉开公车改革序幕 每年可节省2000万元    |国内新闻|河南公安机关推行等级化管理 民警要评三六九
专访汤加丽:写真集中的并非真实的我[图]
2004年7月9日 15:55
 

  汤加丽因为拍人体写真而成名,也饱受因拍写真而来的非议和官司。她称自己本是一个普通的舞蹈演员,只是误打误撞地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她坦言名声和名气是两回事,“在很多人眼里我是‘臭名’远扬,他们在和我打交道之前都会打一个问号。”虽然拍了两本写真集,但汤加丽觉得媒体上报道的她以及写真集中的她并非真实的她。

  4月26日,《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的摄影师张旭龙诉汤加丽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结案.法院判决汤加丽就涉案的侵权作品在《中国摄影报》上向张旭龙道歉;并向张旭龙支付报酬10万元;驳回张其他诉讼请求。

  之后,“汤加丽败诉”被媒体广泛报道。

  次日,汤加丽在其个人网站发表声明,称她的心情如一句歌词——站在雨里,泪水在眼里,不知该往哪里去……“面对如此困境,我不知是该继续忍气吞声、息事宁人,还是该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所以迷茫,所以举棋不定……”

  事隔两月,“败诉”之后的汤加丽在做些什么?她的生活状态怎样?情绪如何?这些疑问,是我这次采访的初衷。

  面前的汤加丽相比年初时白了,瘦了,但精神状态很好。她现在已回到供职的歌舞团,重新开始舞蹈生涯。

           image

                        汤加丽

  “败诉”之后面临窘境

  “一审”结果出来后,你没有上诉吗?

  没有,我当时想算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是息事宁人吧。

  你现在对判决结果履行的怎样?

  我已经把道歉内容给了《中国摄影家》杂志,大概6月底、7月初该刊2004年第7期会刊出。

  关于“向张旭龙支付10万元报酬”一项,因我手中一时拮据,我先通过法院给了他三万元现金,并请求法院从中跟他协调,看在昔日不错的合作关系情面上,容我一个月之内凑足余下金额还清,我的第二本写真6月30日才结算。但遭到张旭龙断然拒绝,要求法庭对我实施强制执行,比如没收我的房产、车子,让团里停我的工资。

  你现在准备如何应对?

  以前,我想认了,现在我有了变化,但还没考虑好对策,我感觉已被逼上绝路。再有一点,就是法律教育我做人必须要有原则,如果再不讨说法,自己的合法权益有可能无限制地受到侵犯。在大多数人看来,都认为我与张旭龙是一唱一和、互为炒作,我想我应该站出来划清界限。

  据说你曾通过张旭龙的律师提出购买对方手中的照片版权?

  但是他开的价令我瞠目,他说一张照片两万元。在我们合作的一年半里,他先后为我拍摄了8000多张照片,按照他的说法这些照片的费用高达1.6亿元!

  打官司是很劳神的一件事,你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吗?

  打官司的确牵扯了我太多的精力。我不愿意看到今天的局面,但又必须去面对,我有种被人逼到死胡同的感觉。

  我原来采取的方式是一步一步的退让,但是现在我才明白什么都可以让,惟有名声不能让。现在要是丧失了维权的机会就等于永远丧失了!我一辈子都要背一个黑锅,这样活着很压抑。有时,在自己心情开朗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件事,会觉得喘不过气来。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我的原则第一是先做人;第二是做一个好人;第三是做一个称职的舞蹈演员。

  你怎么评价自己的名声?

  我自己认为和外界认为是两回事。我觉得知名度和美誉度是两回事,现在在很多人眼里我是“臭名”远扬,他们在和我打交道之前都要打个问号。

  前一段我参加话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的排练、演出时,何炅和其他演员都觉得我不像外边说的那样是一个坏女人,一个很骚的女人。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挺正常的邻家女孩,何炅说,“汤加丽是一个很好的、很善良的人。”我很感谢他对我的评价。

  在这个话剧中你的表演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很多人对汤加丽也有了不同的认识,正常来说,由此你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开始?

  对,我当时还想是不是接一部戏,导演说上完这部戏大家都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开始,因为话剧能让人的潜能得到释放和提升。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话剧刚演完,官司的结果就出来了,所有人都知道汤加丽“败诉”了,这对我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本来演这个话剧之前有两个广告在跟我谈,后来人家不想跟我合作了,没有人愿意启用一个有争议的人做形象代言人。另外,我还因此失去了一次电视剧演出的机会,我很喜欢其中的角色,有人说汤加丽要演就该演坏女人。对我来说,曾经的机会现在越来越少了。

  虽然如此,我发现你现在的心态很平和。

  可能是因为之前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了,我想怀着感激的心态去生活。我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舞蹈演员,只是误打误撞地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才引起了别人的关注。

  话剧“挽救”了父女关系

  你在排练话剧的过程中,张旭龙告你侵权的案子正在审理中,这对你的心情以及演出的状态有没有影响?我以为会受影响,但是还好。排练这个话剧的过程中我特别开心,因为是跟一群善良的人在一起做事,我们剧组是一个很团结的集体。我“败诉”的事,他们是从媒体知道的,当时演出已经结束了。他们都打电话安慰我,让我不要难过,不要伤心。

  排演这个话剧是你拍写真集外做的第一件实事?

