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 正文 [消息树]    |时政快报|伊拉克前副总理阿齐兹首次同其辩护律师见面    |时政要闻|温家宝称中方将为伊拉克捐赠二千五百万美元    |东方视点|技术经纪人成职业新宠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新加坡-广厦庇得黎民俱欢颜

2004年12月15日 13:40
   

  新加坡政府作为“保姆”的无微不至的形象似乎已经深入民心,也令世人印象深刻。因为大至外交的唇枪舌剑、城下结盟,再到民众的生老病死,恋爱、婚嫁、生子,小到鸡毛蒜皮的乱丢果皮、随地吐痰等事件都被一丝不苟地纳入议事日程进行处理。

image



  我们当然可以找出新加坡的一些所谓形象(面子)工程,或者是颇有些附庸风雅的建筑——如滨海艺术中心,俗称“大榴莲壳”的,耗资不菲,却仿佛更多是迎合有钱人的消费品位。但是,若从整体来看,我们不难看到,新加坡的大多数基础设施不仅运行良好,而且真正使民众享受到了“强权政府”霸道式的抚慰。出行便利更多靠意识

  便利的交通网络四通八达,有关部门的口号是:让你在倒车不超过两次的情况下可以抵达全岛任何一个角落。基本上,如果加上地铁,这已经是一个轻而易举就可完成的任务,可谓小菜一碟。然而,令人感动的似乎不止于此,作为基础设施,要想真正起到为人民而非为特权阶层/有钱人服务的作用,定价上也应是人民的。新加坡民众出游特别依赖航空业,因此新航和樟宜机场的软硬件服务世界一流已是众所周知。不仅如此,对于新加坡的普通民众,他赶赴机场的方式也是多元的。其中令人欣喜的是,新加坡最经济的方式——乘搭地铁居然不超过2元新币(约合人民币9元5角)。让喜欢节俭或经济不好的人可以量入为出,而不是借机抬价,新加坡的公共交通服务的大众性的确值得反思。在发达的新加坡,或许令人惊奇的是,在车流如织、熙熙攘攘中,你却很少看到堵车发生。不仅如此,车速往往也快得惊人。更何况新加坡普通马路多为狭窄的双车道(数目不多的宽马路才是6-8车道),如果剔除有关学者头脑不清醒的叫嚣(“塞车意味着经济腾飞”)的非理性狂热,我们不难发现,秩序(各行其道)和礼貌(心中有他)其实才是飞速前进的最好推力器和保证,其实不只是马路,经济、文化的正常运行也是如此。如果只是非常自私地你争我抢、毫无秩序,恐怕把马路扩成24车道,也会照塞不误,而且“欲速则不达”。

    广厦庇得黎民俱欢颜

  新加坡的政府组屋配套可谓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政府对一般民众的体恤,这个操作很大程度上暗合了“让天下人有屋可居”的乌托邦式想象。尽管新加坡的国宝——多元艺术家陈瑞献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在诗歌中批评其虚假幸福——那不过是“把破碎的世纪和雕琢的自然/分组送入一格格刻板的鸽箱”。但是,对于一般的民众来讲,在寸土如金的新加坡,他们终于有了立锥之地。而且,令人欣喜的是,如果一对夫妇或个人首次购买组屋的话,他们往往还有3万新元的补贴(买私人公寓就没有)。这种举措似乎颇有杀富济贫的平衡味道。但“为人民服务”往往需要更加关注弱势群体,因为很多时候,在某些层面上,强势力量往往是利用了弱势的不济才逐步发达的。教育兴邦重内在质量

  新加坡人对教育的重视和投资程度实在令人咋舌,作为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他们深知人才的重要性。为此,他们不但不惜重金搜挖各地优秀的不同年龄层的人才,邻国的马来西亚报章上曾经就有人因此批评,说本国的封闭举措实际是将自己的人才拱手相让给竞争对手新加坡。

  新加坡爱才若渴,无论对本国的精英还是对外来人才他们都提供相当好的物质条件,尤其是对于高级科研人才的培养更是严格又认真。我所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每培养一名博士的成本至少是50万人民币,每名博士要有三位导师合带。而实际上,两年来(隔半年招生)我们系招进的博士生还不到6人。

  吊诡:古板的认真

  官僚体制下的个体难免是机械的,甚至是被异化的。新加坡人坦诚、认真却很多时候过于较真,这和中国人的随便似乎有着很大的区别。新加坡新科总理李显龙曾经在国庆演讲时也批评了民众的过于古板。比如入境过关时只会排在长长的“新加坡护照”队列里而不知变通去“全部护照”队列节约时间。但如果你是一个有心人的话,你会发现新加坡上级官僚或是官僚对民众往往很少讲对不起。我猜想这可能是殖民地遗留下来的官僚风格——上级永远是对的,或者这是李光耀所提倡的亚洲领导人的尊严问题(不许戏弄,要严肃恭敬)。我也曾有幸体验到他们的此类做法。

  我们学校里有一种付费的保管箱(Locker)的服务,我因为写论文的方便而在图书馆附近租了一个,但是有一次突然收到学生事务处的电邮,言及因为装修,必须尽快清空。我很听话照做了。但两个月后,居然毫无动静。由于不胜将厚重的图书背来背去的烦琐,我又将书本重新置入保管箱中。谁知一个月后,里面空空如也。于是怒气冲冲找学生事务处算账,以为他们弄丢了我的东西。专门负责的小姐很耐心地带我去储藏室找(他们用袋子封好每一个保管箱的物品,写好号码),为此,她还忙得满头大汗。我看见她认真而又敬业的样子,火气自然也消了。但自始至终,他们始终没有道歉。而实际上,我的保管箱的租期还未到,他们的服务似乎也不够细致。我曾经反思过,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发多几次电邮,这样既可以减少他们的麻烦,也会避免不必要的怨言乃至冲突。但实际上,这也是官僚体制的死板在作祟。每一封官方电邮都会存底,而“怕输”的新加坡人才不会承担多余的事后责任呢。所以繁琐就繁琐一点吧。


选稿:陈旭东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朱崇科  
 
 

 媒体聚焦
《每日电讯报》:重启巴以和谈是最迫切的挑战
环球-多极世界的安全反思
俄罗斯《生意人报》-俄美关系不会跌到谷底
……>>更多
 国际专题
欧盟对华军售禁令解冻
乌克兰总统大选风波
布什政府大换血
日俄北方四岛争端
……>>更多
 城市
 人物
鲍威尔追忆四年任期点滴
……>>更多
  读图
德国圣诞老人糖果店
葡萄牙圣诞老人集体游行
巴黎雅典娜酒店彩装迎圣诞
圣诞临近墨西哥城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