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口述:他放弃富贵跨越中日海峡,却仍然不能娶我    |财经新闻|联通融资45亿配股成功 A股市场迄今最大一次配股    |社会新闻|广州地铁1号线发生故障 乘客顺利疏送未造成混乱    |台港澳新闻|长白山车祸原因查明:超速行驶和司机操作不当    |国际新闻|中美对抗的前哨?--新加坡在中美间扮演特殊角色    |国内新闻|大陆赴台17游客集体失踪 疑与两岸私渡集团有关
口述:他放弃富贵跨越中日海峡,却仍然不能娶我
2004年7月21日 20:05
 
  一个日本男子,为了追求自己心爱的姑娘,他不惜放弃荣华富贵、不惜和家人断绝关系,他还要跨越中国海,预备凭借自己的能力迎娶中国新娘。可是,命运却陡起风浪。

  -采写:记者马冀实习生唐昱-讲述:海心(化名)

  -性别:女-年龄:26岁

  -学历:初中-职业:经商

  7月10日的晚上,我在办公室一边写稿子,一边随手接了一个打进来的电话。听筒还没靠近耳朵,海心(化名)哭泣的声音已经喷涌而出,直贯我的耳膜。“怎么了?”,“优助(化名)不行了……”,只言片语后取而代之的又是哭泣。我劝慰了半天,和海心约好隔天见面。

  声音结缘

  7月12日,我们坐在麦当劳餐厅。午后略带湿润的阳光温柔地撒在海心宽阔而饱满的额头上。还没有说话,海心的眼圈就湿润了,一滴泪落在咖啡杯里。

  小时候,我家里很穷,初中一毕业,我就南下广东打工。经过几年的摔打后,我开始学着做生意,但开始的时候很不顺利。幸运的是,生意往来中,我认识了一个叫家雄(化名)的香港商人,有了他的关照,我慢慢摸到了门道,可以赚点钱了,尽管不过是一点点,但足以让我感到无比欣喜。可是,家里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欠下很大一笔债,靠我赚的那点钱根本偿还不了。危难的时候,家雄向我伸出了援手,感激之余,我暗下决心,好好跟他学习生意经,希望自己能在广东扎下根来,如此家人也才有指望。可是,家雄并非只是单纯帮助我,他向我求婚了。我感到很为难,因为我并不爱他,可是家人希望我能找个好“靠山”。家雄逼迫得很紧,家人又不肯体谅我,还有人说我忘恩负义,这使我备感痛苦。

  为了排遣心中的愁闷,我学会了上网,还在一个语聊网站当上了音乐主持,也因此交到不少可以谈心的朋友。和子(化名)就是我在那时候认识的一个日本女孩,她的中文说得非常好。和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却乐观坚强。我把自己的遭遇说给她听,她就鼓励我说,只要有颗真诚善良的心,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真心喜爱的人。和子家里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北京也有分公司。她经常来中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她的理想就是将这间公司做进“世界100强企业”。她对未来的信心感动了我,我鼓励她要勇敢面对生活,实现心中理想。一来一往间,我们成了知心朋友。

  2003年3月9日,和许多平常的日子一样,我跟和子在网上语音聊天,突然,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从和子那边传来,我的心微微一颤。

  “在网络上聊天,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陌生的声音,我又是主持,其实应当说是见多了,可是,我却被这个声音打动了,你相信缘分吗?”我一笑,不置可否:“缘分是被用滥了的一个词,但人生际遇有时是很奇妙,你不爱这个人,不爱那个人,却偏偏爱上他。冥冥中,可能是有不可知的力量吧?”海心听着,眼睛弯了弯,露出第一抹笑容,像阳光透过乌云,有种特别的美丽和悦目。

  四天五夜

  这声音就是优助,和子的哥哥。因为有家族生意在中国,他们都能讲非常流利的中文。优助对我说,一次偶然从妹妹身旁经过,听到麦克风里传出我的声音,他被我的声音吸引,所以今天他冒昧地打扰我,希望可以跟我谈一谈。我们的交往就从那一天开始。

  对于我的处境,优助说他支持我。接受别人的恩惠并不等于就要为此奉献自己的身体和爱情,他赞赏我的坚持和对自己感情的忠诚。在他的鼓励和开导下,我找到家雄,开诚布公地谈了我的想法和打算,我决定离开广东,将生意带回武汉,然后分期偿还他帮助我家的钱。家雄见我心意已决,没有再纠缠,我如释重负。

  “事情解决的那天晚上,我跟优助通宵聊天。”海心吐了吐舌头,我笑,没有在意,但海心随后的一句话,让我张大了嘴巴,“这一聊就是四天五夜。这段时间我们几乎没有离开电脑,饿了就吃点饼干,渴了就喝杯绿茶,累了就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儿。”

  在那四天五夜里,我知道了优助虽然身为一个富家少爷,却一点也不开心。他没有自己的选择权,他要接管他并不喜欢的家族生意,还要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他告诉我,他鼓励我追寻自己想要的爱情,是因为他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爱一个人。他的妻子,和他只是在一个晚会上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必须接受安排,出卖自己的爱情,他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尊严。我觉得他很可怜,至少我还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幸福。我安慰他,也鼓励他:相信将来,总会有所改变。

