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文摘精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摘精萃|邓朴方与“康华事件”    |文摘精萃|美军"特需"托起废墟上的日本    |实用新闻|"美体内衣"有弊端    |实用新闻|刘长胜故居将对外开放    |台港澳新闻|国亲联盟将台北县等八县市列为验票"一级战区"    |体育新闻|[综合]长沙球迷受伤太深 状告足协索赔一分钱[图]
邓朴方与“康华事件”
2004年5月10日 10:10
 
  “康华”曾经闻名于海内外,因为“康华”与邓朴方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
  
  1988年9月,国务院宣布对“流动领域”的公司进行清理整顿和审计。在惩治“官倒”的一片呼声里,“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在当时著名的五大公司中首当其冲。
  
  “康华”由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派生出来,目的是想拿企业养事业。
  
  邓朴方说:“‘大康华’同‘基金会’脱钩,但公司赚到的钱还是要为残疾人办事,实际在财务上还是同‘基金会’有联系,根本的一条就是减轻国家对残疾人的负担。”
  
  轰轰烈烈“大康华”
  
  曾为“康华”公司发起人之一的王晓光(其父王延春,曾任湖南省委书记)说:“邓朴方找赵紫阳谈过几次。头一次谈,赵紫阳听完邓朴方的想法后,说:‘先不要成立大的了,你就把那个小的搞好就行了……把小的巩固住再说。’
  
  “后来,‘小康华’确实搞得不错,邓朴方又找赵紫阳谈。这已是1987年初,赵紫阳同意了。由国务院办公厅下文,成立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
  
  建“大康华”的方针是:以贸易为先导,实业为基础,金融为依托,科技为支柱。邓朴方同意这个方针。同时他考虑:“大康华”是个部级公司的架子,要撑起这个公司,必须有几位部长级的老干部。邓朴方首先想到了原冶金部部长唐克。邓朴方找唐克谈话,唐克果然像大老板。一米八的大个子,嘴里咬一支和他的体型很般配的粗粗的雪茄烟,一声不响地听邓朴方讲。
  
  “嗯。”唐克从嘴里拔下那支粗大的雪茄烟,像抓了一支大笔似地挥挥,“最近,我正研究21世纪的经济走向。你们的想法很好,对头。”他将雪茄烟在半空中一戳:“行,为残疾人服务,我愿当这个董事长,争取把公司搞好。”
  
  “我再给你推荐两个人,高扬文和周传典。”唐克推荐的这两个人都是他的老搭档,曾任冶金部副部长。
  
  于是,“大康华”的领导班子便这样定下来:董事长,唐克;副董事长,高扬文;总裁,韩伯平(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副总裁,周传典(常务)等。
  
  “大康华”成立时,国家投入1亿人民币,“小康华”及“康辉旅行社”带入7千万资产。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最初只筹建了7个二级公司,都是正局级。
  
  在康华公司成立大会上,唐克、高扬文先后讲话。唐克说:“我讲了,总公司是管理型,我再给你们现在的工作制定一个方针,叫作‘跑部’方针。不是跑步,是跑部……”唐克那支雪茄在半空里书写,“部门的部,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都管着许多公司。但现在下文件了,要求脱勾。这些公司脱到哪里去?各部把公司交给谁?”唐克灿然一笑,将粗大的雪茄朝怀里画个弧圈,一只眼神秘地挤挤:“所以要‘跑部’。动作要快、要勤……”
  
  唐克之后是高扬文讲话:“原来议定‘小康华’专攻外贸,我看有侧重是对的,但除此外,7个二级公司也可以做外贸。现在搞改革么,哪些行业适合康华做?说不准。所以要跨行业跨地区,允许业务范围交叉……”
  
  “唐高讲话”,大政方针已定,“大康华”全面运作起来。天上地下,飞机火车,四面八方……
  
  1988年3月正式拿到营业执照不足半年的时间里,“康华”便取得了令人惊叹,也令人愤懑的成就。
  
  一直经营很好的“小康华”自不必说,就是刚挂起牌子拉起队伍的公司也可以自豪地报几个数字。
  
  康华国际信托公司赢利700多万,康华国际租赁公司业务量达1亿多元。周传典拉人搞起的“金属公司”赢得500多万元。高扬文组织人马搞起的“矿业运输公司”也赢利500多万元。康华综合能源开发公司靠自己的信誉和关系便融资几千万元。
  
