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 媒体聚焦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瞭望东方周刊-俄罗斯影响式微 独联体名存实亡

2005年3月10日 10:23

  俄罗斯的“后院保卫战”

  从长远看,俄罗斯对中亚国家影响式微是趋势所在

  阿卡耶夫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身为吉尔吉斯斯坦现任总统的他,几周以来一直为2月27日早上开始的吉尔吉斯斯坦新一届议会选举寝食难安。 毕竟,几个月前选举引发的乌克兰“橙色革命”至今历历在目。

  为这次选举捏着一把汗的不只是阿卡耶夫。

  这些天来,来自国际社会的各种“力量”塞满了吉首都比什凯克。抛开40多个外国媒体的约80名记者不谈,仅监督大选的国际观察员就有近700名,其中独联体和欧安组织派出的人最多,各有218和195名。美国和土耳其等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也有专人“观察”这次选举。

  关注、担忧和期待或许还将持续。因为仅有31个议员在27日的选举中胜出,不到议会75个总议席的一半,所以3月13日还要进行第二轮选举。目前,几乎所有的观察员都留守在比什凯克继续“观察”。

  美俄选前选后的较量

  其实,同一天进行议会选举的中亚国家,还有塔吉克斯坦。但关于塔国大选的报道在国际媒体上几乎没有片言只语,更别提有国际观察员前往“督选”了。

  上海社科院欧亚研究所俄罗斯室主任丁佩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是因为塔吉克斯坦的总统本身有强大的控制力。这次选举中,和总统来自同一个政党的候选人就有62个,可以说没有任何反对派力量能扳倒现任政府。”

  但吉尔吉斯斯坦情况不同。选前国际舆论认为,这场大选很有可能再现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政权更迭的那一幕。

  来自外部的力量——美国和俄罗斯——已经蓄势待发,开始了选举前后的各种“较量”。

  早在2003年年底,白宫就把吉尔吉斯斯坦定为“革命”的目标之一。此后,美国一直敦促阿卡耶夫任期满后下台。2004年7月,在华盛顿“高压”下的阿卡耶夫终于向美国副国务卿明确表示,他无意参加下届总统选举。

  一边向当局施加压力,一边扶植当地的反对派,是华盛顿力促独联体国家“民主化”惯用的手法。吉尔吉斯斯坦也不例外。

  去年3月,在美国国会的盛情邀请下,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代表人物、前总理巴基耶夫率团访问华盛顿,“共商”吉国政党建设及如何保障议会和总统选举的公正性等问题。当时的美国副国务卿帕斯科在接见他们时宣称:“必须更换现政权。”

  索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基金会、欧亚基金会、国际人权组织等一些非政府国际组织也在吉国频繁“活动”。

  面对美国的“攻势”,俄罗斯不甘示弱。

  2月14日,吉尔吉斯斯坦外长艾特马托夫宣布,吉政府已拒绝了美国在其领土内的甘西基地部署预警机的要求。艾特马托夫解释说,美国部署预警机已超出了甘西基地的作用范围。

  “吉尔吉斯斯坦的这个决定,主要是考虑了俄罗斯的因素。”丁佩华说。就在艾特马托夫表态的前3天,他刚刚结束了对莫斯科的访问。

  来自俄罗斯《生意人报》2月12日的报道称,吉政府希望在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得到莫斯科的支持。俄罗斯领导人原则上已同意支持阿卡耶夫总统,但提出了一些条件,要求吉政府拒绝美国部署预警机的要求便是其中之一。

  就在访俄结束之际,艾特马托夫宣布,比什凯克期待着俄总理弗拉德科夫和总统普京对吉尔吉斯斯坦的访问。而这两次访问的时间,安排得颇有些“巧合”——一次是在2月27日的吉议会选举之后,另一次是在10月的吉总统选举之前。

  来自莫斯科的焦虑

  事实上,俄罗斯心忧的不只是吉尔吉斯斯坦。

  目前,大部分中亚国家都正处在“大选期”。从2004年9月至12月,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先后进行了议会选举。只有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议会选举是安排在今年的2月27日举行。一旦议会选举结束后,中亚各国就将陆续面临总统选举,吉尔吉斯斯坦将在今年10月第一个开始总统大选。