  当第五个黎明来临的时候,优助对我说,今天是他的生日,这是他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最满足的一个生日,谢谢我给了他这么多幸福。我从没见过一个如此容易满足的人,心里莫名地泛起一阵痛楚。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确认我已爱上他,可是,隔在我们之间的又岂止一面大海。那一天,我流了眼泪,为自己,也为优助。”海心的声音里又有了泪意。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可相爱并不在乎时间的长短。2003年8月14日,优助向我求婚了。他说,他再也不想做一个被随意摆布的人了,他要为我们的爱情努力,挣得属于自己的自由。由此,他踏上了艰难的为自由抗争的旅程,他只有一个人,却要面对两边的家庭。我什么也帮不了他,只有不安地守候在语音聊天室里,焦灼地等待他的声音出现,有时那声音是疲惫的,有时那声音是激愤的,但却从来没有丝毫退却或放弃的意思。

  终于有一天,优助兴奋地告诉我,他很快就会自由了,那时候,他就可以飞过那片海,迎娶他心爱的中国新娘,那一天,我们两个人都哭了。

  生死未卜

  2003年10月,我们终于在北京的香山见面了。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彼此的模样,可是我们就像已经相恋了几生几世的恋人,没有一点陌生感。优助轻描淡写地说了说离婚的经过,但我听来却是惊心动魄,我这才知道优助为了我们的将来,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

  优助的妻子起初是很坚决地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可是优助将我们的故事和这段时间他内心的感受统统告诉了她,优助说,他活到这个时候才懂得,只有真爱是人间最宝贵的东西,他愿意用生命去追随这份感情。优助的妻子一定是理解了,没有再为难优助。可是,优助的父母就没有这么宽容,他们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优助执意要离婚,那么就要偿还他们的抚养费,并从此与他们断绝家庭关系。那是一笔巨大的数额,约合600万人民币。之所以开出这个价码,是因为他们认为,从小就依赖家里生活的优助,是没有能力也没有魄力借到这笔钱的。可是,他们错估了优助的决心,他变卖了所有东西,又向朋友借钱,终于凑足了数目。

  优助说,现在他是不名一文了。我紧紧抱住他,告诉他,没有钱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再苦再难都不怕。可是,优助有他的尊严,他说要靠自己的能力,给我安稳的生活。不管我怎么劝,他还是去了香港找工作。

  我不知道他究竟吃了多少苦,他从不肯说,每次短暂的长途电话里他都说他很好,已经赚了一点钱,等攒到差不多的数目,他就过来。我万般惦念,却只能一边努力做好生意,一边等候他的消息。后来我从和子那里隐约知道,优助曾经有一个星期是睡在地铁里的。

  海心的声音颤抖了,她低垂了头,掩饰自己的激动,“但这还不是最糟的,他在日本时就有胃病,香港的艰苦生活,让他的病更严重了,”海心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和子说在电话里听到他痛得叫出的声音……”

  我打电话哭着恳求他回家去,或者到我这边来,可是他不肯,他说他要更加努力,他要争取在下次樱花绽放的时候隆重地迎娶我。

  今年6月14日,是他说好要回来的日子,但我却在天河机场扑了个空。原来在香港的时候,他被检查出患了胃癌,可是怕我担心,一直没有告诉我。就在他快回来的时候,他的癌细胞扩散了,因深度昏迷被送进了医院。

  “7月9日是他最后一个手术,临进手术室时,他对身边的人说,如果他醒不来,请一定要在他耳边反复地说有个女孩在武汉等他……我到现在也没能联系上他,只怕……”海心再也支撑不住了,她伏在桌上失声痛哭,我的心被什么抓紧了,我想宽慰她,却想不出一句合适的话。

  [记者手记]爱之磨难

  海心最后一次获知优助的消息,是在7月9日。如今优助生死未卜,我们和海心一样担心。

  相爱本来应该是个好事。老人们讲“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年轻人道:“真爱无敌,让爱做主”。可是海心和优助爱得太艰辛。为了有更坚实的经济基础,优助执意在香港打工,而不惜与海心分离两地,以致现在失去音讯。对于海心而言,她应该更希望是与爱人相守,哪怕贫穷一点,而不是现在的不祥预感吧。

  不过,优助在爱情面前的勇气还是值得称道的。在爱情遇到阻力时,有的人退缩了,有的人沉默了,有的人掉头了,还有的人站到另一边去了。可是优助却选择了迎难而上。这让我想到西方的《罗密欧和朱利叶》,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爱总要经过“吃药”和“化蝶”的磨难,才升华成经典。爱是爱了,可总叫人心里不是滋味。

  优助想做的不过是找个自己真正爱的人,这不是坏事,可偏偏就这么难,他付出的几乎是他除了情感之外的一切东西,却依然无怨无悔。虽然优助的一些做法,我并不赞同,比如再困难也不用海心的钱(这多少显得大男子主义),但优助对于内心的忠诚,对于爱情的执著叫人心折。

 
 
选稿:陈晔    来源:楚天都市报   
 
 
  • 艺人口述:纯洁如水的爱情三十年后却变成寒冰
  •   2004年7月19日 09:23
  • 口述:一路经历一路伤痕 风花雪月背后却难觅真情
  •   2004年7月17日 15:42
  • 口述:婚姻富足但平淡 只有情人能点燃我的激情
  •   2004年7月16日 12:46
  • 口述实录:夫死子疯母亡 薄命女19年艰辛讨说法
  •   2004年7月15日 15:13
  • 口述实录:网上遭遇美女 短信时期的虚假爱情
  •   2004年7月15日 14:38
  • 口述实录:同性恋丈夫毁了她的幸福
  •   2004年7月14日 14:05
  • 口述:男人四十之惑——我讨厌商场得意情场失意
  •   2004年7月14日 13:28
  • 口述实录:受尽情人伤害 我一个劲往丈夫怀里钻
  •   2004年7月14日 09:07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