  确实是,所以特别感激这个话剧的导演和制片人,他们用我很有魄力。最开始导演找我时我本来想推掉,我对自己不太自信。后来决定上了,还是因为我自己。因为我很喜欢这个剧本,很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放弃很可惜。我相信,只要有付出就有收获。我骨子里有种不服输的劲儿,只要我喜欢的东西,我是不会错过的。

  通常别人都是拍完影视剧之后才敢演话剧,你作为一个表演新人一开始就接了话剧,看来你也很有魄力。

  没错,很多演员是在演过很多戏后再回到话剧舞台,我是刚开始爬就要跑了,难度很大。感觉就像台阶还没有爬好,就直接跑到领奖台上展示才艺了。当时压力的确挺大,特别是之前于娜的表演得到肯定后,我再接着演,被人比较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决定做了就什么都不想了,当时时间很紧,从排练到演出只有20多天,3月上旬开始排练,4月4日就要在海淀剧院上演。我先背台词,然后再抠表演,导演先让我一个人练。全剧组只有我一个新人,其他人都参加过之前的演出。当时我就开玩笑说:好在就我一个新人,万一错的话,何炅那么聪明一定会帮我的。我记得第一次排练的时候,他们都很奇怪,因为我的台词有很多四川方言,他们没想到我一个安徽人四川话说得那么好。对我来说,说东北话比较难,导演专门让一个演员教我东北话。

  还记得第一场公演时的心情吗?

  我一句台词都没说错,但是表演上还是太紧了,没撒开,只想着不要出错了。谢幕时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每个演员手里都得到一束鲜花,就我没有,我当时可难受了,心想是不是因为我演得不好啊,心里直发虚,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大家往后台走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最后面。其实,是剧组无意间漏掉了我。所以我刚走到后台,导演马上送给我两大捧鲜花,何炅也给我送了一束,大家都说要好好弥补我一下。回家后我又收到导演发的一条短信息,他对我的表演非常满意,并由衷的为我高兴。我当时看了很感动!这条信息我一直留着没删。

  这个话剧原定是演六场,后来加演了三场,我自认后三场的发挥比较好。前两场我一直在发烧,把我妈妈急坏了。

  你父母去现场看了吗?

  他们看的是第二场,看的过程他们特别兴奋,他们很奇怪观众刚进场还没看戏为什么就笑?我在台上的某个角度可以看到他们,当时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不仅仅是为全场的观众演出,能让父母看到舞台上的我,看到我的闪光点,我觉得特别的幸福。

  他们怎么评价你的表演?

  他们毕竟是外行,只是说我有些地方演得挺投入的,有些地方还不太投入。但是,他们特别好奇他们的女儿能演好话剧,我爸说没想到女儿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还能干这样的大事情。之前我在家里练习的时候,爸爸妈妈经常帮我对词,一些台词他们都会背了。

  那后来演出结束了,父母用什么方式表示祝贺?

  他们一路上特别兴奋,回到家就忙着给我做夜宵。

  拍写真集后你和父亲之间有一些隔阂,这部话剧是不是让你们父女关系有所转变?

  是,我爸爸平时爱好文艺,他觉得女儿能上舞台表演,他很高兴很骄傲。他经常对我说,“你多做些这样的表演多好啊!这样我们也能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我们走出去脸上也有光。”

  关于我拍写真集,一开始父亲特别抵触,逐渐到能够正视,再到能够理解!虽然谈不上支持,但这对我爸爸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我觉得他能够尊重我的选择,挺不容易的!

  你拍的第二本写真给他们看到了吗?

  没有,他们只是从媒体上知道的这事。我是刻意不给他们看的,没有必要再去刺激他们。我知道他们喜欢让我做比如跳舞,比如演话剧等一些在他们眼里很正大光明的事情。但是,我是把这些和拍写真视为一样的工作,因为它们对我都是一个挑战,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演了这个话剧,你对自己是不是更自信了?

  我记得演完最后一场全体演员谢幕时,我的心情特别复杂,又难过又激动。听到观众热烈的掌声,我感觉自己太幸福了,但一想到马上要和大家分开了,心中很不舍。这个话剧的确让我变得自信了,我觉得不管演什么角色一定要自信,有了自信才谈得上挖掘人物的性格和情绪的变化。我不知道观众的想法,对于我能顺利演完这个话剧,不挨骂,我觉得就是成功。这是一个战胜自我的过程。

  再续舞缘

  听说你刚刚回到供职的歌舞团?

  对,已经回去几天了。这两年团里对我非常照顾,现在团里需要人手回去工作,我就决定回去了。我们团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团体,从舞蹈学院毕业后,能够进入这样一个单位,是每一个毕业生梦寐以求的事。作为歌舞团的一名普通演员,我非常希望能够回到过去的工作状态。

  之前,我有一些顾虑,主要害怕直接面对观众,更害怕因为我给团里带来负面影响。在我心中,舞蹈一直是我的最爱,我希望能为团里做些贡献。上班的头一天晚上我竟然失眠了,毕竟将要见到那么多久违的同事。

  这几天的日程表是怎样的,还适应吗?

  九点上班,五点下班,大家都在适应中,因为不只我一个人回来。这几天主要是恢复训练的阶段,我们现在的年龄不是让别人管的时候了,大家排练时都很自觉。对我来说起早还不太适应,以前都是想睡几点就睡几点,现在有时间限制,到点儿就要起床。

  之前关于你拍写真、打官司的事大家都知道,同事们会对你指指点点吗?

  没有,领导和同事们对我非常热情,团里像个大家庭似的。大家还跟我谈他们对媒体报道的看法,他们好多人以为摄影师和我打官司是相互炒作,所以他们都很支持我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你有计划拍第三本写真吗?

  这要看缘分了!拍写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一个是你的身材还能不能出书;二是书的创意有没有新意,如果超越不了前两本为什么还要出呢!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就是年底的时候想出一本有关女性形体塑身的书,和更多的女性朋友分享我在这方面的一些心得。

 
 
选稿:祁贺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王江月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