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倾诉:邂逅"红裙子"以后 女模特的艰难抉择    |国际新闻|"零租金"成为历史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得交钱    |国际新闻|美最高法院审议是否废除对未成年人的死刑    |财经新闻|一项不粘锅抽检显示国产特富龙不粘锅不含毒素    |台港澳新闻|香港地铁近来连串事故 公司称不存在系统性问题    |国内新闻|河北张家口一官员未解决上访问题 村民阻断铁路
倾诉:邂逅"红裙子"以后 女模特的艰难抉择
2004年10月14日 07:58
 
  ●她曾经是一名模特,有着出众的身材和容貌。对感情,她心底也有一个完美的憧憬。
  
  ●他走进了她的生活,可她觉得他还不是理想人选。这时,她的"理想恋人"出现了。
  
  ●她想在两个他之间取舍,却意外陷入了纷争和动荡。一个突如其来的时机让她决定走进婚姻……

  

  倾诉女主角:蔷薇(化名),28岁,公司职员故事男主角:俊贤(化名),36岁,公司职员故事男主角:扬之(化名),38岁,公司职员
  
  蔷薇有着姣好的面容和挺拔的身材,因此我一下子在人群里把她捕捉到了。除了外表上的特点,我隐隐觉得她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自信。我猜测,蔷薇或许有着和一般女孩子所不同的阅历。果然,她接下来的叙述,证实了这一点。她曾是一名模特。
  
  T台女孩的“红裙子”梦
  
  我生长在普通家庭,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一个偶然的机会,身材高挑的我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报名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一个时装秀,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绩。此后,我就和T台结下了不解之缘。各种时装模特大赛、汽车模特大赛上都会看到我的身影,成绩最好的一次,我还曾经拿过全国时装模特比赛的第一名。渐渐地,我走进了模特这个圈子,经历也变得丰富起来。
  
  虽然我每天包围在鲜花、掌声和音乐之中,但说老实话,我却觉得压力很大。众所周知,圈子里的竞争是很残酷的,模特的辉煌时期也就那么短短的几年,所以我并不想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我还是找到了另一份工作当作主业,而走台,只当作一种调剂。
  
  在感情上我也相当慎重。我认为,物质条件虽然重要,但是,现实中也有很多快乐是金钱所买不来的,所以,两个人在物质条件的基础上一定要讲究精神契合。我觉得自己一直有一条幻想中的“红裙子”,它能让我一见倾心,不顾一切地去争取,最后当宝贝一样珍藏一辈子。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俊贤,他其貌不扬,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我感觉他并不是我心目中的“红裙子”,所以我对他没有任何的戒备心理,反而相处得很自然。时间长了,我发现他人挺好的,很细心、很体贴也很顾家,个性开朗活泼幽默,是个阳光大男孩。但我还是把他当作好朋友看待。
  
  在接下来的相处中,俊贤给我带来了无数的快乐,可以说,在一起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是在笑声中度过的。有的时候,他会在马路上给我讲笑话,我被他逗得蹲在地上起不来。虽然如此,我总觉得俊贤太年轻了。于是,考虑再三,我向他提出了分手。俊贤怎么也不答应,他正式地决定要和他人展开竞争,在比较中让我对他放心。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他的。他也越发对我好了。我们两个人都很满足于这种状态,就像两个逃学的孩子,希望快乐会永远延续下去。
  
  我问蔷薇,生活中有了俊贤,心里的“红裙子”情结是不是还依然存在呢?蔷薇点点头,毕竟,这是她一直以来的追求啊,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个时候居然出现这样一个人,让蔷薇难以取舍。
  
  眼前一亮后的两难
  
  一次聚会上,我碰见了扬之,眼前顿时一亮。扬之的外形相当出众,和他走在一起,就像在T台上一样,感觉相当好。虽然我一直把外形条件放在其次,但爱美之心人人都有,我不禁对他有点动心。交谈中,我又发现两人确实投缘,有些想法甚至达到了丝丝入扣的地步。我对他的好感升温了。扬之很有北方男人的豪爽和霸气,很有男人味道,我觉得,自己心里一直期待的“红裙子”终于由模糊变得明朗起来,我未来的老公就应该是扬之这样的。
  
  虽然此刻我对扬之一见倾心,可我又放不下俊贤。他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到公司接我,对我宠爱有加,可以说,俊贤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他非常适合我,也非常适合婚姻。对扬之,我仅限于一般的了解,我已经不敢去和他有深入的接触了。可是,越是压制这个念头,心中越是矛盾。扬之对我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要是只有20岁,我会毫不犹豫地去试,可是,我已经28岁了,年龄的压力让我不敢再去冒险。婚姻不是一件衣服,可以随意试穿、调换,“红裙子”虽然挂着漂亮,却未必适合我,我想,还是把扬之挂在心头吧。
  
  正当我心情开始渐渐平复时,扬之的反应却让我不知所措。原来,他对我的印象比我对他的印象更好,他觉得我就是他一直寻找的人。尽管知道我有男朋友,他还是很自信,他扬言,他会比俊贤更适合我,他甚至要求我安排他们两人见个面,让两个男人自己决定到底谁去谁留。
  
