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口述:我变成了一个夜不归宿的男人    |网络参考|口述实录:情欲撩拨下我爱到覆水难收    |文娱新闻|透视金巧巧"征婚"事件:女明星想嫁人也不易    |财经新闻|沪深两市今日小幅振荡 市场资金追逐高成长板块    |体育新闻|[综合]小贝旧习难改 勾引孕妻好友[图]    |体育新闻|[中超]足协为国安退出想好对策
口述:我变成了一个夜不归宿的男人
2004年10月11日 13:37
 

  不知从何时起,家成了心中的症结,昔日对它的依恋一去不复返,留下的只是釜底抽薪般的冰凉。一个有家的男人,一个为人夫为人父的中年男子,此时竟像片不知漂往何处的浮萍。可是无论怎样我也不会回家的,想起来我就气,也许这是保留我做人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切都要从我的婚姻开始说起。

  与娜的相识很简单。三年前,我参加朋友的婚礼,娜是新娘的伴娘。她是个看上一眼就叫人难忘的女孩,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尤其她为来宾现场演唱的一首《祝福》,博得了众人喝彩,也就是在那一刻,我下定了追她的决心。

  从朋友的口中,我得知娜是一家外企的会计,同时我也知道她暂时没有男朋友,虽然追她的人很多。论条件,我家境一般,家又在外地,但我坚信自己有能力赢得她的芳心。

  那时,我只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科员,薪水也不高。业余时间我经常会写些文章,时不时地在报纸上发表。与娜交往期间,我也从未间断写作,甚至发表的作品比以往更多,我笑称是她给我带来了灵感。娜瞅我的目光越来越温柔以致最后豪不掩饰的崇拜之情。我们彼此的心一天天靠近,直到有一天,我向她求婚,娜欣然应允。

  可以说,我们的婚事,娜的父母并不是完全同意,总觉得我各方面条件都不很理想。是娜一直坚持的缘故,他们才妥协,娜对他们说,我将来肯定会成为大作家,并不时地把我的作品拿给家人看。在心里,我很感激娜为我做的一切,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不会辜负她。

  结婚那天很隆重,也很热闹,娜把我发表过的作品,装进了相框,放在新房的最显眼处。众人的赞许声始终贯穿到婚礼结束,娜向我低声说道:小姐妹都很羡慕我呢!看到她得意的样子,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新的生活开始了,我也变得有些慵懒了,虽然也经常动笔写作,但发表的园地越来越小,才知写作这碗饭并不好吃。我开始安于现状,每天回到家里,就坐在电视跟前看个没完没了,再不就在楼下与邻居下棋。

  放弃写作反而让我觉得生活同样开心自在。甚至有一丝解脱之感。可娜却表现异常,时常追问我,为什么看不到我的作品了,为什么没有稿费了,看到我拿棋盘下楼就与我大吵大闹。我只有莫名其妙地望着她,不理解她为什么这样。我知道人都有虚荣的一面,但这不能成为生活的主宰,希望太多了就会转为失望。

  我不想与她发生争执,遇到她不开心,就想一走了之。那天,我们吃完饭,她收拾桌子,我则躺在沙发上。不知何时,她已坐在我的旁边,眼睛盯着电视,一字一顿地对我说道:你不是要当作家吗?怎么把我骗到手了就不写了?要不是当初佩服你那股锐气,我才不嫁给你这个瘪三呢!腾的一股火直蹿我的脑门,我狠狠地冲她吼道:你别小瞧人,看我咋给你赚钱!

  我与娜的小日子就目前来看还是相当不错的,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三千多,又没有什么经济负担。她想过人上人的生活,我又不想让她小瞧,就只有努力给她看了。负气的话谁都会说,可实施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有个文化局的朋友建议我,说现在有头脑的人都做文化产业,搞个信息中心什么的肯定赚钱,苦于寻找买卖的我像一下子受到了点化。我开始租写字楼,办手续,招聘人员,不到一个月,以我名字命名的信息中心开业了。

  一方面我舍不得原来的工作,又没有太多的精力与经验,信息中心的生意很淡,不到半年便收了摊。从信息中心开业的那一天起,娜就表示极其的不屑,这次面对我的失败,她完全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就像是局外人一样旁观。