  根据唐克提出的“跑部”方针,“大康华”的能人纷纷出动“跑部”。多数工业部委都把自己的企业和厂子拉出单子和计划,想在“康华”里搞一块自己的天地。高扬文更是雄心勃勃,与空军谈判,想把“联航”划入“康华”。
  
  美国来了高级经济代表团,同“康华”谈判,想把C130飞机的全套生产设备迁来中国……
  
  日本也来了高级代表团,找“康华”谈判,想在中国投资,再建一座规模相当于“宝钢”的大钢厂……
  
  香港的甘维珍咨询公司也来找“康华”,介绍美国最大的IAB保险公司,想同“康华”合作,打开中国保险公司在大陆的一统天下的局面。
  
  日本伊滕忠商社主动来找“康华”,主动表示愿提供10亿美元贷款,年利率4.5%,大大低于当时英国8%左右的莱波尔利率。
  
  美国的最早与苏联做生意的哈默公司也来找“康华”谈生意。据说哈默见过列宁,这次提出想见邓小平。在“康华”公关部副经理杨壮生陪同下,他如愿以偿地受到了邓小平的接见……
  
  “康华”的魄力是如此吸引人。仅打开半扇门,二级公司便从7个一下子猛增到60多个。“康华”的副业是如此兴旺发达:这60多个“鸡娃子”,有“自生”,没“自灭”,反而都在令人惊愕的极短时间里“长大了”,又“下了鸡蛋”,“还能孵出鸡娃子”。以至于“康华”总公司自己也闹不清有多少孙子辈的“康华”?
  
  以至于社会上一些人惊呼:“你们这不成了康华共和国了么!”
  
  “康华”就像施肥过多长疯了的庄稼。当它在成就的极峰上明光闪烁时,一些有生活阅历的人便已不安地想到那句至理名言———物极必反。
  
  “康华”从极峰上坠落
  
  一次,有关领导向邓小平汇报工作,谈到国内在香港办公司太滥,港人对此颇有微词时,邓小平简短说一句:“先从我们家开刀。”他指的是“康华”在香港的几家分公司。其实邓小平这句话主要证明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凡事首先律己,再一个就是邓朴方与“康华”不容置疑的联系。邓朴方退出了“康华”,却又与“康华”有斩不断的联系,矛盾便由此发生。
  
  “康华”都发生了哪些问题呢?……
  
  比如有关部门反映的“‘家耗子’倒卖石油”。“家耗子”叫郑浩,曾任石油部总调度长、储运局局长。他是由唐克动员出来,出任“康华”所属的综合能源开发公司总经理。他到“康华”,一分工资也没领过,他说:’给残疾人办事怎么能要钱?”
  
  郑浩作为储运局局长,对石油部情况很了解。石油部有批罐底油,是抽走油后残留罐底的油,质量差,平时扔也就扔在那儿了。如果变废为有用,这批罐底油的生意做好了可以有几千万元的收益。
  
  可是,他犯了一忌。俗话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他曾在石油部任过总调度长,又把生意做回石油部,立刻引起反感和看法。受到一片指责:“家耗子,偷油吃。”
  
  第二笔大生意更显出他精明能干,可也影响更糟糕。石油运输一直是个紧张问题。他马上看出这里有生意可做。他靠借款和融资,搞了40节油罐车,与齐齐哈尔铁路局联营做运输。每节油罐上印了“中国康华”4个大字。伴着列车的隆隆声,老百姓的议论也“隆隆”不休。
  
  比“家耗子”问题更严重更有根据的还有“劳务案”,“走私汽车案”、“套汇案”、“偷税”及“贪污”……
  
  事后查明,以上问题有的是属于代人受过,如“走私汽车案”、“劳务案”;有的是属于定性不准,如“贪污”、“偷税”、“套汇案”,等等。
  
  实事求是讲,老百姓对“康华”的议论许多与事实有偏离,但国务院对“康华”进行清理整顿和审计,却是有根据有必要的正确之举。若没有此举,难免不滋生,腐败真正的大案要案也就很可能会在“康华”发生了……
  
  (摘自《邓朴方“下海始末”》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权延赤/著)
  
 
 
选稿:李宏洋    来源:四川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