  扬之做事很霸气,想什么就一定要做到。他每天都打电话给我,我一看是他打来的就很害怕,只能不接,他就一直打,直到我的手机没电为止。双休日的时候,我就只能关掉手机,和俊贤快快乐乐过周末。每次我都下定决心,再接到扬之的电话就义正词严地拒绝他。但是,每每听到他的声音,我的理性就全部瓦解,我实在不想冷冰冰地拒绝他。可是我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回避和他见面,我不想让自己的感情任意发展。我也不能对不起俊贤。
  
  有一次,扬之又拼命打电话给我,接着他没有打招呼就直接来到我的办公室。当着同事的面,他把我桌上的东西全收了,让我跟他走,以后别上班了,他说他可以给我幸福。我当然不答应,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同事都看在眼里。他拿走了我的手机,问我要俊贤的电话,那时候俊贤刚巧出差,也赶不回来帮我。我吓坏了。他在办公室里发脾气,同事也看不下去了,说了扬之几句,他就一下子冲过来要打人。几个同事上前才把他劝开了。
  
  等到俊贤赶回来,得知了事情经过,就马上向我求婚,他觉得这样能把我圈在他身边。在这种冲动的情况下,我没有答应他。
  
  扬之回去后,大病了一场,他请求我原谅,说自己当时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这件事后,我觉得自己的感情反而往扬之那里倾斜了。他是为了我才到了疯狂的地步啊。
  
  和俊贤在一起时,我老是想到扬之;和俊贤有了小矛盾,我也会想到扬之。我心理起了变化,所以和俊贤隔三差五老是吵。有一次,我们又吵了起来,一生气我就跑开了,身边没有钱包也没有手机,我拼命回忆扬之的电话,最终没想起来。
  
  蔷薇叹了口气:“我当时幸亏没有回想起扬之的电话,否则,今天恐怕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但是这个决定让我很痛苦。”
  
  婚姻,突如其来
  
  我并不想离开俊贤,可是我又没办法忽视扬之的存在。在红裙子和绿裙子之间,我摇摆不定。绿裙子非常合身,可它不是我的最爱,红裙子是我一直向往的,可是未必适合我。
  
  原本无忧无虑的我开始变得忧郁起来。
  
  朋友们都劝我,难得俊贤对我这么好,这么爱我,我何苦再去“作”呢?俊贤也不逼我,他让我自己想清楚,作了决定就义无返顾。那两天,我忍受着感情和理性的双重折磨。
  
  这时俊贤的工作有了变动,我没想到,我对婚姻的决定这么快就到来了。那天,俊贤拿来了鲜花和戒指,正式向我求婚。原来,他的单位派他出国进修一年,如果他已婚,便可以携家属一同前往。他说,整整一年时间里,他无法忍受没有我在他身边;同时他也觉得,一年之久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数,扬之会不会把我抢走。俊贤希望我现在就给他婚姻的承诺。这时我才知道,其实俊贤已犹豫了很久,他之前已经开始办理各种手续,只是终究放不下我,这才决定速战速决向我求婚的。
  
  面对此情此景,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我才缓过神,答应俊贤三天后给他答复。那三天里,我什么事情都做不进去,满脑子都是他们两个的影子,我最终还是倾向了俊贤。毕竟,婚姻不是首饰不是衣服,不是炫给别人看的。当我作了这个决定,心情一下子轻松了。
  
  选了一天,我和俊贤一起,去领了大红的结婚证书。手里捧着它的时候,我的心里在默念,别了,我的红裙子,你虽然漂亮,可毕竟只是生活中的匆匆过客啊,我不禁攥紧了俊贤的手。
  
  很快,我们就要出国去了,可能我再也不会见到扬之了。我们曾经彼此欣赏,在我已经步入婚姻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和他打个招呼。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等了好久,他也没有回,我想,这样也好,就让我们无牵无挂地分开吧。
  
  如今,我已经享受着婚姻的喜悦。可是不经意的时候,我还是会隐隐想起我的红裙子,我不知道该如何抹去他在我心中留下的影子。
  
  无须我讲什么道理,蔷薇本身就应当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可是每每谈起“红裙子”,她就一改干练自信的样子,变得感性了起来。或者,遗忘一个一直以来的梦想,是需要时间的吧。

 
 
选稿:祁贺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玲  
 
 
  • 口述:把青春打包出售的女人
  •   2004年10月13日 17:48
  • 口述:我爱的颓废男人伤我最深
  •   2004年10月12日 20:22
  • 口述:失身于男友后发现他是同性恋
  •   2004年10月12日 20:20
  • 口述实录:我和一个离婚男人的悲欢情缘
  •   2004年10月12日 11:10
  • 口述:我变成了一个夜不归宿的男人
  •   2004年10月11日 13:37
  • 口述实录:情欲撩拨下我爱到覆水难收
  •   2004年10月11日 13:32
  • 口述:一个漂亮女人的婚外情自述
  •   2004年10月10日 10:28
  • 口述实录:爱上姐夫却不想付出我的全部
  •   2004年10月8日 15:52
  • 口述实录:丈夫出狱后砸碎了我的平静生活
  •   2004年10月8日 15:51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