  我却没有气馁。这次我又听信了一个开饭店的朋友的话,他说做生意要弄实体,玩虚的不行。于是,我就开了一家火锅店。

  基于上次失败的教训,在开店之前我也做了一番调查,时值冬季,正是吃火锅的季节,看到许多火锅店常常客满到直排队,更增添了我开店的决心。

  可事情就是这么怪,别人热闹撑起的局面到我这儿就不灵光。同样一条街上的饭店,别人那儿爆满,我这里客人却稀稀拉拉,勉强支撑了八九个月,不得不打道回府。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经常冷言冷语地数落。

  人就是这样,越失败越想去尝试,总想挽回些面子。有这个想法在心底作祟,我更是不甘心。继火锅店之后,我又先后投资开过服装店、美容店,其结局都是一个:赔钱。不仅没挣上大钱,反把家里的积蓄彻底折腾光了,还欠着亲戚朋友好几万。短短不到三年时间,我觉得自己就像股市上的垃圾股再也没有上扬的机会了,每当我回家的时候,娜就像瞅着陌生人一样看着我,一股凉气往我的后背上袭,我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

  以往有娜的唠叨与埋怨,我还会感觉出她的态度,而这次她没有讥讽没有怨怼,反而更让人心不塌实。她只是默默地出入房间,给孩子喂饭洗衣,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在这个家里我就像是个多余的人,我就像是个不起眼的家居摆设,失去了做人的自信与灵魂。

  我一直在找个契机与娜的关系缓和做努力。我知道很快就到娜的生日了,我想给她意外的惊喜。我曾把自己做生意的经历写下来,没想到被一家省级报纸刊登了,欣喜之余,我把报样宝贝一样珍藏起来,想在娜生日那天作为礼物送给她。我想告诉她,她的丈夫并没有放弃对生活的追求,失败只是暂时的。

  生日那天终于来临,当我把这份报纸拿到她面前时,娜很不屑地把它放到一边说道:很了不起吗?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的失败吗?我可丢不起这人!一下子我的热情从顶端突落深谷,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沮丧极了。

  这以后,我觉得我们之间再没有缓和的必要了,我知道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个失败者,而不是先前那个她引以为荣的丈夫了。家在我的眼里也变得越来越陌生。本能的排斥让我下班之后不愿意回家。时常刻意拖延回家的时间。

  刚开始,我还会往家打个电话告诉娜不能回家或晚回家的理由。渐渐的,她也习惯了,在电话通的那一刻,听到我的声音,她就会挂断,没有怨言也没有多余的话,却让你心寒彻骨。我经常去离家不远的一个小酒店,要碟小菜,一瓶啤酒,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透过座位旁的窗户,隐约还能看到家里那清淡的灯光。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只有在心里叹气。

  我觉得自己在一天天消沉,一天天苍老。那天回到家里,我突然发现挂在墙上的有我文章作品的相框不见了。我找了半天,终于在冰箱后面发现了。我想我在娜心中已经没有位置了,爱情就像眼前这些东西一样被扔到了故纸堆。

  我更不想回家了。这个家还有什么让我留恋的呢?一到下班我的双脚就像灌了铅。我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在街上徘徊,看到有人在街边打台球,我也能有滋有味地看上几个小时,似乎什么都比回家更吸引着我。我想我是中毒了,中了不想回家的毒。

 
 
选稿:王永娟    来源:东亚经贸新闻报 10月11日   
 
 
  • 口述:一个漂亮女人的婚外情自述
  •   2004年10月10日 10:28
  • 口述:"狐狸精"也不是好当的[图]
  •   2004年9月28日 17:52
  • 口述:用1000块拼图拼出的完美爱情
  •   2004年9月27日 17:37
  • 口述:我申请网上离婚 赎回自由之身
  •   2004年9月29日 16:13
  • 口述:遭遇一次逢场作戏的快餐爱情
  •   2004年9月29日 17:29
  • 口述:我找了个害怕长大的男朋友
  •   2004年9月29日 17:30
  • 口述:我替男友约会别的女人
  •   2004年10月1日 17:55
  • 口述:闪婚是不容易消化的爱情快餐
  •   2004年10月3日 18:32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