  中亚大选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但来自莫斯科的眼神最为“焦急”——乌克兰的最终“逃离”使俄罗斯失去了高加索地区的战略依托,能否守住中亚这个“后院”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克里姆林宫至关重要。

  而且,鉴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已经发生的“彩色革命”,俄罗斯十分担忧这种“政权更迭”会在中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俄罗斯报》评论指出:“这种现象如发生连锁反应,将会进一步波及白俄罗斯、摩尔多瓦、哈萨克斯坦等其他独联体国家,将使俄完全失去在前苏联地区回旋的余地。”

  但有专家指出,历来封闭的中亚国家不同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与中亚研究室副主任张耀从地缘政治上分析说,北约东扩后,位于高加索地区的乌克兰直接与欧洲相连,而中亚国家则不一样,从自然条件上讲西方想迅速在这里取得成果比较困难,俄罗斯的影响还占主导地位。

  丁佩华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比乌克兰更难摆脱俄罗斯。仅从经济上看,吉国对俄罗斯的依赖很大,超过50%的出口都是到莫斯科和哈萨克斯坦。

  目前来看,中亚国家似乎还未形成强大的反对派势力。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亚研究专家钱宗旗说:“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反对派没有像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乌克兰的尤先科那样的领导人,声望和影响力都还不够。”

  她说,反对派领导人大多不是现任政府高官,手中缺乏可用的行政资源。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周敏凯进一步指出,俄罗斯对于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大选中的不同策略也将导致不同的结果。

  莫斯科早早就参与到乌克兰大选中,是一种“抢跑”,最终反而因为“违规”而导致被动。现在,他们虽然倾向于支持吉现政府,但已经吸取了乌克兰选举教训,试图在当局和反对派之间寻找平衡点。

  今年1月底,普京接见阿卡耶夫的同时,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伊万诺夫会见了吉反对党“吉尔吉斯斯坦人民运动”领导人、前总理巴基耶夫。在俄吉两国外长会晤之际,吉反对党“祖国运动”主席、前外长奥通巴耶娃也在莫斯科展开“沟通解释之旅”。

  “俄罗斯只与通过合法选举产生的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领导人保持关系,决不会反对吉合法政权。”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月11日强调。

  独联体名存实亡

  尽管仍在“力战”,但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的专家都有一个共识——从长远看,俄罗斯对中亚国家影响式微是趋势所在,独联体名存实亡已是不争的事实。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冯绍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仅从经济方面而言,莫斯科在中亚已经“力不从心”,哈萨克斯坦目前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已经相当于俄罗斯的97%。

  在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中亚问题专家强晓云看来,对于目前还处于贫困中的吉国来说,得到国外投资是最迫切的希望。据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曾坦言,吉国之所以曾允许美国飞机在该国的甘西基地起飞,是因为美国飞机每起飞一次,必须向吉国政府交纳7000美元。

  从这个意义上看,俄罗斯“后院起火”并不是个偶然事件。目前,克里姆林宫已把目光投向了2005年10月——那个时候,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大选的谜底才真正揭晓。


选稿:钱程灿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黄琳  
 
  • 俄罗斯否认朝鲜曾从独联体国家获得核武器
  •   2005年1月28日 21:54
  • 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拟加强军力以应对威胁
  •   2005年1月21日 02:32
  • 俄报评04年度独联体总统另类大奖 尤先科上榜
  •   2004年12月31日 17:11
     

     媒体聚焦
    瞭望东方周刊-俄罗斯影响式微 独联体名存实亡
    中新网-当今世界军事安全的三个显著特点
    波音CEO办公室偷情内幕[图]
    ……>>更多
     国际专题
    朝鲜宣布已拥有核武器
    查尔斯四月迎娶卡米拉
    黎巴嫩前总理遇袭身亡
    关注伊拉克大选
    ……>>更多
     城市
    伊拉克--曾经灿烂的文明
    肯尼亚 野生动物天堂
    去毛里求斯别错过奇景
    法国-最适合女人的国家
     人物
    波音公司CEO因绯闻被开除
    ……>>更多
      读图
    查尔斯新西兰遭裸胸抗议
    丹麦王储夫妇当众亲吻
    "尸体艺术品"生意越做越大
    埃及出土保存最完好木乃伊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